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厂房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八十八章 厂房

“那纪权喝血了吗?”罗方口气变得异常严厉的问。 “没喝,真的没喝。”老太太记得眼眶都红了,就快哭出来了。 “你干嘛玩意呢,吓唬人家老太太干啥。”孙小鹏使劲的推开罗方,然后脸色温和的冲老太太问:“老奶奶,你孙子喝血了没?是说话啊,不然信不信我分分钟砍死那鳖孙?” 老太太一屁股坐在地上,死死的抱住了孙小鹏的大腿:“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你们走了后,我就看他身体太虚,就买了点血豆腐给他吃,结果他吃了后,就……” “就杀人了是不是?”罗方眼神冰冷起来,思索了一会问:“你孙子是不是和什么人接触过?” “我是真的不知道。”老太太哀求说:“我就折磨宝贝疙瘩,你们不能害他的,要是你们害他,我就从楼上跳下去,我就是被你们害死的。” “怎么耍混呢你。”孙小鹏无奈的回头看着我说:“大哥,你倒是说两句啊。” 我能说话?难道还跟着孙小鹏威胁人家老太太一顿?我自然是闷着,懒得说话。 罗方鼻子嗅了嗅:“不用麻烦你了老太太,您孙子也没在家,之后我会把你孙子送回来的。” “求求你们了,我就这么一个孙子……” 不等老太太说完,罗方直接就把老人家给推回屋子里面,拉上门。 “走吧。” “怎么找那只行尸?”我对罗方说。 “现在纪权还是不是行尸不敢说,不过有办法找到的。”罗方说:“我们先下楼。” 楼下的路灯昏暗得很,也没有行人。 这种场景,基本上就是拍鬼片的最好场景了。 罗方半蹲下来,然后从他包里拿出了一块罗盘。 “他这是要做什么。”我向孙小鹏问。 “找纪权咯,不然万州这么大,还真能瞎晃悠,等纪权出来?”孙小鹏抬头看了一下楼顶:“说一千道一万,其实那老太太最可怜。” “我们也是受害者啊。”我说:“原本只是好心帮忙,没想到老太太竟然给他吃了带血的东西,我们有什么办法?老太太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吧,谁让他给纪权吃血豆腐呢?” “别吵。”罗方开口说,然后右手的双指放到眉心,闭上眼睛念:“纪权,生辰庚午年五月廿七日巳时,今日成妖,弟子罗方请神灵指路,寻妖邪。” 说完,他的手指就放到了罗盘的中间,嘴里念的咒语更快,更让人听不清楚起来。 这个罗盘里面一共三根指针,这三根指针都飞快的旋转了起来啊,让人感觉是一阵的眼花缭乱,忽然,这三根指针就停住了,全部指着南边的方向。 罗方看向南方:“上车,我们找过去。” 我们上车后,罗方一踩油门,车子飞快的飙了起来。 反正是大晚上,这城市里面又没车又没人的。 开了一会,罗方就说:“现在还不知道那边究竟是什么情况,我就简单的说一下,那个行阴人我来对付,行尸你和孙小鹏对付,没问题吧?” “啥,让我和张秀一起对付行尸?那还不如我自己一个人呢。”孙小鹏道:“他小子专业就是拖后腿的。” “是吗?”罗方诡异的冲着他笑了一下说:“那好,你一个人对付行尸,张秀在旁边看戏就可以了。” “别啊,我的意思是,我跟你一起对付行阴人,张秀跟着我发挥不出他应有的战斗力,让他对付行尸妥妥的够了。”孙小鹏开口道:“老大不是让我们多锻炼一下张秀的能力么,我这是在帮他。” “千万别为我着想。”我笑道:“罗方,等会就让孙小鹏对付行尸就可以了,我看戏。” “哎呦你小子,真是世风日下,我好心没好报咯?”孙小鹏无语的看着我。 很快车子就开到了一个老旧的废弃厂房门口。 这个厂房挺大的,看样子以前是专门用来方货物的,但年代久了,已经舍弃没用。 厂房的大门是高三米的铁门。 铁门上面锈迹斑斑,感觉踹这铁门一脚,它随时都会轰隆一声坍塌一样。 我背上包,小心翼翼的下了车问:“是这里吗?” “如果罗盘没有坏掉的话,那么就是这里没有错了。”罗方点点头。 “没有坏掉?万一坏掉了呢,你这个罗盘经常保养了吗?”孙小鹏开口问。 他一开口,罗方就异常不厌烦的骂道:“你怎么这么多废话?你走最前面。” 说着就把孙小鹏推到了最前面,让他开门。 “你以为你这样我会害怕?开玩笑呢?哥哥我正宗崂山出来,别说这个行尸,就算是三十六尸里面前三的尸怪,我也不怂……” 孙小鹏一直在废话,我都受不了了,冲着他屁股使劲踹了一脚。 他狼狈的被我踹得往前走了几步,跌跌撞撞的到了铁门门口。 虽然在夜里,但我明显能看到他使劲的吞了口唾沫。 孙小鹏拿出一瓶牛眼泪,在自己眼皮抹上后,使劲的推开了铁门。 铁门传来一阵阵咯吱咯吱的响声,声音很刺耳,特别的难听。 打开门后,孙小鹏就伸着脖子往里面看了过去,过了一会,才回头说:“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的,你们过来看看。” 我跑过去一看,里面黑乎乎的,但这种时候,阴阳眼的优势就出来了,即便是在大晚上,也能看清这些东西。 我思索了一会,冲孙小鹏骂道:“麻痹,你个二货,现在能看到才怪了,晚上到处黑乎乎的。” 罗方却不像我们俩这样小心翼翼,大大咧咧的走了进去,对着空旷的厂房里面吼道:“不用躲躲藏藏了,给我滚出来。” 罗方的声音回荡在厂房,过了许久,都没有动静。 “我们是不是找错了?”孙小鹏对罗方说:“你罗盘是不是放久了,没有保养,现在出故障了?” 孙小鹏说完这句话,罗方都还没来得及开口,忽然,厂房的灯光瞬间亮了起来。 大晚上的,忽然一盏很亮的灯开启,让我眼睛有些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