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恶婴弑母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四十八章 恶婴弑母

“吹牛又不犯法,你这么年轻,怎么可能和马云那样的富翁扯上关系。”美女白了我一眼,一脸不相信。 “这样吧,我俩打个赌,如果我真和马云有业务上的往来,你就告诉我你的名字,如果没有的话,我就告诉你我的名字。”我笑道。 美女想了想便点头。 “其实我和马云的关系得追述到好几年前,那时候我在往上聊qq,无意加到了一个人……”我还没说完,这美女就问:“你加上了马云?然后聊了起来?” “不是,我认识的一个人说让我去淘宝买东西,我这一买啊就是好几年,你说,是不是和马云有密切的合作关系。”我睁着大眼睛,看着这个美女。 “去死。”美女一脚踢了过来,好在哥们我的身手也不差,连忙退了两步躲开。 这美女气呼呼的就往外面走。 我连忙冲这美女的背影喊道:“喂你的益达,呸呸,不对,你的名字叫啥。” “我全名叫尼塔码窦莴,记住了。”她喊道。 “尼塔码窦莴,好名字。”我微笑的点点头,看到没,这叫啥,这就是魅力,不用一分钟的时间,就问出一个美女的名字,这功力,是沈凯胖子那种**丝能有的吗? 不对,她的名字好像有点奇怪。 尼塔码窦莴?你他喵逗我? 我楞了一下,看着那个美女已经跑远的背影,这丫头有点意思啊。 忽然我手机响了起来,我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是燕北寻打来的电话。 “喂,大哥,咋了。”我问。 “收拾东西跟着我去一趟垫江。”燕北寻在电话那头说。 “去我老家干啥?”我疑惑的问。 “还记得在医院我不让生的那只恶婴吗?出事了,你在哪里,我来接你。”燕北寻说道。 一听是正事,我也就少了玩笑的心思,赶忙说:“磁器口,我在磁器口的大门等你。” 说完,我就往磁器口大门走去,途中我还给胖子他们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我有事情就先走了,明后天再回来。 我在大门等了大约半个小时,就看到燕北寻的车,我坐上副驾驶,看到燕北寻脸色严肃,也不说话,在我上车后,一瞪油门就走。 “出什么事了?”我系好安全带后问。 燕北寻说:“梁文杰刚才给我打电话,说他老婆死了。” “死了?”我楞了下。 “昨天晚上他有事情,在外面,晚上回去的时候,他老婆被恶婴掐死了。”燕北寻道。 “婴儿掐死人?我没记错的话,它才两三个月大吧?”我说。 “没错,他老婆晚上抱着孩子睡觉,熟睡之后被掐死的。”燕北寻说到这,深深的叹了口气:“这种事情不好说,到时候看情况吧,我唯一担忧的是,恶婴已经吸食月阴。” “月阴?”我问:“这是什么。” “月之精华,。”燕北寻道:“也就是每个月十五的月光,月亮最大的时候,妖物会在晚上露天的地方吸食月光,月属阴,算起来,前天是十五,之前都没出事,看样子是那恶婴吸食了月阴,这才有了杀人的能力。” “很厉害吗?比饿修罗厉害?”我问。 “屁,区区一个恶婴罢了,能和饿修罗比?”燕北寻瞪了我一眼:“你是不知道我们能对付饿修罗有多幸运,要不是我用阴司接引卷轴诱惑,他能上当?要不上当,就凭他的幻术,我们拿他一点办法没有,除非你开了阴阳眼。” “我不是阴阳眼吗?”我奇怪的问。 我忽然发现,好像很多事情我都还不明白。 “阴阳眼你以为说开就开的?阴阳眼,能看到鬼只是最基础的东西,每一个拥有阴阳眼的人都能做到。”燕北寻说:“然而阴阳眼也有很多的能力,但是需要开发,有些人拥有阴阳眼,一辈子也就只能用来看个鬼。” “阴阳眼分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就是你目前的阶段,我们称之为闭目,作用仅仅能用来看看鬼,遇到幻术就成睁眼瞎,大多数的人,也就停留在这个阶段罢了。” “第二个阶段,名为开阴眼,你一旦开阴眼,即便是饿修罗的幻术,你也全部能看破。” “第三阶段,就是开阳眼,这就不得了了,凝聚天地阳气,诛杀邪祟。” 我听得兴起,赶紧问:“那第四个阶段呢?” “第四阶段就是日月合一,开天眼。”燕北寻说:“不论是历史上,还是神话中,都有一些额头有第三只眼睛的人,你知道吧?” “比如二郎神杨戬,水草马明王,闻仲闻太师,这些都是开了天眼的人。”燕北寻说。 我一听,就说:“我还以为他们都是怪胎呢。” “意思是我开了天眼额头也会长出一双眼睛?怪难看的。”我有些不满的说。 “哎呦我草,你还矫情了是不是?你是不知道开了天眼的好处。” “好处?好处有哪些。” “老子又没开过,知道个毛。”燕北寻骂道。 我得知那恶婴并不算什么事之后,心里也轻松起来,在车里和燕北寻说说笑笑起来。 很快,车子就开进了垫江。 燕北寻一直开到了一个老旧的小区里面。 下车后,移动楼下围着很多大爷大妈,他们在那里念叨呢。 “听说了吗?就四楼那个叫梁文杰的小伙子,生了个怪胎,杀了他媳妇。” “不是说他媳妇是生病死的吗?” “屁,那是假的,梁文杰的媳妇是被那小孩掐死的。” 其中一个大妈站在人群中,说得有声有色,好像亲眼看到了一样。 “走上去。”燕北寻领着我到了四楼,此时一家人门口正站着两个警察看守。 “干什么的,闲杂人等不能进去。”警察冲我俩呵斥。 “他难道就不是闲杂人等了?”燕北寻指着里面说。 我一看,王济道老先生竟然穿着一身黄色道袍站在里面和梁文杰说话呢。 梁文杰一看到我俩,就走上来给那警察递烟,说:“大哥,这俩是我兄弟,来看我的,让他们进来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