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请铜像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八十二章 请铜像

“你的手怎么样了?好了吗?”我开口问。 “你这小子,总算知道关心一下我的手了?”燕北寻笑着说:“放心吧,没有什么大碍,快好了,等好了之后,我会直接去台湾,等找回幻青巨剑和奇门飞甲,就会回来的。” “你自己小心点就是,我这边还有很多事情,就先不说了。”我说完便挂断电话。 “有办法了吗?”秦江急促的看着我问。 我点点头:“这个办法还得看方静愿不愿意。” 看家仙其实就和东北那边的野仙差不多,东北上个世纪农村,很多户人家,家里都供奉着野仙,即便是现在,有不少比较偏僻的地方,依然存在。 而崂山这样的门派虽然口头喊着斩妖除魔,其实也养着妖怪,也就是看家仙。 我们的看家仙,和东北农村的不太一样,东北农村的,其实就是当成神仙供奉,而我们则是用契符,让妖怪很多地方受到了限制。 所以对于一些想要自由的妖怪,成为看家仙绝对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因为一旦成了看家仙,便要遵循契符,要一直守护和它签下契符的师门。 我把这件事情说了出来,特别的对方静说:“方静,这件事情你好好考虑一下,虽然这个只是权宜之计,但一旦签下契符,以后就要一直守着我们燕赤霞一脉的传人。” 孙小鹏点点头:“只要是妖怪都不会愿意签这种卖身契的。” “你们崂山不是有很多妖怪签么。”我说。 “那个啊?”孙小鹏抓了抓后脑勺:“有倒是有一些,我们抓到妖怪后,都会询问它们的意思,我们是很民主的好不好,他们不愿意就送他们人道毁灭,要是特别厉害,没办法杀死的,就封印个几百年。” “所以我们崂山虽然有看家仙,但也并不强,而且数量不多。”孙小鹏说到这,方静开口问:“你说的这种契符我不太懂,但有没有时间限制呢?” “对了。”孙小鹏一拍大腿说:“你写契符的时候,只要写上签一年就可以了。” “可以这样吗?”我问:“这个倒是没听说过。” “当然可以,签契符本来就是要写上时间的,只不过一般妖怪被签下契符,都是被逼无奈,而这种时候,人都会写下妖怪永生都得帮他们的约定。”孙小鹏道:“久而久之,人们反而忘记了可以定下一年。” 说到这,我心情也好起来了。 这下有了祖师爷铜像帮忙,云海老大拿‘家伙’的钥匙又被艾唐唐给偷了,没理由再输掉啊。 我们来到中药铺,我打开门,里面多了不少灰尘。 我们直接到了楼上,我上去后,就先给祖师爷上了一炷香。 随后,孙小鹏便说:“方静,先对燕赤霞上人的金身三叩九拜,一边叩拜,嘴里得念:我方静,今日诚信入燕北寻一脉,愿守燕北寻一脉一年。” “这个时候,张秀你在旁边画符,等好了后,把符贴到方静额头,再让她对你祖师爷拜一下,就可以了。” 崂山出来的,就是不一样,最起码这些专业知识还是很牢固的。 我点点头,拿出一个小碗,在里面倒入黑狗血,朱砂,然后用毛笔搅拌,最后抽出一张黄纸,还翻出了一张契符的样板。 “开始吧,秦江,唐唐,仪式过程中绝对不能开口说话,明白吗,不然这就是对燕北寻上人不敬。”孙小鹏开口吩咐道。 即便是平时嘻嘻哈哈的孙小鹏也是有些严肃。 “嗯。” 秦江连忙点头,而艾唐唐则是一屁股坐到沙发上:“要你管,赶紧开始吧。” 方静跪下的同时,我也开始画符。 她一边三叩九拜一边说:“我方静,今日诚信入燕北寻一脉,愿守燕北寻一脉一年。” 她话说完,我的符也画好,我把符贴在了她的头上后,她又冲着地上叩拜了一下。 祖师爷铜像里面,一道金光射进了方静的额头。 方静身上的感觉变了。 之前不论怎么说,她毕竟是妖怪,和她待在一起,我都会感觉若有若无的不自在,而这道金光射进她的额头后,我却从她身上感觉很熟悉。 这种感觉有些难以形容。 就跟亲属一样。 这是一种很奇怪,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感觉。 “今日有道人想害我燕赤霞一脉看家仙,弟子无奈,请祖师爷出手相助。”我手里掐决,冲着祖师爷的铜像恭敬的说。 祖师爷的铜像是不能乱动的,这就跟家族祠堂,老祖宗的牌匾不能乱动一样,如果要搬家,或者搬动祖师爷铜像,必须得先请示,然后再动手。 这些都是‘规矩’,虽然祖师爷的魂魄肯定早就投胎,但这是人们对老祖宗的尊重,而且传承了这么久,规矩不可废,要是乱了规矩,出了什么岔子,那才是没事找事了。 我说完后,恭敬的用双手拿起祖师爷的铜像,然后走到方静面前:“来,从现在起,你就捧着祖师爷的铜像,希望能熬过今晚。” “这些东西还不够的。”孙小鹏摇头起来:“云海老大和罗方俩人很变态的,云海老大的‘家伙’虽然取不出来,但他可以用一些简易的‘家伙’做法,而罗方难道就在旁边看着他忙活?” “草,你这家伙什么时候说话也这么绕弯弯了,有话直接说。”艾唐唐骂道。 “就不能让我装一下文采?”孙小鹏道:“我的意思是,罗方老大在基地做法,而罗方,肯定会来突袭我们这里。” “燕赤霞上人的铜像或许能挡住老大的道术,但是罗方呢。”孙小鹏说:“罗方可是个死要面子的人,既然他已经说了要封印方静,肯定会拼尽全力。” “他小子要敢来,我让他一个月没有内裤穿。”艾唐唐笑嘻嘻的说。 “放心,他来,我就揍他。”秦江深吸了口气说:“我也不能光坐着。” “对啊,你小子也是笨了,撇开方静不说,我们这里可有四个人,就算除去艾唐唐,我们也有足足三个人。”我说:“我就不信他是李小龙,能打我们三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