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杀人犯?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三十九章 杀人犯?

我傻傻的站在原地,楞了半天。 我没想到燕北寻真的会杀唐飞,唐飞也是满脸不敢相信的神色。 唐飞的胸口被砍出了一条特大的口子,我甚至能看到他胸口露出白森森的骨头,鲜血也狂涌出来,这可比我刚才砍的那一刀严重多了。 “你,你真的杀我,你就不想知道幻青巨剑和奇门飞甲的下落?”唐飞浑身剧烈颤抖起来,嘴里也大口大口的吐出鲜血,他伸出手,死死的抓住燕北寻的裤脚:“快,送我去医院,把我救活,我什么都告诉你,救救我,救救我。” 燕北寻什么话也没有说,把菜刀丢在地上,然后从包里拿出一根香烟,点燃抽了一口,看着唐飞缓缓说:“我本来是真不想杀你,可你没事装什么逼?” 也对,刚才燕北寻右手就拿着刀,这孙子扯开自己胸口风骚的喊杀了我杀了我,要知道这个唐飞可是参与打死燕北寻父亲的人之一,换成我,什么破比幻青巨剑,先砍了再说。 “救我……”唐飞眼睛瞪得老大,忽然他狠狠的看着我和燕北寻:“你们该死!哈哈,既然你们让我死,那我们就一起死。” 说完,他用力的从包里掏出了一个黑色的小瓶子,这个小瓶子大概也就只有指甲油瓶的大小,他一口就吞了下去。 “草。”燕北寻一看,冲上去掐住他的脖子:“不能死,吐出来,赶紧吐出来。” “怎么了?”我楞了下。 燕北寻回头说:“他吃的瓶子里面装着鬼,他吃了鬼之后,必定化身厉鬼,头七之时,会有大麻烦。” 此时唐飞还没有咽气,他虚弱的说:“哈哈,大家一起死吧。” “别啊,哥们,你先吐出来,有事好商量,再说你急个毛线啊,刚才我准备打120的,我都还没说话你就瞎**吞东西。”燕北寻一边说,一边使劲的掐着唐飞的脖子,想让他把刚才装着鬼的瓶子吐出来。 唐飞眼睛瞪得老大,一顿一顿的说:“你,你他娘的,不,不早说。” 说完,他眼睛一翻,就断了气。 “怎么办。”我站在旁边也不知道该作些什么。 “这老家伙竟然死前吞鬼。”燕北寻想了想说:“不想等他头七的时候给他陪葬,就去找汽油过来,他现在三魂七魄还在体内,我做法,烧了他的三魂七魄。” “好。”我拔腿就使劲的寻找起来,真别说,张春家的仓库里面,还刚好有一小瓶汽油。 我跑出去,燕北寻夺过汽油,拧开瓶子,就往唐飞的尸体上泼汽油。 我拿起打火机,刚准备开始烧。 “别动,举起手。” 忽然,八九个警察涌了进来,他们拿着手枪,指着我和燕北寻。 这群警察还真是拥有我大天朝警察的作风,等什么事情都办完了,才姗姗来迟,可他们要么早点来,要么等我们烧了尸体再来啊,偏偏这个节骨眼来捣乱。 其中一个看起来二十四五岁的警察呵斥:“行凶杀人?还想毁尸灭迹?” “毁个毛。”燕北寻对我说:“点火,别管他们,他们不敢开枪的。” 砰! 一声枪响,我浑身一个激灵,摸了摸身上,没啥地方中枪。 刚才说话的那个警察枪冲着天花板扣的。 “警官,冷静点,我手里拿的是汽油,大家都不想死吧?”燕北寻干笑了一声,也不敢叫我继续烧了。 这种情况下,他叫我继续烧,我也不敢啊。 天知道这警察虎不虎,等会真往我身上扣一下,哥们我就得下去喝孟婆汤。 “扣起来,带回去,胆太肥了,行凶杀人不说,众目睽睽之下还想毁尸灭迹。”这个警察脸色张红,忍不住说:“妈的,运气真好,办了个大案,大家立大功了,哈哈。” 周围那些警察脸色都很兴奋,冲上来还一点不客气,把我按倒在地上,直接用手铐把我扣了起来。 “草。”我忍不住大骂了起来。 “还骂人?”那个二十四五岁的警察拿着塑料棍子,冲着我的脑袋就打了上来。 我这一下被打上来,感觉脑袋晕晕沉沉的,还发生了耳鸣,很快就晕了过去。 …… 脑袋好疼。 我揉了揉脑袋,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我此时坐在一间牢房里面。 这间牢房并不大,只有十个平方,我躺在一张木床上,除了木床之外,这里面啥也没有。 “喂,阿秀,醒了?” 我听到燕北寻的声音,扭头一看。 燕北寻竟然被关在了隔壁,中间隔着铁栏杆。 “这里只有两件牢房?监狱这么小吗?”我奇怪的问。 “这里不是监狱,是市公安局地下室里面临时关押犯人的场所。”燕北寻皱眉说:“我们现在好像会被告故意杀人。” 我一听,心里一紧:“不是吧,大哥,我读书还没毕业,我老爹要是知道我被抓了,肯定得担心死。” “我现在也没有办法。”燕北寻叹气说:“而且现在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吧?你晕过去一天了,还有六天,唐飞头七那天,我们要是还被关在这里,怎么整?” “对哈。”我一拍大腿,妈的,这地方这么窄,怎么和唐飞变成的厉鬼斗? “你的‘家伙’呢?”我赶忙问。 “那里。”燕北寻指着外面。 我们外面是一条阴暗的走廊。 走廊有一个小桌子,桌子上面放着一个黑色的包。 这个包自然就是放着燕北寻家伙的包。 忽然,一个警察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个警察就是带头抓我们的那个二十四五岁的警察,这家伙面色红润,脸色严肃的看着我们说:“等会我们领导会来问话,你们老实点。” 说完,他转身就离开。 过了没几分钟,就有一个肥胖的警察领着着一大堆稍微年轻一些的警察走了进来。 “这是我们王副局长,你们都老实点。”之前进来提醒我们的那个警察瞪了我俩一眼,随后一脸献媚的冲那王副局长说:“局长,您指导一下这两个杀人犯吧。” “我不是杀人犯,我说了,那家伙会邪术,要杀我们,我们是正当自卫。”燕北寻站起来大声说。 王副局长淡淡一笑,他嘴里叼着一根烟:“看来他们不止是杀人犯,还宣扬封建迷信,这种犯人,我们要贯彻原则,不止是从身体上,更要从心理上,让他们认得错误,这样,社会才会更加圆满,和谐。” “对对,王局长说得对。” 他身后那些警察连忙鼓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