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东方博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五十一章 东方博

我看得是目瞪口呆,卧槽,这车也太牛逼了吧。 燕北寻见我看傻眼了,嘚瑟的说:“厉害吧,这车你别以为他便宜,他看起来是个普通的蒙迪欧,其实被我偷偷改装了很多。” “改装干啥啊。”此时头顶没有挡风的,反倒感觉有些凉飕飕。 “当初我人生的目标就是有一辆车。”燕北寻点燃一根烟,一脸忧桑的说:“我拿着钱到卖车的地方,说想买个好车,结果买了这玩意。” “刚开始两天我还挺乐呵,可是我看了一下蝙蝠侠,人家开的蝙蝠车那才是真牛逼,所以我忍不住就找人改装了一下。”燕北寻说:“这车功能挺多的,我给你介绍,你看这中间,看起来是放dvd的,其实这是一个电饭煲,我就想,啥时候开到荒山野岭没饭吃了,就用这个煮饭。” 我无语的回头冲王济道老先生说:“王老先生,我们还是商量怎么灭了这只恶婴吧。” “喂喂,我说话你突然转移话题很不礼貌。”燕北寻说着。 王济道就从他的挎包里面拿出了八面铜镜,他对我说:“到我后面来。” 我抱着这恶婴爬到了后座。 “哇哇哇。” 此时恶婴哇哇大哭起来,好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危险一样。 “把他按在椅子上,不能让他乱动。”王济道说道。 我点点头,死死的把它按在椅子上。 随后王济道咬破右手指尖,流出的血在这八面铜镜的中心点了一下。 他拿着一面铜镜,用折射的原理,折射了一道阳光照在了恶婴的眉心。 恶婴的哭闹声更大了起来。 忽然车子剧烈摇晃起来,我赶紧抓住椅子,这才没被甩飞出去。 “你好好开车行不。”我冲前面的燕北寻骂道。 “你自己看看后面。”燕北寻说道。 我一看。 后面那辆车已经跟上来了。 这条路只是乡间的泥土小道,只能容纳一辆车子前行,所以它倒是没有超车的希望。 “继续。”王济道老先生急忙说。 忽然,我感觉车子下面一沉,随后传来砰的一声。 车子就刹住了。 “咋了。” “爆胎。”燕北寻眯起眼睛说:“老家伙,带着这个恶婴赶紧跑,我和阿秀留下来拦住他们。” “恩。”王济道老先生抓住这只恶婴的脖子,推开车门就跑。 后面那辆车也停了下来,从里面走出来了两个人,这两人一男一女。 男的看起来三十多岁,光头,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胳膊还有一个黑乎乎的纹身,而那女的也就二十五六岁吧,红色长发,化着浓妆,看起来很妖艳。 “什么地方来的杂鱼,竟然来抢恶婴。”燕北寻叼着一根烟,眯眼看着这二人。 “燕北寻,我们行阴人和你这个猎妖师井水不犯河水,我记忆中,好像没有什么猎妖师喜欢管这样的杂事吧?”这光头大汉扭了扭脖子,看着燕北寻说。 燕北寻把烟丢到地上,踩了一脚:“爷今天心情好,想管,怎么着?不服?来来,大家是吧。” 光头大汉走向前两步,胳膊上的肌肉全部鼓了起来,看得我直吞唾沫,真的要和这种家伙打? 忽然,我们之前来的那条路上,传来一阵摩托车的声音。 一个穿着黑色马甲,相貌帅气,看起来也就二十一二岁的年轻男子骑着摩托车停在了这光头大汉和这女子旁边。 “狂蟒,诡姬,我怎么给你们说的,有点礼貌,懂吗?”这个男子长得真心帅,精致的五官,一头银白色的头发。 “是你?”燕北寻眉头一挑。 “你认识?”我疑惑的看着旁边的燕北寻。 “这是你的师弟吧?”银发男子看着燕北寻说:“好久不见,两年?还是三年?我现在是该叫你燕北寻呢?还是该叫你师父呢?” “孽徒!”燕北寻拳头捏紧看着这个银发男子。 “他是你徒弟。”我眼睛瞪得老大,别提多惊讶了。 “师叔,他没给你说过我的事情吗?”银发男子看着我说:“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东方博。” “你以前还有过徒弟吗?”我看着旁边的燕北寻问。 燕北寻脸色铁青,看着东方博,咬牙说:“我没有什么徒弟,他只是个畜生。” “师父,你这样说多伤我心。”东方博摇摇头,对燕北寻说:“你以前还说我是你这辈子最骄傲的徒弟来着,这才两三年没见,就这样了。” 东方博对身后的那两人说:“你们去追那个老东西,把恶婴带回来,不过要注意,对待老人家要礼貌,我留下来陪我师父聊会天。” “是。”这两人点头就冲王济道老先生跑的方向追去。 我还想阻拦,这东方博竟然走上来,一拳打在了我的肚子上。 我肚子一阵剧痛,我张开嘴吐出了一口酸水。 “住手!”燕北寻一拳冲他打去。 没想到东方博轻松的躲开,他摇摇头:“师父,你这不行啊,打人是这样打的。” 他一脚踢在了燕北寻的肚子上,燕北寻被他踹得后退两三步,撞在了车子的引擎盖上。 “他不是你师父吗?你干啥。”我疑惑的说。 我忽然发现,燕北寻其实还是有很多事情瞒着我的,他有徒弟这么大的事情竟然都没有和我提到过。 “相信我,如果你和我一样,也会揍他的,如果他以前不是我师父,养我几年,我现在恨不得一刀宰了他。”东方博眼睛冷静的看着燕北寻。 我一听,也沉默起来,听东方博的话,他们以前关系肯定很好,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竟然让东方博想杀了燕北寻。 “多说无益,你有你的路,我有我的道。”燕北寻吸了口气:“我从来不认为我做错了,反倒是你,竟然叛出师门,成了行阴人,还成立了行阴人的组织,我对你很失望。” 东方博睁大眼睛看着燕北寻:“师父,是你当初对我说,我是龙,就该遨游蓝天之上,所以怎么能甘心做一个普普通通的猎妖师呢?反倒是你,这么多年,一点进步没有,反倒是退步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