第九十五章 隧洞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九十五章 隧洞

“王副局长,这件事情,理论上来说,我等修道之人,是应该帮的,但我师兄没在,我还是个半吊子,这有点难啊……”我叹气说。 “我明白你的难处。”王副局长点头说:“我来之前已经让上面拨了十万元的专款,只要你出手帮忙,这十万马上就会打到你的账户上。” 我站起来赶忙摇头:“这真不是钱不钱的事。” 王副局长淡淡的笑道:“就是钱不钱的事,谁能和钱过不去呢?” 我张开嘴,仔细思索了一下,麻痹,十万块还真挺多,够我用好长一段时间了。 “你等等,我打个电话。”我说完,就拿着电话,往阳台走去。 这件事情光让我一个人出手,我绝对不敢的,还是得找老大他们帮忙。 走到阳台,我就给孙小鹏的电话拨了过去。 过了大概十几秒,才接电话。 “喂?阿秀,咋了,叫唐雪的事情我已经问过了,不过还没查到,得等两天。”电话那头的孙小鹏好像还在睡觉一样。 “我不是问你这个,老大在吗?我这边遇到一些灵异案件,想找老大出手帮忙。”我说。 “具体啥事你说说。”孙小鹏在电话那头问。 我把事情的大概说了出来,过了一会,孙小鹏就开口说:“别叫老大了,就我俩去。” “这事我听起来挺凶险的,不叫老大能行吗?”我开口道。 “怎么不行,这事听起来是厉害,按照我多年的经验,不过就是鬼打墙的加强版,这种事情,就是那个隧道年代久远,阴气积累太重,积累了一些孤魂野鬼捣乱,你可是有阴阳眼的人,这种事情也能怕?”孙小鹏笑嘻嘻的说:“十万块可够我们用好久呢。” “你确定这样能行?”我问。 “哎呦我去,你咋不动你的脑袋想想问题,真要是很猛的东西,能只死五个人吗?我们俩先去看看情况,要是不对劲,以我俩哥们的道行,想跑出来不也是分分钟的事?”孙小鹏说:“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晚上在你们学校的门口集合。” 我感觉孙小鹏说的也挺有道理,挂断电话后,转身走到了王副局长面前:“这件事我刚才问过我一个朋友,他愿意和我一起帮忙,但是得加五万。” 我也不是傻子,能多赚钱自然想多赚点。 原本我心里还纠结,不知道王副局长嫌贵怎么办。 没想到王副局长一听,立马喜气洋洋的答应说:“好,就这么定了!” 我看着王副局长一脸占便宜的模样,咋感觉自己还亏了呢。 不过已经说好,那也不能随便改了。 “今天晚上九点的时候,你让人开车到学校门口接我们,另外学校这边,我晚上不回来,你们警方也帮忙说一下。”我说。 “恩,我等会就让人通知你们学校,说你涉嫌一个敲诈案件,要跟着我们接受调查。” “别啊,你这样说,我名声不全毁了?你就说,我帮你们抓嫌疑人就行了。”我笑呵呵的道。 “逗你呢,这种事情,我有分寸的,你先休息吧。”王副局长心情显然很好,转身就走了出去。 他出去后,秦江,沈凯,还有胖子三人都回来了。 他们一回来,沈凯就激动的冲我说:“我擦,你还认识公安局的副局长?这么牛逼的人物都亲自来找你说话,你小子一直闷着不说话,原来是想扮猪吃老虎,你是官二代啊。” “我要是官二代,还在这破学校读书?”我白了沈凯一眼,怕他们一直缠着我问,我就说:“我一个高中同学偷东西被抓了,然后人家来问我是不是嫌疑人。” “原来是这样。”沈凯摸了摸鼻子:“你小子这模样,竟然也能被怀疑成嫌疑人。” 秦江一副看弱智的眼神看着沈凯,有啥嫌疑人是真的让公安局副局长亲自上门审问的? 我们被王副局长这么一搞,也没有了继续打牌的心思,沈凯跟胖子俩人打开电脑,开始观摩岛国经典动作片。 秦江坐到我旁边,小声的问:“有什么问题吗?需不需要我让小静帮忙?” “没事。”我赶忙摆手:“就是一搞地方闹鬼,晚上我得出去一趟。” 我从背包里面,拿出黄纸,笔墨,到了宿舍的阳台,开始画符,和练道术。 就这样,一直到了晚上。 天黑下来后,我把所有的东西装进背包里面,还带了一件蓝色的道袍。 我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孙小鹏早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这家伙穿着一身黄色道袍,背着一把桃木剑,还挎着一个黄色的小包,他一看到我,就跑过来:“啥时候出发?” 我看了一眼他身上的穿着,然后尽量距离他远一些,妈的,丢人不。 果然,这家伙穿着一身道袍,吸引了周围所有人的目光,一个个跟看神经病一样的盯着孙小鹏。 孙小鹏倒是毫不在意,搂着我的肩膀:“你说等这十万我俩赚到了,该怎么画呢?不然去天上人间,我要打十个?” “就你这小身板,还能打十个?一个都够呛。”我推开他。 这个时候,一辆警车开到了我们面前,今天中午见过的那个年轻的刘警官从车上走下来,笑着对我和孙小鹏说:“两位,请上车吧。” 我和孙小鹏拉开车门走上去。 上车后,刘警官就说:“现在时间还早,我请两位吃个饭……” “再找两个漂亮姑娘,给我们洗个澡,浑身放松一下就更好了。”孙小鹏在后面嬉皮笑脸的说。 “那样折腾,我担心两位今晚还能不能处理灵异时间。”刘警官说:“等这件事情结束后,两位拿了钱,自己去找就是。” “切,不就是一群孤魂野鬼么,多大点事啊,依我看,现在我们直接杀到那个隧洞,收拾那些鬼后,我们直接去找不正规的按摩店,多爽啊。” “喂,人家好歹是警察,你在人家面前说这个,合适吗?”我指着开车的刘警官,对后面的孙小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