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够吹一年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五十二章 够吹一年

我不知道他俩的情况,干脆也不插嘴了,就在旁边看着。 “所以你就成立了什么行阴人的组织,你到底想干什么?”燕北寻显得有些激动,死死的扯住了东方博的衣领。 “不关你的事。”东方博耸了耸肩。 忽然,狂蟒和诡姬已经走了回来,诡姬右手抱着那个恶婴,而狂蟒还背着已经晕过去的王济道老先生。 狂蟒把王济道老先生直接丢回车上,东方博推开燕北寻转身就走,突然他回头看着燕北寻说:“师父,给你一句忠告,不是每一个行阴人都是你徒弟。” “我今天顾及以前的情分,不杀人,但你最好找个角落躲起来,就躲到你那个中药铺里面,老老实实的抓点孤魂野鬼,赚钱过下半辈子,不然,会死的。”说完,东方博还有狂蟒和诡姬带着恶婴上车,掉头就离开了。 我看着骑尘而去的东方博一行人,就向燕北寻说:“你好像很多事情瞒着我?” “这小子是我以前收的徒弟,那时候我和你年龄差不多大,他才七八岁,是个孤儿,我在一个垃圾桶发现的他。”燕北寻感叹的说:“后来我收了他做徒弟,他很有天赋,比你强多了。” 我摸了摸鼻子,燕北寻继续说:“他十四岁的时候就进入阴阳眼第二层,开阴眼,十八岁的时候,和我闹崩,那时候,他距离开阳眼也只有一步之遥,现如今,他阳眼应该也开了。” “为什么你们会闹崩呢?”我问道。 这才是我最好奇的问题。 “不该问的别问。”燕北寻瞪了我一眼,然后他从后备箱弄了个备胎,我跟在他旁边,一起换起车胎。 燕北寻开车回去的路上,我心里就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他俩会闹崩,而燕北寻却又不肯说。 当然,我没傻到继续问燕北寻,他现在不肯说,我继续问,他依然不会说。 我们回到梁文杰楼下的时候,梁文杰好像站在这里很久了,他一看我们回来,就跑上来问:“烧了吗?”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燕北寻和我下车后,他说。 梁文杰思考了一下说:“坏消息吧。” “你儿子这辈子你都见不到了。”燕北寻说。 梁文杰眼神一阵黯淡,显然很失望,他无精打采的问:“好消息呢?” “它没死。”燕北寻顿了顿说:“不过和死也没什么两样,这个你就别关心了,把车后面那老东西抬出来,弄你家去睡一晚,我还得赶着回去。” 我帮着梁文杰把车后面晕迷中的王济道老先生抬到了他家里,安置好后,我跟燕北寻这才开车离开。 结果车子还没开到高速路上,就被交警叔叔给拦下了,说我们车子不达标,不是敞篷车,却改成敞篷车,最后还在垫江找了个店铺,把头顶那块板子给安了回去,这才能开车上高速路。 回到重庆市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我整个人感觉疲惫得要死。 燕北寻把我送到学校门口,嘱咐我没事多练点道术之类的话后,就离开了。 我站在学校门口,伸了个懒腰,下去这一趟啥事情没干,就挨了燕北寻徒弟一拳,想想真不爽。 好歹我也是他师叔啊。 想着想着,我就走回了宿舍。 推开宿舍门,沈凯和胖子俩人正拿着泡面用电脑看电影呢。 我从柜子里面拿出一桶泡面,接好热水,坐到他们旁边,一看:“哎呦,还看僵尸片呢?” 这俩家伙此时静静有味的看英叔的僵尸先生呢。 “小点声,别吵。”沈凯白了我一眼,躲在胖子后面,看到僵尸出来的时候,还会闭上眼睛不敢看。 我看着里面这僵尸,心里就想,燕北寻和这只僵尸打能打过么。 “秦江呢?”我随口问。 “别提了,那小子,有了女朋友就忘了兄弟,真的很无耻啊。”沈凯摇摇头:“现在估计在影院看电影。” “你俩今天去磁器口有收获没,看到美女了吗?”我看面好了,打开吃了一口问。 “别提,一提就是气,胖子信誓旦旦的说那里有美女开的美甲店,结果我们去一看,是一个大妈开的店。”沈凯说。 我说:“大妈开的就大妈开的呗,你们是去看美女的好不好,又不是看大妈。” “是,是美甲店,麻痹的,治灰指甲的店,一群老大爷老大妈在里面脱了鞋,治灰指甲,当时要不是那里人多,我早就一刀捅死这鳖孙了。”沈凯指着胖子骂道。 胖子一脸无辜的说:“怪我咯?我也大半年没去了,哪知道美甲店变成专治灰指甲的啊。” “你就是故意整我对吧?” “怎么着,不服?不服单挑啊。”胖子说着,还抖动了一下他身上的肥肉。 沈凯看了一眼他身上浑身的肥肉,再看了看自己那瘦得跟皮包骨一样的身材,撇嘴说:“所以说你,为啥要这么野蛮呢?我是在和你讲道理。” 我摇摇头:“沈凯,你这家伙,浑身是肌肉的人不敢惹,这胖子浑身肥肉你也怕啊?” “你懂啥,他这一身肥肉,防御高,我打他,他都不疼的。”沈凯抓了抓头发:“不行了,憋得我受不了了,我去厕所撸一管。” 这家伙看个僵尸片也能受不了,我奇怪了起来。 说着,他就拿着一个方便面的桶往厕所走去。 这家伙,最大的爱好就是对着代言统一方便面的she撸,我们学校查的严,不让藏h杂志。 “咦,不对,他拿的不是统一方便面,是老坛方便面吧?”我想着沈凯对着汪涵代言的方便面撸,一阵胆寒。 说真的,我以前读大学之前,就认为自己够**丝了,可正所谓一山更比一山高,认识沈凯胖子他们之后我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丝。 “他也就这点出息。”胖子摇摇头:“比我就差远了,我可是蹂躏过整个市医院全部小护士的男人。” “你也就这点破战绩能吹了。” “这战绩就够我吹一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