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行阴人来袭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五十章 行阴人来袭

聪明啊。 我怎么没有想到找王副局长帮忙呢。 燕北寻一脸嘚瑟的看着王济道:“老家伙,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你以为我想去派出所硬抢啊?你看我,一个电话,等会那只恶婴就会送过来。” “真的要烧死我儿子?”梁文杰一脸犹豫的问。 “怎么着?你还舍不得?”燕北寻说:“你要舍不得,我们不烧也行啊,不过你活不过一个月,一个月之内,这个恶婴肯定会对你出手的。” 梁文杰一听,脸上显出了犹豫,坐在椅子上,也不说话,沉默着。 “等会那孩子送回来了,我们就把他带出去烧了。”燕北寻问:“你们这有什么地方阳气足吗?” “我家吧。”王济道淡淡的说:“我家里刚好有道坛,可以灭了它。”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一个男警察就抱着一个婴儿走了进来。 这个小子看起来比刚出生的时候大了不少,睁大眼睛好奇的东看西看,好像对啥都好奇一样,而且白白净净的,看起来就是个乖巧的小孩子啊,我很难把他和恶婴联系起来。 我看着这个孩子,冲旁边的梁文杰问:“这就是你儿子?” “恩。”梁文杰走上前,小心翼翼的接过孩子,然后向这警察道谢后,这警察转身便离开。 “交给我们吧。”燕北寻走上前,严肃的说。 “这家伙看起来挺可爱的啊。”我忍不住说:“我们真的没搞错吧?” “别废话。”燕北寻:“看起来它天真可爱,真要虎起来,你都得被它给撕了。” “走。”燕北寻夺过梁文杰手里的孩子,然后抱着这个恶婴就往外面走,还回头说:“梁文杰,你别跟来比较好。” “哎。”我拍了拍梁文杰的肩膀,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者说,现在无论给他说啥,他都听不进去。 我们三人一起走了出来,然后走到燕北寻车旁。 燕北寻把孩子递过来让我抱。 我小心翼翼的接过来,警惕的看着这个孩子。 “刚才你不是说它看起来挺可爱的吗?怕什么?”燕北寻撇了我一眼,我坐到副驾驶座,而王济道老先生坐到了后面。 燕北寻一边开车一边说:“有些东西,看起来是很美好的,其实在背后,能一口吞了你,特别是我们这个职业,绝对不能被看到的东西迷惑。” “有时候你看到的,并不是你所看到的。”燕北寻扭头看着我说:“这样说你能明白吗?” “你啥时候说话这么文嗖嗖的了。”我说着看着抱着的孩子问:“这家伙不会跳起来咬我吧?” 王济道老先生在后面说:“放心,现在是白天,阳气足,这只恶婴是没有任何攻击人的手段的。” 车子很快就开出了垫江城市,往王济道老先生家所在的那座山开去。 开了没一会,后面竟然跟上来了两辆车。 我回头一看,这两辆车没拍照,开得极快,很快一辆车就开到了燕北寻的车前,另外一辆车则是抵在了车后面。 “系好安全带,看样子这小家伙有鬼骨的事情已经透露出去了。”燕北寻说。 我早就看到情况不对劲,系上安全带了。 “这些家伙是?”我疑惑的问。 “应该是行阴人,带有鬼骨的恶婴,是他们最喜欢的东西,说不准就培养出个鬼妖。”燕北寻说着,忽然一踩刹车,后面那辆车的车头,撞到我们的车尾。 砰的一声。 车子在高速行驶中,撞上了,可不会像拍电影那样,还稳稳的。 特别是后面那辆车。 我只感觉到我们车子有些晃动,而后面的车,直接左右摇晃起来,撞在了路边的石头上。 燕北寻一轰油,车子直接冲了出去,超过了挡在前面的那辆车。 “切,跟老子比车技,不知道舒马赫是我徒弟吗?”燕北寻嘚瑟起来。 后面的王济道老先生疑惑的问:“你还有徒弟?” “没错,叫舒马赫,我教出来的。”燕北寻不要脸的点头。 王济道老先生疑惑的思考起来,还低声说:“没听说过阴阳圈有个叫舒马赫的啊。” 车子飙得很快,很快开到了乡间小路,但车速依然没有降低多少,后面那个家伙也是紧跟上来,车速极快。 “想办法干掉他?”我问。 “你电影看多了?要不要老子丢给火箭筒给你,你给他来一发啊?”燕北寻白了我一眼:“坐好,能逃掉就算不错了。” “不对啊,我们怕他干啥啊。”我疑惑的说:“不就是行阴人吗?” “比道术我是不怕他,但万一他们车里有几个强壮的大汉呢?我们能打过吗?靠你一个半残废和后面那个老残废?”燕北寻说:“小子天生鬼骨,要是让这些得到了,以后会有大祸事的,老家伙,想办法在车上解决他。” 王济道一听,皱眉起来:“车上没有道坛,怎么烧?” “汽油行不。”我说:“给他浇点汽油,然后点燃丢出去。” “不靠谱。”燕北寻摇摇头:“烧不死的,这家伙就算人被烧死,骨头不散,依然是极强的邪祟,让后面的家伙捡去了一样麻烦,只有用纯阳之火,烧掉他的鬼骨才可以。” “纯阳之火?”我疑惑的问。 “纯阳之火就是天上的太阳,任何东西,都没有太阳对邪祟的威胁大。”身后的王济道老先生开口说:“其实烧掉这恶婴最好的办法是用太清炎镜阵。” “太清炎镜阵的方法是在一块空地的地上摆上一块八角镜片,然后在四面八方摆上一块铜镜,在这八块铜镜的正中点上朱砂,然后把邪物放在地上那块镜子上,接着在中午十二点,太阳最大的时候用八块镜子照射邪物,就能焚烧邪物,这就是纯阳之火。” 王济道叹气:“这恶婴刚出生,即便不是正午,也能烧死他,但现在,根本没有条件让我布置太清炎镜阵。” “敞篷车行不?”燕北寻说。 “你这车不是敞篷啊。”我无语的说。 燕北寻一边开车一边按了一个按钮,忽然,车子上面那一大块直接飞了出去,这车竟然真成了敞篷车。 “现在是了。”燕北寻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