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难办!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七十一章 难办!

孙小鹏站起来不服气的看了罗方一眼:“凭啥你指挥啊。” “那你想怎么样?”罗方撇了他一眼问。 孙小鹏咳嗽了一声,说:“阿秀,罗方,收拾东西,我们走。” 这家伙,真是闲得蛋疼,好像不管什么事情都要和罗方争一下。 我们三人扶着老太太下楼后,一起到了车库,然后坐上了罗方的奥迪a5敞篷车。 上车后,我和孙小鹏坐在后面,他就开口说:“你别以为这车是他自己买的,其实是一个傻老娘们被他忽悠,非要送给他的。” 罗方回头不满的说:“有本事你也去忽悠一个啊?” “行了,先到师范大学门口,我去拿家伙。”我说。 “嗯。”罗方点点头。 随后车子开到师范大学,我回宿舍把包带上后,回去,再开车往万州区赶去。 万州区仅比重庆主城区小,车子开了大概一个半小时,这才开进了万州区。 一路上老太太都没有说话,双手一直仅仅握着,好像在担忧什么。 开进万州区后,罗方扭头问:“老人家,您家住哪里?” 随后老人家开始指路,车子开进了万州老城区,一条老街里面。 这里都是把九十年代的建筑。 车子停好后,老人家指着一栋楼说:“我家在七楼。” 这种以前的建筑是没有电梯的,老太太领着我们上七楼后,打开了房门。 屋子并不大,装修也很朴素。 罗方进屋,低头看了一下鞋子问:“老太太,您家就你和你孙子住?” “我先生死得早,儿子和儿媳去年出了一趟车祸,也死了。”老太太脸上露出担忧:“唯一剩下的这个孙子也还被脏东西缠了,你们一定要救救他,不然我这一把老骨头该怎么办啊。” “放心吧,既然我们来了,肯定是药到病除的。”孙小鹏笑嘻嘻的说。 老太太带着我们进去,走进了一间卧室。 一个年龄和我们差不多大的男人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晕迷在床上。 罗方一看,没说话。 孙小鹏坐到床边,上下打量了起来,说:“阿秀,你看看,这家伙身上有没有煞气,阴气之类的。” 我点点头,冲他看了去。 一看我眉头就微微皱起,这个人额头的确有一团黑色的气漂浮着,但不是什么邪气。 我把这个说出来后,罗方冲着老太太道:“您先出去,我们得商量一下怎么救您孙子。” “好嘞,我下去买菜给你们做饭,你们忙。”老太太连连点头,转身就走了出去,关上了房门。 老太太出去后,罗方脸色冷冰冰的,也不开口说话。 “怎么了?”我看情况有些不对劲。 孙小鹏干笑了一下,拍了拍我肩膀:“看样子我们是无能为力了,这家伙不是让妖魔给缠了,而是阳寿尽了,你在他额头看到的,是死气。” 罗方翻开他眼皮看了看道:“他应该前几日就死的,老太太之前找的应该不是什么神棍,而是一位高人,竟然能硬生生的让这小子活到今天,真是不容易。” 孙小鹏一脸无奈的说:“现在的情况就尴尬了,老太太儿子儿媳全死了,我们要是告诉她事实,你们说,她会不会直接被吓死?” 我看着床上躺着的这个年轻人,问:“真没办法?” “能有什么办法?这是阴阳轮回,别说是我们了,就是云海老大来了都没办法。”孙小鹏摇摇头:“我们还是收拾东西,趁着老太太没回来离开吧,免得到时候搞得尴尬。” 砰! 门外传来声音,罗方瞬间打开房门。 老太太整个人瘫坐在地上,浑身颤抖,老泪流了出来,冲上来就抱住了罗方的大腿:“你们一定要救救我孙子啊,他不能死的,死了我怎么办,你们要多少钱,我都想办法去凑。” “老奶奶,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罗方推开老太太,眉头皱着,冲孙小鹏道:“你和她说。” 说完,罗方就坐到了床上。 “难道就不能通融一下?”老太太可怜巴巴的看着我和孙小鹏。 老太太双眼里面全是绝望的神色,我和她对视一眼之后,就不敢再看她的眼睛。 想起之前来的时候,我们信誓旦旦说能救他孙子的场景。 “老太太,这个,你孙子要是真被妖邪缠住了,我们还能帮一下,但来索命的是地府阴司,我们难不成还揍他们一顿?”孙小鹏无奈的说。 “也不是一定没有办法。”忽然罗方站了起来。 孙小鹏看向罗方说:“你小子,平时吹牛就算了,这个怎么帮?” 我对罗方说:“你小子有办法就赶紧说啊,都什么时候了,还卖关子?” 罗方思索了一会说:“以前也有过延寿之类的事情出现,不过情况比较特殊,能不能成,得看运气。” 接着罗方就说出了一段故事。 原来在民国时候,丰都有个姓马的员外,在城内算是个财权双全的巨头。按说,他也该心满意足了,但有一件事情却总是耿耿于怀,因他年已六旬,先后娶了十一个“偏房”,才仅有一个独丁。无论怎么求神许愿,终不能如愿以偿。不用说,马员外对他那个独子马一春,就视如掌上明珠了。但他十分担心,如果万一不幸,不仅断了马家香火。而且万贯家业也无后继之人。为此,他日夜忧愁,不知所措。 哪料屋漏又遇连夜雨。一天,马员外用过早餐,准备出门备办酒菜,为儿子明日满十八周岁办个喜酒。说来也巧,正在这时,有个八字先生从门前经过,口中琅琅有词:“算命罗,算命!” 马员外听见喊声,心中大喜,竟把出门之事忘记得一干二净。于是手提长衫,疾步走下台阶,恭请八字先生进屋上坐,茶毕,马员外诚恳地说:“先生,请给我家小儿算个命好吗?” 八字先生点头说道:“可以,可以。” 马员外立即给儿子报了生庚时辰。八字先生屈指一算,不禁大惊失色,脱口而出道:“哎呀,不好!” 马员外心里越发慌张,但为了急于弄个清楚,央求道:“请先生免虑,直说不防。” 八字先生迟疑片刻,说道:“你家少爷衣禄不错,可惜阳寿太短,只有十八年!” 马员外“妈呀”一声,晕到在地,半天才苏醒过来,面色如土。问道:“先生,求求你想各个办法,救救我那可怜的儿子吧!” 八字先生想了一会说:“凡人哪有办法,只有一条,不知员外舍不舍得破费呢?” 马员外听说还有办法可想,忙说:“只要能救儿子,哪怕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八字先生这才告诉他:在明晚半夜子时,你办一桌最丰盛的酒菜,用食盒装好,端到“鬼门关”前十二级台阶上,把酒菜送给那两个下棋的人。不过,你要连请他们三次,耐心等待,切莫急躁。马员外一一记在心上。 第二天,当他来到指定地点,果见有两个人正在那里专心下棋。这两位不是别人,正是牛头、马面。 马员外不敢惊动他们,只好悄悄跪在一旁,把食盒顶在头上默默地看着。当他俩下完了一盘棋后,他才小心翼翼地请道:“二位神爷,请吃了饭再下吧!” 二人似听非听,不语不答,如些三番。 牛头、马面见此人这般诚心,又看盒中的美味佳肴那么丰盛,不禁垂涎欲滴。马面悄悄的对牛头说:“牛大哥,我们此番出差,尚未用饭,就此饱餐一顿吧。也难为这人一片心意,你看如何?”牛头也早有此意,只是不便启齿,当下点头说道:“吃了下山也不为迟。”说罢,便犹如风卷残叶般,以下便将饭菜吃个精光,正要扬长而去,见送饭人还跪在地上,于是问道:“你为我等破费,想必有事相求吗?” 马员外忙叩头作揖道:“小人正有为难之事,求二位神爷帮助。”说着还烧了一串钱纸。 牛头马面过意不去,只好说:“你有何事,快快讲吧!我等还有要事远行呢。” “二位神爷,我只有一个命子,阳寿快终,求二位神爷高抬贵手吧。” “叫啥名字?” “马一春。” 牛头翻开崔判官给他的“勾魂令”一看,大惊道:“马老弟,我俩要去捉拿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儿子,只是时辰未到,没想到..这..” 马员外连连磕头:“二位神爷若能延他的阳寿,小人感恩不尽,定当重谢!” 牛头说:“阴曹律条严明,不好办哪!” 马员外苦苦相求,二人吃了人家的东西,也不好太过拒绝,最后马面说:“你回家给马一春穿好寿衣,办一场葬礼,我二人便说锁了他的魂,在半路搞丢了便是。” 最后此法果然成了,马一春足足的活到了七十一岁这才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