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阴司到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七十二章 阴司到

我听完这个故事后,惊讶的看着罗方:“你的意思是?我们也去请阴司吃个饭?走走后门?” “没那么简单。”罗方呵呵一笑:“我说这个故事的目的其实就是想告诉你们,生死,虽然地府管得很严厉,但也是可以由阴司控制的,他们回去谎报就可以了。” 罗方说到这,顿住了,看了看我俩:“但是这件事情值不值得做,这是一个问题,难度很高的。” 我明白了,罗方的意思是,这小子和我们也不认识,想要救他,就要冒着逆转轮回,被地府报复的风险。 救他不值得。 这就是罗方的意思。 我心里也暗骂起来,妈的,罗方这小子,既然不值得为啥要说出来,这不是给了老太太一个希望,又一下子给她摔碎了吗。 老太太此时也没说话了,可怜巴巴的看着我们。 她现在也没有其他办法。 “你的意思呢?”罗方看向孙小鹏问:“救?还是不救。” “必须得救啊。”孙小鹏开口说:“不是就是阴司么,到时候惹出事了,大不了跟着我一起到崂山躲起来,阴司拿我们也没办法。” “崂山这么厉害?”我笑着问。 孙小鹏估计又在吹牛了。 罗方看着我说:“你的意思呢?” 我听了罗方的话,很认真的思考起来,到底救不救。 “试试吧。”我叹了口气。 我看老太太的脸色,心里也是有些不忍心。 罗方办事倒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对老太太说:“老奶奶,今天晚上你就别回来了,把你孙子的生辰八字,姓名告诉我,然后在外面待一天,第二天至于你孙子能不能活,听天由命吧。” 老太太见我们决定救他孙子了,竟然冲着我们就磕头起来:“谢谢,谢谢你们。” 老太太留下这小子的名字和生辰八字后,急匆匆的离开了。 罗方拿着老太太留下的字条,念道:“叫纪权?庚午年五月廿七日巳时,生辰八字还不错,怎么会如此短命呢?” “喂,我们到底有什么办法?”我开口说:“先把办法想到。” “能有什么办法?你以为真能请人家吃饭?当初那马员外遇到的八字先生是高人,能提前算到牛头马面的下落,我们怎么算阴司的下落?”罗方道:“只能来硬的。” “和阴司来硬的?”我眼睛瞪得老大,当初牛总兵的实力,我现在都还有阴影。 我可以肯定,牛总兵想杀我,也就是挥一挥手的事情罢了。 “笨蛋。”孙小鹏笑着说:“你以为是牛总兵亲自勾魂?别逗了,有警察局局长亲自带队抓人的吗?” “我算过了。”罗方说:“这小子生前虽然不算是作恶多端,但也做了不少糊涂事,算是小混混,到时候来勾魂的应该是三千牛头或者三千马面中的一位。” “这些阴司出来办公都怕麻烦,到时候我们缠着他一会,然后说一下老太太多么可怜,让他多留这叫纪权的小子一段时间的阳寿,说不定能行。”孙小鹏道。 罗方摇摇头:“没这么简单,算了,你们好好休息,晚上的时候说不定要打起来。” 说完,罗方就走了出去。 我看着孙小鹏问:“真的要和阴司打?” “安心啦,又不是牛总兵和马都统带队。”孙小鹏道:“实在不行我们让那个阴司勾走这个叫纪权的魂魄就是。” 我看孙小鹏都一脸无所谓的模样,也没有继续担心了。 我们三人在老太太家里客厅休息起来,罗方拿着他的两把匕首玩,而孙小鹏则是拿着手机,和猫大财通电话。 其实我很好奇猫打电话是个啥模样。 很快外面天色就暗淡了下来,到了晚上九点半的时候。 “背上纪权,我们走空地,等阴司来。”罗方说。 我背上纪权,然后三人一起往外面走。 在楼下上车后。 罗方开车到了万州区一处空旷的工地。 这块工地好像已经完工,反正没人在这。 工地外面有一面墙,刚好可以不让人发现我们。 这个工地好像是修的体育馆,反正最中间很旷阔,是一个足球场。 我们走到中间,把纪权放到地上。 罗方从车上拿下来一个大包。 “把这个盖在他身上。”罗方说着,从他的包里拿出了一快黄布,这块黄布中间还有一个八卦图。 “这个有什么用?”我好奇的问,接过八卦图铺在了纪权的身上。 “防止他魂魄直接被阴司勾走。”罗方对我说:“你要注意,等会来的阴司不管如何恐吓都不要害怕。” 我点点头:“等会我需要做什么?” “来几个阴司不太确定。”罗方说:“等会你守住纪权,不让他的魂魄被勾走就可以了,我和孙小鹏跟他们打就可以了。” “压力山大啊。”孙小鹏一屁股坐到地上:“不然我保护纪权这小子?让张秀帮你?” “张秀本事不够,到时候阴司把他的魂魄带走,那才麻烦。”罗方摇摇头。 孙小鹏脸上露出喜色:“意思是,我的实力受到你肯定了?知道我不会被阴司勾走魂魄?” “并不是。”罗方摇头:“你的身份特殊,勾走了魂魄他们也不敢怎么样。” “身份特殊?”我看着孙小鹏:“你身份有啥特殊的啊。” “来了。” 忽然罗方站了起来。 我们的前方,出现了一团黑色的雾气。 这团雾气直径五米,跟漩涡一样在旋转。 一股股阴气从里面涌了出来,我也连忙从包里拿出一把金钱剑,心里有些紧张的看着那个漩涡。 罗方以极快的速度戴上了他的那副墨镜。 “喂,大晚上的就别戴墨镜装b了啊。”我开口提醒说。 罗方却不搭理我,很快的在地上布置简陋的道坛。 我旁边的孙小鹏撇嘴说:“不知道这小子怎么从老大那里骗到的这幅墨镜,羡慕死老子了。” “咋了?”我问。 “戴上这幅墨镜可以直接看到鬼怪,哪需要涂牛眼泪那么麻烦,还可以耍帅,草,这种好东西应该给我才对的。”孙小鹏一边抱怨,一边往自己眼皮上抹牛眼泪。 而这个时候,漩涡中也走出了两个阴司。

下一篇   第七十三章 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