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自我介绍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六十九章 自我介绍

“别闹了。”云海老大白了他俩一眼:“给我坐下。” “哦。”孙小鹏跟受了莫大打击一样,垂头丧气的往自己椅子走了过去,而猫大财则是趴在他的脑袋,惬意的舔着自己的爪子。 云海老大想了想对我说:“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呸呸,麻痹的,跟着这俩东西都被带进沟了。” “我们虽然名义上是组织,但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其实最初就我一个人,后来认识了唐唐,她当时还是靠着偷东西为生的小偷。”云海老大说。 艾唐唐不高兴的说:“老大,我那叫劫富济贫,我养着好多乞丐呢。” “是啊,你帮忙养着的那些乞丐,人家有车有房,需要你养。”孙小鹏笑嘻嘻的说。 “闭嘴。”艾唐唐好像是被别人说到了什么让她愤怒的事情一样,狠狠的瞪了孙小鹏一眼。 “这是怎么回事?”我疑惑的看着云海老大。 云海老大尴尬的笑了下:“这丫头当时年纪小,学得了一手神偷的本事,就想着劫富济贫,然后养了十几个乞丐。” “我认识她之后,一眼就看破了,然后在那些乞丐回家的时候,带着她偷偷跟上去,结果发现,那些乞丐一个个家里日子过得舒坦着呢,有一个甚至开的宝马车。”云海老大耸了耸肩:“这之后,这丫头就死心塌地的跟着我,在奶茶店上班,再也不敢小偷的行业。” “老大,这都陈年往事了,你拿出来说什么啊。”艾唐唐一脸苦瓜相的看着老大说:“每次加入一个人,都要把这破事拿出来说一遍。” 云海老大笑呵呵的说:“这不是让大家更好的认识你吗?你这丫头,你师父教你一手神偷的本事,但却没教你人心险恶的道理。” “那罗方呢。”我看着云海老大问:“这家伙有没有什么糗事?” “信不信我揍你一顿。”罗方冷冰冰的看着我。 “他,我来说。”孙小鹏跳起来大声说:“这家伙当时混得极差,成天就知道凭着自己长得帅,跟着一顿傻老娘们混吃混喝。” “你说清楚一点,什么叫混吃混喝,我那是帮她们消灾解难。”罗方一拍桌子站起来。 “都差点消灾到人家床上去了。”孙小鹏不甘示弱的说:“足足一百六十斤的姑娘啊,你都下得去手。” “那是她要强x我,最后我不也奋力抵抗了?” “如果换成一个绝世美女,我就不信你还能抵抗。” “是不是要单挑啊。”罗方大声的吼道。 “哎呦喂,你小子牛逼哄哄的是不是。”孙小鹏指着自己头上的猫大财:“吃完饭你别跑,上天台单挑啊。” 云海老大一脸无奈的看着我:“习惯就行了,罗方虽然一身道术极强,但涉世毕竟不深,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只能凭借看风水之术,帮别人修改一下家宅的风水赚钱度日。” 对罗方有一个大致了解后,我又看向了孙小鹏:“他呢?” “我来告诉你。”孙小鹏牛逼哄哄的站了起来:“当初我和猫哥一见如故,结拜兄弟,结果崂山那群老不死的说我傻了,把我一脚踢了出来。” “我谁啊,我是孙小鹏啊,从崂山出来后,你是不知道有多少大姑娘小姑娘想包养我,和罗方那种混吃混喝,坑蒙拐骗的不是一个性质。”孙小鹏笑眯眯的说。 艾唐唐白了孙小鹏一眼:“云海老大看到你的时候,我记得是你摆摊,说猫大财是天降吉物,会说人话的猫,忽悠人家花钱买走,等晚上,猫大财又悄悄的逃回来才对吧?” “说白了和我一样,都是玩坑蒙拐骗的,手段还不咋地,当时猫大财跑回来,第二天你俩让人给逮住了,要不是云海老大出面,你已经被人活活打死了。”艾唐唐笑嘻嘻的说。 孙小鹏一脸无奈的看着我:“阿秀啊,你鹏哥我这是生活所迫,和罗方这样的家伙有本质的区别,作为兄弟,你要相信我啊。” 趴在孙小鹏头上的猫大财懒洋洋的说:“相信我们哦,喵。” 搞半天,这些家伙看起来牛逼哄哄的,原来都有不堪回首的往事,具体算起来,我丫还是最正常的一个。 云海老大笑呵呵的对我说:“至于我们组织是做什么的,一开始我并没有想过要弄组织,只是不论是唐唐,罗方,还是孙小鹏和猫大财,都不是普通人,都涉世未深,我怕他们在外面被有心人利用,就带到我这里生活。” “后来偶尔有什么灵异事件发生,他们就会出手帮忙。”云海老大说。 “那艾唐唐呢?”我问:“她是神偷,也会抓鬼吗?” “她是认识我之后,我教的,不过本事很差劲。”云海老大道:“但是千万不要小看了她,她不仅仅是神偷,还有其他一些本事,可惜她连我都不肯说自己师父是谁,不然我还真想找机会认识这么一位高人。” “云海老大,不是我不说,是师父不让我说啊。”艾唐唐缩了缩脖子吐了吐舌头。 “恩,理解。”云海老大微微点头,说:“张秀,那么你也自我介绍一下吧。” “我?”我想了想,就把如何遇到燕北寻,然后莫名其妙学抓鬼的经历说了出来。 等我说完,旁边的孙小鹏竟然眼泪汪汪的,他死死的抓住我的手:“唐雪这么好一个姑娘就这样死了?妈的,牛总兵和夜游神简直不是人。” “不是人,喵。”他脑袋上趴着的猫大财也加了一句。 我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我也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杀了他俩,也不知道杀了他们的后果会如何,但我只要还活着,还有能力,就一定要杀了他们。” “有机会的。”云海老大淡淡的说。 这个时候服务员也端着菜走了进来,一直不说话的罗方看到菜进来之后,不管不顾的就开始把才丢进去煮了起来,然后极其夸张的开始吃了起来,跟八辈子没吃过饭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