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尸变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五章 尸变

我穿好青色道袍后,燕北寻说:“等会到了地方,你就叫我师傅,我叫你小秀,你拜师十二年,我有抓过十五只僵尸,杀过上百恶鬼的战绩。” “这么厉害?”我看着燕北寻问。 “吹牛逼的,忽悠忽悠那些有钱人。”燕北寻咳嗽了一下说:“等会到地方了见机行事。” 燕北寻开着车,带我到了江北一个别墅区内,这别墅区很大,可房屋却很少,每一栋屋子都相隔很远。 燕北寻带着我到的这栋别墅,高三层,欧式风格,门口还有专门的小型停车场。 “下车。”燕北寻车停好后,带着我下车。 此时天已经快黑下来,但这别墅内却热闹非凡,跟开派对一样,我跟在燕北寻走了进去,里面这些人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一看就属于社会上的成功人士。 别墅大厅的正中,放着一副棺木,此时还有几个专业哭丧的人在那里鬼哭狼嚎。 我忽然看到罗雅茜和她男朋友竟然也在人群里面。 原本在学校里面冷若冰霜跟冰美人一样的罗雅茜,此时和刘达一起,在一群看起来就知道是纨绔子弟的人群中游刃有余,跟交际花一样。 这才是罗雅茜的真面目?我忽然明白,以前在学校她那冷冰冰的模样,原来只是不屑与和我们说话。 “燕大师。”忽然,一个看起来五十多岁的秃顶男人走了过来,这人很胖,笑起来眼睛都不见了。 “刘老板。”燕北寻拱手道。 这就是请燕北寻来的老板了,我也连忙喊了一声刘老板。 刘老板叫刘志权,是刘氏集团的董事长,很有钱。 “大家静一静。”刘志权抬手说道。 里面的宾客都安静了下来,刘志权大声说:“今日我请了闻名海外的燕北寻大师来帮我父亲主持丧事,大家欢迎。” 周围响起热烈的鼓掌声。 这刘志权的老爹死了,他看起来竟然没有什么伤心的模样。 “张秀?”忽然,我听到一个人叫我名字。 我回头一看,罗雅茜和她男朋友竟然朝我们走了过来。 而他男朋友也冲刘志权喊道:“爸。” 我心里惊讶起来,没想到罗雅茜找的富家公子,竟然是刘志权的儿子,这世界也太小了点吧。 刘志权介绍道:“燕大师,这是我儿子,刘达,这是他女朋友。” 燕北寻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轻轻点头。 在车上的时候,燕北寻和我说过,这些有钱人很奇怪,你对他热情,他就感觉你是骗子,你越装逼,越装得不想理他,他就感觉你是世外高人。 刘志权很热情的和我们说话,而罗雅茜和刘达两人打过招呼之后就不知道走哪去了。 忽然我想去上个厕所,问了一下厕所在哪里后,我就往厕所走去。 刚走到厕所门口,我听到里面竟然传来罗雅茜和她男朋友的声音。 “达哥,这个叫张秀的肯定是为了追我才装作道士到这里来的。” “会不会弄错了?我听我爸说,燕道长是很有名的。” “他就是个傻不拉唧的吊丝,怎么可能是道士,你难道不相信我吗?她来追我事小,我主要就是怕他为了追我,在葬礼上闹出什么笑话,到时候难堪了,那才不好。这件事情还是早点告诉刘叔,不然出事的话,就丢人了。” “嗯,等会我去跟我爸说一下。” 我听到他们二人的话后,很想冲进去骂罗雅茜的,但我想了想,还是深吸了口气,忍住了,然后转身走了回去。 我回去后就对燕北寻小声的说:“燕道长,不然我还是走。” “好好的,怎么要走,咋了,对这里厕所不满意?”燕北寻笑着问。 “我怕给你惹麻烦。”我说。 “怎么了?”燕北寻一听,就开口问。 我想了想,开口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燕北寻。 燕北寻一听,拍了拍我肩膀安慰:“没事。” 没过两分钟,刘达就带着罗雅茜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刘达刚想开口,罗雅茜抢先指着我和燕北寻开口说:“刘叔,这两个人是骗子,这个叫张秀的是我同学,和我一个班一年了,我也没听说过他是什么道士。” 罗雅茜好像生怕别人听不到,声音很大。 刘志权原本正在和燕北寻聊天,不知道在说什么,他一听,眉头就皱了起来。 周围的宾客也全部看了过来,就连那几个哭丧的都没有继续哭,而是安静了下来。 “大师,这姑娘就知道瞎说。”刘志权干笑了两声,不过随后他思索了一下,就看着燕北寻说:“燕道长,我对你们阴阳先生的本事一直好奇得紧。” 即便是我,也看出来了,刘志权是让燕北寻展现点本事。 燕北寻笑着看着罗雅茜说:“小姑娘,我徒弟跟我修道十二年,我让他进入社会历练,这有什么问题吗?” “既然各位怀疑我是骗子。”燕北寻深吸了口气说。 刘志权连忙说:“燕大师言重了,我们只是想开开眼界,并没有怀疑大师的意思。” “哼,看好了。”燕北寻走到棺材面前说:“平常道士,不过凭空点燃香烛或者符咒,但那些不过是江湖把戏。” 燕北寻手中掏出一张符,推开棺材,贴在里面那具尸体上。 这具尸体穿着一身黑色的寿服,燕北寻把符贴在了这具尸体额头上后,这具尸体竟然自己坐了起来。 “啊!” “诈尸了。” “我的天。” 周围那些斯斯文文的家伙,此时都跟被吓破胆了一样,我也是被吓了一大跳,不过现在我可是燕大师的‘徒弟’,不可以露出被吓到的模样。 “都给我安静点!”燕北寻呵斥道。 刘志权一看,脸色僵了一下,干笑道:“大师果然道法高超,还请大师让我父亲睡回去,惊动了他老人家也不太好。” 燕北寻收好符,这具尸体又自己躺了回去。 “刘老板,我这是给你面子。我们道家弟子,被人怀疑身份,这可是侮辱我。”燕北寻脸色很难看。 “让这女人赶紧给我滚!”刘志权一听,冲着刘达呵斥道。 罗雅茜一听,连忙解释:“刘叔叔,我只是随口说一句话而已,没有别的意思。” “还不滚?要让我叫人打你出去吗?”刘志达呵斥道。 罗雅茜一听,还想介绍,刘志权抬手就一掌扇在了罗雅茜的脸上,罗雅茜哭着就跑出了这别墅,刘达一看,还想追,刘志权骂道:“今天是你爷爷头七的日子,哪里也不许给我去。” “会不会太过分了?”我小声的问燕北寻。 燕北寻反而小声的说:“从来就只有老子欺负人的份,别人欺负我,那可不行,虽然你是我徒弟这身份是装的,但现在名义上可是我徒弟。” 我也是奇怪,那罗雅茜哪来的自信认为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追她。 原本即便是在学校花被她丢掉,我心里也没气馁,但现在,我心里真的开始厌恶这个女人了。 “行了,今天是刘老太爷头七的日子,不是直系家属的,可以磕头离开了。”燕北寻大声说道。 刚才看到燕北寻这一手本事,哪个人还敢不听他的话? 那些宾客一个个轮流着和燕北寻说了几句话,要了燕北寻电话,这才和刘志权告辞。 半个小时后,屋子里面只剩下我,燕北寻,刘志权,刘达四人。 “今日是刘老太爷头七的日子,我刚才试探了一下,有点不对劲啊。”燕北寻说。 刘志权在旁边问:“有什么问题吗?” “一般来说,人吐出最后一口气,就会死亡,但也有极少一部分,死后喉咙里面还有一口气,刚才我这张符,如果是喉咙没气的尸体,贴上去,尸体是不会有反应的,但刚才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燕北寻说:“刘老太爷口中还有一口气没有散,如果稍微大意,就会诈尸害人。” “大师您请说。”刘志权老实的说。 “十万。”燕北寻说。 刘志权脸露出难看的神色:“十万?可我们之前不上已经谈好价格了吗。” “十五万。”燕北寻接着说。 刘志权一听,脸色更难看了,开口说:“大师,不然通融一下?” “二十万,如果嫌价钱高,另请高明,尸变可能性最高的就是十二点,现在已经七点钟了,如果你能在五个小时内找到一个有真本事的,那就请吧。”燕北寻一脸爱请不请,不请拉倒的模样。 “好,就二十万。”刘志权咬牙说。 “你们二人出去,随便找个酒店睡一夜,这里交给我们师徒二人。”燕北寻说、 “离开?”刘达说:“大师,我们就在自己房间睡不行吗?” “如果你们不怕睡着睡着,你们这刘老太爷跑进自己屋子里面蹦跶,那也没事,随你们。” “那我们明早再回来。”刘志权一听,就拉着刘达离开。 他们二人走出去后,硕大的别墅,只剩下了我和燕北寻两人。 “我草,有你的啊,这么轻松就赚了二十万?”我羡慕的看着燕北寻。 “你真以为这钱有那么好赚?”燕北寻白了我一眼:“刚才我说的那话,是实话,这具尸体,的确有可能尸变。” 我一听,就想离开了,燕北寻看出了我的意思:“我这个人从来不喜欢强求别人,你把那一千块还给我,自己走就是。” “大师,这尸变的可能性大吗?”我吐了口唾沫。 燕北寻摇头:“只要我们看好了,他哪能有尸变的机会啊。” “有你这句话就妥了。”我一拍大腿,也下定决心,不走了,在这里呆一夜就赚一千块,这样的好事哪去找啊。 燕北寻和我说完,从他的包里拿出一炷香,走到棺材面前,拜了拜说:“刘老太爷再上,今日头七,我知道您在附近,听好咯,绝对不能进自己的尸体,不然会惹祸的。” 说完,燕北寻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碗,然后倒了一些红色的粉末,再加了一些血进去,用毛笔搅拌起来。 “这些是啥啊?”我好奇的问。 “黑狗血,朱砂。”燕北寻随口问:“你还是童子鸡不?” “咳咳,是。”我尴尬的点点头。 燕北寻把碗拿给我:“去撒点尿进来,不能太多,照着这个碗五分之一的量就好了。” 我拿着晚走到别墅外面的草地里,然后拉开拉链就撒了起来,撒尿哪能控制量啊。 原本黑狗血和朱砂也就占了这碗一半,燕北寻让我撒五分之一,我一不注意就把这碗都淋满了。 糟糕,这可不好交代,我先了想,就倒了一小半,然后拿着碗跑了进去。 燕北寻也没在意,用毛笔沾了一点,然后就在这幅棺材上画符,他画了足足半个小时,这才把棺材外面画满符。 “好了,忙完了。”燕北寻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然后我和燕北寻去厨房洗了个手。 这别墅二楼有一个小型电影院,燕北寻带着我找了一大堆零食,躺在这里,翻了一部李小龙的电影看了起来。 我坐在燕北寻旁边,看了一个小时,燕北寻又让我去拿了一些水果,我吃了两根香蕉感叹:“道长你这日子过得也太舒服了吧,这么轻松就能赚二十多万,以后干脆我给你当跟班,还有这样的好事,你叫上我呗。” “得了吧,今天是运气好原本谈好了五万的,结果这些人让我用道术让他们开眼界,我索性就吓了他们一下,然后要了个高价。”燕北寻翘着二郎腿说。 “道长,刚才你画的符是干啥的?”我问。 “一道镇尸符,其他的都是驱邪符,如果让那刘老太爷的三魂七魄回到自己身体里面,尸变了,那可不好玩了。” “如果符没用呢?”我吞了口唾沫问。 燕北寻说:“人的三魂七魄在头七回来的时候,都会想回到自己的身体里面,但身体里面缺了一口气,魂魄进不去。但如果有这口气就可以了,我那些符就是让刘老太爷的三魂七魄进不了棺材,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啥,没哈,道长你的符很厉害吧。”我心虚的问。 我可记得,我多加了那么多尿。 “还行。”燕北寻突然看着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告诉我。” “能出啥事啊,道长你真会开玩笑。”我心虚的说:“我就是不小心多加了一些尿。” “多加了多少?” “灌满了,然后又倒了一小半。”我说。 燕北寻一下子就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你闯祸了!” 说完,燕北寻跑出了这小型电影院。 我也连忙跟着跑出去,到了一楼的大厅。 幸好,这大厅并没有什么异样,棺材也还好好的。 “道长,没出事吧。”我跟在了燕北寻后面问。 燕北寻走到棺材旁边,伸出手轻轻的摸了摸这幅棺材。 虽然,他脸色微变,推开了这副棺材,然后他整个人就呆在了那里,我奇怪的走上前一看,我也呆住了,里面的尸体不见了。 “燕道长,它人呢?”我吞了口唾沫问。 “你看住大门,不能让它离开,我去二楼拿‘家伙’。”燕北寻说完就要往楼上走。 我立马抓住燕北寻的手:“燕道长,你可不能走,你走了,我的小命说不定就没了。” 我心里害怕得很,周围这屋子此时空荡荡的,异常得诡异。 “你烦不烦,拿着,那刘老太爷要是出来了,你就捅他。”燕北寻手中拿出了一把桃木做成的匕首。 我接过匕首,心里稍微有了点底气。 “记住,看好门,这刘老太爷如果已经跑出去就算了,如果还在屋子里面,绝对不能让他跑出去。”燕北寻说:“我等会拿了‘家伙’,就在这屋子里面搜一遍,你看好大门,如果刘老太爷出来了,大声叫我。” 说完,燕北寻就跑上了二楼。 我右手按住自己的胸口,心跳得非常的快。 “各位神仙菩萨保佑我啊。”我背靠着大门,小心的左右观看。 这栋别墅太大了,到处都是门,我四处张望,感觉任何一个门都有可能随时蹦出那刘老太爷。 咯吱。 忽然,我听到背后的大门响了一下。 什么声音? 我奇怪的想往后看呢,忽然,轰的一声。 我背后的大门竟然被捅出两个碗大的窟窿,一双干枯的手从外面伸了进来,死死的抓住了我的胳膊。 “燕道长,救命啊!”

上一篇   第四章 罗雅茜

下一篇   第六章 除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