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孙小鹏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六十二章 孙小鹏

钱金银旁边的那个年轻道士焦急的说:“不是啊,大哥,帮你迁个九阴敛财局是小事,但里面的那玩意不能碰啊。” 钱金银瞪了这道士一眼:“有什么不能碰的?你还怕他跳起来咬你?” 忽然钱金银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什么?现在谈生意?日本那边的客户?好好,行。” 他挂断电话后,指着我和这年轻道士:“我不管,今天晚上,我叫人到这里接你们二人,一起去帮我把迁葬的事情解决了,不然老子有的是办法整你们。” 说完,他气汹汹的转身就走。 “喂,钱少爷,怎么把我也扯上了,关我屁事啊。”我冲钱金银的后背喊道。 但他根本就没有要搭理我的意思。 “喂喂,兄弟,我叫孙小鹏,怎么称呼?”这个年轻的道士看着我说。 “别吵,老子烦着呢。”我瞪了他一眼,说:“你小子是有真本事?还是假的?” “这话我可不爱听了,我本事多着呢。”孙小鹏脸上露出不高兴的神色。 我上下打量了他一下:“有真本事还答应帮他迁九阴敛财局?不怕遭报应?” “我会屁的九阴敛财局,那种邪门玩意学来干啥?怕自己死得不够快么。” “可这家伙缠着我好几天,开口闭口就是十万十万的,我就寻思着,把他那祖爷爷挖出来,随便找块风水不错的地方埋了得了。”孙小鹏兴致勃勃的看着我:“结果你猜我们昨天夜里挖出了什么?” “能别废话么,直接说。”我心里也有一些好奇。 “他祖爷爷应该是变成尸怪了。”孙小鹏一脸无奈的说:“当时大晚上的,我怕出问题,就赶紧让他们把棺材埋回去,结果那家伙不知道为啥,生气得要死,还拽着我到你这里来了。” “能不生气么,你把人家祖爷爷给刨出来了,又埋进去,换谁,谁都生气啊。”我感觉这孙小鹏还真是挺奇葩的。 孙小鹏一拍额头:“关键的是,我告诉他,他祖爷爷变尸怪了,他个老小子也不信,头疼死我了。” “我才头疼,大哥,老子无缘无故的就被你牵扯进来了。”我问:“棺材里面只是尸怪吗?” “恩,绝对不会有错,肯定是尸怪,不过尸分三十六种,具体是啥玩意我也不知道。”孙小鹏点点头。 我就往二楼走去。 听钱金银的口气,今天这一趟不去或许还真不行,我到二楼翻找起记录尸怪的书籍。 尸分三十六种,其中,以僵尸为尊,每种尸的能力都各不相同,但却有同样惧怕的东西。 黑狗血,桃木剑。 或者说,只要是阳气重的东西,这些尸体邪祟都会害怕。 我正仔细看书呢,忽然就听到孙小鹏的声音。 “喂,兄弟,你现在才看书,临阵磨枪?我咋感觉你这么靠不住呢。”孙小鹏看着我,有些疑惑的问:“你真的是燕北寻的师弟?” “咦,你认识燕北寻?”我一听孙小鹏提到燕北寻,心里好奇起来。 “开玩笑,五湖四海,有谁我孙小鹏不认识的。”孙小鹏说。 “那你会什么道术?”我好奇的说。 严格来说,孙小鹏是我除了燕北寻和王济道以外,认识的第一个不是行阴人的家伙。 “我会的东西可多了,什么天罡诛邪术,降魔咒……”孙小鹏喋喋不休的说了起来。 “那你是阴阳先生还是猎妖师?”我问。 “都不是。”孙小鹏摇摇头,看着我说:“我是崂山道士。” 崂山道士。 我心里微微一惊,虽然现在崂山道士数量越来越少,大不如前,但整体实力可比我们这些猎妖师或者阴阳先生厉害。 这就跟杂牌军以及正规军的差距一样。 崂山道士一般都是收养孤儿长大,反正这些道士从小在崂山长大,三四岁起就会开始学习抓鬼的本领。 比我这种本路出家的猎妖师,可厉害了不是一点半点。 一开始我和孙小鹏说话,还带着点不屑,口气也不是很好,我连忙说:“原来是崂山的高人,久仰久仰。” 我心里也松了口气,既然是崂山的人,那今天晚上区区一只尸怪算得了什么? 我见孙小鹏站在原地,半天没说话,心里也纳闷起来。 一般来说,我说久仰久仰,这家伙应该回句不敢当之类的,这才符合剧情走向啊。 没想到这家伙竟然眼泪飙了出来,眼眶红红的看着我。 “喂,哥们,你没事吧,是不是犯病了?”我小心翼翼的问。 “大兄弟,你真有眼光我告诉你,竟然看出我是高人,我在崂山的时候,他们都笑话我废物,只有你一个人知道我是高人。”这家伙抱住我就哭了起来。 我听着他的话,心里就跟一盆凉水泼下来一样。 难怪这家伙看到是尸怪,赶忙让人埋下去,感情这孙子在崂山就是个路人甲啊。 “那啥,你哭归哭,别把鼻涕往我衣服上擦啊。”我推开孙小鹏,赶忙用纸巾擦了擦。 “大兄弟,就冲着你这么有眼光,来,我俩拜把子。”说着,孙小鹏就抓住我的手要拜把子。 我一把推开他:“孙哥,你别这样啊,你冷静点。” 这家伙简直神经病啊。 “咳咳,不好意思,刚才激动了一下,你是不知道,我从小被人叫废物,没人叫过我高人,说了这么多,你叫啥名字?” “张秀。”我说。 “这么娘的名字?”孙小鹏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随后点点头:“不过也对,你长得也挺娘的。” “找死是不是?楼下有砒霜,要不要吃?”我白了他一眼。 就这样,整天都被孙小鹏烦扰,这家伙倒不是傻,接触了一会,我才发现,这家伙估计是在崂山被关得有点:大脑神经呆滞综合征。 说简单点就是二。 估计是没怎么接触过这外面吧。 啥话都给我说,比如在崂山偷看哪个小师妹洗澡之类的,这些其实都还好,最奇葩的是他被赶出崂山的原因。

下一篇   第六十三章 起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