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锁龙井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五十三章 锁龙井

“对了,你听说了没。”突然胖子想起什么一样,对我说:“我们后山闹鬼了。” “闹鬼?我咋不知道。”我疑惑的问。 “你成天就知道在外面跑,哪能知道啊,而且这事是昨天晚上出的事,我们学校后山有口井你知道吧。”胖子说。 我点点头。 这个我倒是知道,那口井在后山山顶,井边还有块石碑,不知道什么时候立的。 “出什么事了?”我开口问。 “昨天大一的俩傻老娘们,跑那里结果回来后,说井里面有鬼。”胖子摇摇头:“也不知道是神经病还是真的有鬼。” “我和沈凯听说了心里就有点怕,所以才看英叔的僵尸电影,想学点治鬼的方法,到时候撞鬼了,也不至于没办法啊。”胖子笑哈哈的说。 这俩傻货该不会以为看个电影就能学会抓鬼的方法了吧,我无语的白了胖子一眼,也懒得说他。 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躺到床上,看起电影。 这天晚上秦江没回来。 第二天一大早,我睡得迷迷糊糊呢,就听到开门的声音,我睁开眼一看,秦江屁颠屁颠的走了回来。 “一晚上没回来,你做贼去了啊?”我冲秦江说。 秦江道:“是做贼去了,不过做的是一个偷心的贼。” “瞧你这嘚瑟样,和方静去宾馆了?”我猜测问。 秦江摇摇头:“没,她亲了我一下,后来我高兴的去喝酒,喝醉了在街边睡了一宿。” “草,那你还高兴成这幅德行。”我无语的说。 “你知道啥,她亲了我一下耶。”秦江激动的说:“你被女的亲过吗?” “谁说没有。”我刚想说,忽然回忆了一下,妈的,好像我还真没和女的亲过。 当然,在乱葬岗和那只女鬼亲嘴的那次不能算的话, 我打了个哈欠,也懒得和秦江继续扯这个忧伤的话题,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干脆就穿好衣服,起床走出了宿舍。 我走到学校大门。 此时出来吃早饭的人还挺多的。 我走进一家包子铺,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就听到旁边有两个女生在议论。 “听说了吗?我们后山闹鬼。” “听说了,好像我们楼上一个寝室的两个人都被吓傻了。” 而周围议论这件事的人还挺多。 我摇摇头,让自己不要多想。 闹鬼这件事情也并不一定就是真的,世界上哪来那么多鬼啊,大部分是人们捕风捉影罢了,况且就算有鬼,也不需要我头疼,我虽然会抓鬼,但也不是那种正义感爆棚,看到事就会去瞎管的人。 当初之所以会帮李春,那也是因为我和他同班。 “老板,来五个包子,一碗稀饭。”我冲老板喊了一声。 “好嘞,你们寝室就你一个人来啊。”老板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秃顶,我们早饭基本上都在他这里吃,所以挺熟。 “恩。”我点点头,忽然,我看到燕北寻竟然从外面走了进来。 “哎,燕北寻,这里。”我冲燕北寻招了招手:“你怎么来了啊。” 燕北寻坐到我对面,一脸无奈的说:“刚才你们学校的校长联系到我,让我过来做‘清洁’的。” “那么说,真的是闹鬼咯?”我问。 “谁知道,倒是你,怎么在这。”燕北寻问。 此时老板已经端着包子走过来,我拿起包子啃了一口:“我出来吃早饭。” “遇到你也好,省得我还得给你打电话,赶紧吃,吃完了跟我一起去你们学校校长室看看。”燕北寻说完,我俩就吃了起来。 吃完后,我带着燕北寻到学校门口的保安亭,问保安校长室怎么走。 “你在这学校读书,还不知道校长室在啥地方?”燕北寻奇怪的问。 “知道个屁,我又没去过。”我仔细想了下,好像除了开学典礼的时候,看到过校长上台讲话外,还真没看到过他。 很快,我俩就找到了校长室。 燕北寻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我跟进去一看,这办公室真大,装修得也很豪华。 此时校长正坐在办公桌上忙碌。 校长五十多岁,姓李,穿得很整洁,很精神。 他抬头看到了燕北寻,脸上露出笑容:“燕北寻先生对吧?请坐?这位是?” “这是我师弟,也是你们学校的学生。”燕北寻拉着我就坐到了沙发上。 李校长亲自给我俩倒了两杯茶,然后坐到对面。 “请燕先生过来,这还真不好意思。” “没啥不好意思的,你给钱,我办事。”燕北寻说:“李校长,我们也不用打什么交道,所以你直接说正事就可以了,客套的东西就免了。” “我就喜欢燕先生这样快人快语。”李校长吸了口气说:“这件事情说起来,还有些麻烦,燕先生听说过锁龙井吗?” “继续说。”燕北寻说道。 “事情起因是因为前天夜里,有同学到了后山的枯井,声称看到了鬼。”李校长说:“后来我查询了一下资料,才知道,那口井来历有些吓人。” 燕北寻眉头一皱:“多吓人?” “锁龙井,燕先生听说过没?”李校长一拍额头:“哎呦,瞧我这,既然燕先生做这一行,怎么可能没听说过锁龙井。” “你的意思是,你们学校后山的是锁龙井?”燕北寻一听就说:“锁的是什么东西?” 李校长转身,走到他办工作拿起一份文件,这份文件页面已经发黄,看起来有些年头了。 “燕先生你自己看看这份文件就知道了。”李校长客气的说。 燕北寻接过文件看了起来,越看脸色越臭。 “怎么了?”我脖子伸过去看。 燕北寻把文件放下问:“李校长,你的意思是?” “不知道燕先生有没有办法除了这个妖怪。”李校长问。 “我最多只能做到加固它的封印,想要杀他,有点难啊。”燕北寻摇头起来。 “我可以加钱的,五十万。”李校长说:“我不能忍受我们学校有这种妖怪在。” “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燕北寻说着就站起来:“李校长既然想除了它,还是另请高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