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觉悟=鸡腿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四十章 觉悟=鸡腿

这王副局长就算说屎是香的,他身后那些人应该也会立马附和赞同吧? “为什么我们要抓这两个杀人犯?不只是为了让他们得到杀人该有的惩罚,还应该把他们的心理进化。”王副局长说。 “王局长,您说得东西太深奥了,我听不太明白,大概应该怎么进化他们的心理呢?”逮我们的那个警察赶忙拍马屁问。 王副局长笑着说:“先饿几天,让他们在饥饿中自觉的认知错误。” “我认罪。”我连忙大喊:“我不知道什么封建迷信,我想吃饭。” “没出息。”燕北寻大骂。 我瞪了燕北寻一眼,他自己刚才也说了,我晕过去了一天,这一天啥都没吃,这个王副局长如果不说还好,一说要饿我们,我顿时就感觉肚子饥饿感铺面而来。 王副局长欣赏的看着我,指着我对身后的警察说:“看到没,这个杀人犯就很有觉悟嘛,所以我说过,我们对待杀人犯,不能动武,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打坏了怎么行呢,我们是警察,人民的公仆,又不是土匪,没觉悟,饿个三天就有觉悟了嘛” 王副局长笑着说。 顿时,他周围的警察连忙附和:“对对,说得太对了。” “那个,局长,我有觉悟,我要吃鸡腿可以吗?”我连忙说。 “给鸡腿。”王副局长点点头。 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提前准备好的,一个香喷喷的鸡腿递到我面前,我接过鸡腿就啃了起来。 “没点出息,一个鸡腿就把你打发了?”燕北寻恨铁不成钢的说。 “不是啊,这鸡腿挺香的。”我吃了两口,吞下去递过去:“你闻闻。” 燕北寻一闻鸡腿的味,赶忙说:“那个局长,我也有觉悟了,我也要鸡腿。” “好好,鸡腿管够,你看,对待杀人犯,就得这样,讲道理对吧,慢慢吃鸡腿。”说完,王副局长领着一大堆警察离开,只剩下最开始抓我们的那个年轻的警察。 我啃着鸡腿,开口问:“哥们,你叫啥名字啊?” “博展。”博展手里拿着一个鸡腿,走到燕北寻的铁门口:“是你要吃鸡腿是吧?” “对对。”燕北寻点点头。 博展伸出手,把鸡腿递了过去,燕北寻伸手接的时候,忽然博展把鸡腿丢在地上:“不好意思,我手滑了,你自己捡起来吃吧。” “博警官,你这是什么意思?”燕北寻原本笑嘻嘻的脸一下子就阴了下来:“别真以为我们好欺负,我有一百种可以弄死你的办法。” “哦,是吗?恰好,我这里有一千种弄死你的办法。”博展拿着一根电棒,打开铁门走进去,冲着燕北寻的身上就抽上去。 燕北寻赶忙伸手挡,棍子在打在他身上的时候,他整个人就跟被触电了一样,倒在地上,浑身颤抖。 “嫌脏是吧?”博展捏开燕北寻的嘴,直接把那个掉在地上的鸡腿塞在了燕北寻的嘴里:“他吗的,真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在这里面给你鸡腿吃,还嫌脏?给老子吃。” “喂喂,博警官,不至于吧,他只是脾气冲,你别这样。”我一看,双手捏得死死的,心里出奇的愤怒,不过我没傻到开骂,要不然我不知道会被这家伙怎么折腾呢,只能开口劝说起来。 “闭嘴。”博展回头瞪了我一眼:“我说你们,杀人了,就安安心心认罪,让老子领这份功劳就行了,吼什么冤枉,你们冤枉了,老子怎么升官,怎么发财?” 说着,博展走了出去,然后转身又锁上了铁门。 过了好一会,燕北寻才慢慢站起来,他把鸡腿吐出来,然后丢在墙角,他眼神平静的看着博展,手指着地上那个鸡腿:“博警官,相信我,六天的那个晚上,我会让你把这根鸡腿吃光,就这块。” “骨头都不能剩!”燕北寻咬牙切齿的说。 “是吗?那我就等着那天。”博展笑了一下,转身离开。 “燕北寻,没事吧,对不住了,都怪我,早知道我不吃鸡腿了。”我心里有些内疚。 燕北寻摇摇头,眼神平静的看着外面:“我想出去,只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对付那只厉鬼,不想让厉鬼伤及无辜罢了,既然他把我们留了下来,那好啊,等唐飞头七过来,谁先死还不一定呢。” “看着吧,到时候他们会哭着来求我们出去收了那只厉鬼的。”燕北寻突然咧嘴笑了起来。 接下来的六天时间,我和燕北寻每天都是吃的稀饭和馒头,虽然不太好,但能吃饱,而没事那个王副局长就会来寻几句话,然后身后一大堆警察拍他的马屁。 而博展虽然在言语中会侮辱我和燕北寻,但也没有再像之前那样用电棒打人,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燕北寻的那句话吓到了。 期间,李春,沈凯,秦江,郭胖子来看望过我一次,他们都坚定的相信我是被冤枉的,毕竟我怎么看都不像是能杀人的家伙。 我心里也挺欣慰的,最起码这群哥们知道我进监狱了,不是第一时间断了和我的联系,撇清和我的关系,而是跑到这破疙瘩来看望我。 而业凡柔也来过一次,她只是来简单的问了几句话,然后燕北寻让她别担心之外,也就离开了。 很快,到了唐飞头七的那个夜晚。 “阿秀,过来。” 这天夜里七点钟左右,燕北寻冲着我喊道。 我才刚睡醒,在这里面的日子,黑白完全颠倒了,我揉了揉眼睛,走到铁栏杆旁问:“咋了?” “把你手掌伸出来。”燕北寻说着,咬破了自己右手的指尖。 我正担心那只厉鬼来了该怎么办呢。 见燕北寻的模样,应该是有办法,我伸出手后,燕北寻在我右手画了一道符。 “这是匿气符,效果只有六个小时左右,足以让那只厉鬼段时间内找不到我们。”燕北寻脸上露出狡诈的笑容:“但是他能感觉到我们在公安局里面,你说,他找不到我们,会在公安局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