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金针术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八十三章 金针术

“别把我算进去啊,我可是文化人,不参与斗殴的。”孙小鹏赶忙说:“你小子是没看过罗方揍人,那手脚,忒狠了。” 艾唐唐嘲笑道:“喂孙小鹏,你们崂山弟子不是从小练功吗?你功夫真就这么差?” “我不是怕他,我功夫好着呢,我是怕伤到他,所以不出手。”孙小鹏赶忙解释。 “多谢大家。”方静走到秦江旁边,抓住了秦江的手,冲我们鞠了一躬:“这次不论结果如何,我都打心底的感激你们大家。” “不用多说了。”孙小鹏摆了摆手:“我是被你们二人的故事感动,这么感人的爱情故事,拍成电影一定很好看。” “对了艾唐唐你呢?”孙小鹏看着艾唐唐问:“你怎么会突然想帮忙啊?” “你问我啊?”艾唐唐缩了缩脖子,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吐了吐舌头说:“其实我是昨天不小心把云海老大库房里面的七星灯摔坏了。” “我擦,云海老大的七星灯是他的心肝宝贝,你竟然摔坏了。”孙小鹏一脸惊讶的看着艾唐唐。 “对啊。”艾唐唐拍了拍自己额头:“我怕被他发现,就偷了他的钥匙,偷了我又后悔了,我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我刚想偷偷把钥匙给他放回去呢,你们就来了,我就跟着你们了呗。” 艾唐唐笑着说:“之后老大要是问起来,我就说是为了帮你们偷的,至于七星灯是什么坏的,那我就不知道了。” “我就说呢。”我吐了口气,一看艾唐唐就是精明的人,怎么会仅仅为了方静和秦江的故事就帮忙。 也就只有孙小鹏这种,智商不高的二货才会这样做。 “先休息一会吧。”我开口说:“如果真像孙小鹏说的,晚点还要和罗方干一架,事情多着呢。” 我说完,我们就一起坐在沙发上,休息起来。 孙小鹏是靠在沙发上,直接就打起了呼噜,方静和秦江忧心忡忡的走到了窗口,俩人不知道说着什么。 至于艾唐唐则是坐到我旁边,双手撑着下巴,一脸思索的说:“张秀,你说要是老大发现我打碎了他的七星灯咋办。” 我问:“老大是僧人吗?” 因为我之前听燕北寻骂他老秃驴。 “老大是佛道双修,最开始是佛门弟子,后来犯了戒,被逐出佛门,然后又学了道术,只不过具体的事情我不清楚。”艾唐唐说:“老大其实对这些妖怪很憎恨,我也搞不懂为什么,如果今天不是你的关系,他看到方静的第一眼,就会出手灭了她。” “憎恨妖怪?”我好奇了起来,也没有问艾唐唐原因,看她的模样,多半也不知道。 天很快就暗了下来。 二楼的地方太狭窄,我们所有人到了一楼的大厅开始布置了起来。 孙小鹏弄了一个道坛,孙小鹏冲秦江说:“你等会回二楼躲起来,我们斗法,你一个普通人在这里也是碍手碍脚的。” “等那个叫罗方的家伙过来,我可以帮你们揍他的。”秦江赶忙开口说。 “不需要。”孙小鹏摇摇头:“罗方那家伙真的生气的话,说不定会捅你两刀,我跟张秀虽然现在跟他作对,但毕竟都是抓妖六人众里面的人,他是不会对我俩下狠手的。” 孙小鹏说:“只要熬过今天晚上就可以了。” 秦江思索了一会,这才点头:“明白了。” 他说完,就向方静说:“你小心些,要是真有危险,就马上叫我下来。” “恩,没事的。”方静淡淡的点点头。 秦江这才去了二楼。 我们和罗方斗起来,还真就跟孙小鹏说的,秦江不适合在这里待在,不然罗方万一用什么手段伤到他,反而不好了。 孙小鹏在弄道坛的时候,我也找出一本书看起来。 这本书自然是金针术。 烛阴金针的使用方法。 原来金针术一共分三法。 由易到难分别是,阴寒飞针,烈阳飞针,阴阳飞针。 这就是三个层次,金针术乃是运用的阴阳之道,比如这最简易的极寒飞针,就是用道术,将天地阴气凝聚于金针中收妖,而飞针之所以为飞针,就是因为可以用道术,控制飞针杀敌。 金针术我还是第一次看,瞬间入迷了,低头不知道过了多久。 直到旁边的孙小鹏推了推我的肩膀,我才抬起头,我抬头就看到,中药铺的大门站着一个人。 罗方。 我连忙看了下时间,卧槽,竟然一晃就过去了四五个小时,现在都十一点了。 我刚才看金针术,也就感觉过去了一小会罢了。 “不用反抗了,把这只花妖教给我,我保证只是封她十年。”罗方淡淡的说:“孙小鹏你最清楚我的本事,真要和我打?” “大哥,难道知道你厉害,就不和你打?照你这样说,那是不是有钱,就可以随便欺负穷人啊?”我说。 “在人类社会,这样不行,但我们抓妖,就是看的本事。”罗方冷冷的看着我:“你这性格很不好,太容易对妖邪软心,以后等你真正开始抓鬼,会吃大亏。” “行了,废话啥啊,来和他俩打啊。”艾唐唐一拍桌子,豪气冲天的冲罗方说:“别打我哈,我就看戏的。” “哼。”罗方哼了一声,就要从后面拿东西,但他找了半天,好像没找到一样。 艾唐唐笑嘻嘻的从双手拿出了两把匕首对罗方问:“是不是在找这个啊?” 这正是罗方之前使用的那柄刻着符咒的匕首。 罗方一脸无奈的苦笑了一下:“唐唐,没必要吧,每次都是这样,还让不让人活了。” “所以啊,不如今天你就别想收走方静了,免得我讨厌你,我这个人啊,一旦讨厌一个人,就手痒,不每天偷他点东西,浑身不自在。”艾唐唐摸了摸鼻子:“怎么样?再考虑一下。” “你这是在威胁我?”罗方眯起眼睛,笑着问。 “对啊对啊,我就是在威胁你,有本事你来打我呗。”艾唐唐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