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同归于尽’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八十四章 ‘同归于尽’

孙小鹏憋着笑意,在我耳边小声的说:“你真别说,我们组织里面,艾唐唐是最受老大喜欢的,当时老大还想收她当徒弟来着,结果艾唐唐死活不干,罗方真要敢揍唐唐,回去就得被老大收拾。” 果然,罗方脸色特无奈,他无语的说:“喂,别闹好不好,我是来收妖的,收妖的大姐,给我点面子,把我吃饭的家伙收走了,我拿什么抓啊。” “罗哥,饿了没,不然我们先出去吃点宵夜,然后找俩小妞搓搓澡,这大晚上的,比起收妖,还是找俩妹子搓澡舒服吧?”孙小鹏笑道。 “你请客?”罗方脱口而出,随后就骂道:“呸呸,真是跟你待久了,说话都这样神神叨叨的。” “少来,这是你发自灵魂的呐喊才对吧。”孙小鹏撇了他一眼说。 说完后,孙小鹏就拿出一瓶牛眼泪,给自己抹上后,又递给艾唐唐。 “说这么多废话没意思,你知道我是不可能放弃的,而你,有本事拦住我便是。”罗方说完,笑道:“对付你们,就算没有我的匕首,也一样。” “太看不起人了。”我骂道:“孙小鹏,上!” “凭啥让我先上啊,你先。”孙小鹏白了我一眼。 “你这家伙,石头剪刀布,谁输了谁先上。”我无语的说。 “行。”孙小鹏点点头问:“你出什么?” 大家别小看石头剪刀布,这可是很考验智力的游戏,我思索了一下说:“我出剪刀。” 如果他真信,会出石头,而我出布,但他肯定会猜到。 我正在猜测他会出啥呢,孙小鹏就说:“不出剪刀是我孙子,来吧。” “大不了我输了就先上,可你得承认自己是孙子。”孙小鹏贱笑着看着我,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 “干你大爷。”我一脚就踹在孙小鹏的屁股上,把他踹向罗方。 孙小鹏摇摇晃晃的被我踹到罗方面前,孙小鹏咳嗽说:“咳咳,罗哥,我们都是文化人,这样,我们也猜拳?” “滚开。”罗方一脸哭笑不得的模样,使劲的推开孙小鹏,而罗方在推孙小鹏的时候,孙小鹏就死死的抱住了罗方,冲我喊道:“赶紧报警,等会警察来了,我就说他要强x我,老子和他同归于尽,进派出所待一晚上。” “可你俩都是男的啊。”我无语的看着孙小鹏。 “你别管。”孙小鹏一边说,一边脱自己的衣服。 说实话,孙小鹏这种无赖也真是够极品的。 我也不好意思辜负了他的一片苦心,连忙掏出手机,拨打了派出所的电话,罗方就这样死死的被孙小鹏抱住,他行动也难。 这种强x案警察还是挺重视的,大概过了几分钟,我们这边巡逻的警察就了来到了中药铺门口,这个警察看起来三十多岁,走进来就问:“谁报警的?” “我我。”孙小鹏抱住罗方,冲警察说:“这个家伙想强x我。” “额。”警察一脸恶心的看着这俩人:“但,是你抱住他的啊。” “你别管,那老子要强x他总可以了吧,你就说你们警察管不管吧。”孙小鹏一副地痞无赖的模样。 罗方全程都没有再说话,他叹了口气:“我就知道你们会这样,妈的,孙小鹏,这件事情过后,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嘿嘿,警察叔叔,手铐呢,赶紧给我俩带派出所去调查一晚上。”孙小鹏积极的说。 估计这位警察从来没看到过这么积极的‘犯罪分子’吧。 奇葩。 这种方法也行? 原本我还想和罗方大干一场呢,没想到孙小鹏用这种方式就和罗方‘同归于尽’了。 警察自然是把他俩带走,孙小鹏走的时候一副慷慨就义的神色,还回头冲我说:”同志,革命尚未成功,你还需要努力啊。” 他俩被警察带走后,我扭头问艾唐唐:“孙小鹏这种家伙,老大是怎么看上的啊。” “你别问我,我怎么知道老大咋想的。”艾唐唐耸了耸肩:“他这还算比较正常的,平时更奇葩,孙小鹏这家伙脑袋想的东西和我们不一样的。” “呼,这下可算好了,没想到这么轻易的就解决了罗方,接下来就剩老大了吧?”我松了口气,回头看坐在沙发上,抱着我祖师爷铜像的方静说:“只有老大的话,有这铜像,应该能抵挡一些他的道术。” “切,你可别小看老大了。”艾唐唐嘟了嘟嘴。 我心情还挺不错,坐到艾唐唐旁边问:“对了,你这偷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隔这么远,都能把罗方的匕首偷过来,这比变戏法都牛逼啊,上个春晚啥的,估计很容易出名吧。” “变戏法?”艾唐唐思索了一下说:“其实偷术和魔术很像,粗浅的偷术其实就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拿走,但这其实没啥难度,只要用其他东西,吸引了别人的注意力,就比如这个。” 艾唐唐手中出现了一个钱包。 我一看,又是我的钱包。 好吧,反正和艾唐唐在一起这种事情早晚要习惯的。 “我偷你这个钱包,用的就是最基础的眼疾手快,刚才和你说话的时候吸引了你的注意力,你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听我说话,其他的戒备心就会少很多。”艾唐唐道:“更厉害的高级偷术,就需要你所谓的变戏法了。” “其实我们高级偷东西,会很多魔术手段,而且这些魔术手段那些魔术师压根不会,属于我们业内的魔术。”艾唐唐说道:“就比如隔空取物吧,其实这就涉及到一些道术层面的东西。” 也对,像艾唐唐这样隔空取物,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普通人的手段,一定涉及了道术。 “你师父很厉害吗?”我好奇的问,艾唐唐看年龄也就二十岁左右,和我差不多大,但是却这么牛的本事,她师父肯定是个高人。 “不能说。”艾唐唐摇着头,笑嘻嘻的道:“我师父说过,我啥都不能说,有本事你咬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