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龙兀骨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三十八章 龙兀骨

真当哥们是吃素的啊?在他匕首捅上来的同时,我没敢后退。 经常打架的应该有经验,打架掏出刀子了,捅过来,很多人是往后面退。 但是你慌张退的速度,能有人家一刀子捅过来快吗? 我伸出左手,死死的抓住了他拿着刀子的手腕,这一抓,他捅过来的速度自然是下降。 我急忙往左边一躲,闪开这一刀。 闪开后,我一脚就冲他的肚子踹了上去。 唐飞被我一脚踹得后退两步,直接坐到了椅子上。 有问题。 这老头刚才没这么弱啊。 之前虎虎生威,跟磕了药一样猛,现在怎么还会让我一脚踹退了。 对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那些骷髅兵。 这些骷髅兵看起来傻乎乎的,没有什么意识,他们的行动显然是需要人控制的。 而唐老头这个时候更多的精力肯定是放在了那些骷髅兵的身上,他个人的战斗力自然是下降了。 “燕北寻,你顶住那些骷髅兵,我一个人就够收拾他了。”我回头吼道。 “我想过来揍这老王八蛋还没机会呢。”燕北寻吼道:“赶紧的,我可顶不住多久,记住,攻击他的龙兀骨。” 龙兀骨是脖子后面的那块凸起的骨头,大家伸手就可以摸到,这块骨头学术名字叫啥我不知道,但在我们阴阳圈里,这块骨头叫龙兀骨,而且很出名,龙兀骨是所有阴阳先生,猎妖师,道士,行阴人的弱点。 这块骨头只要遭到重击,就会短时间内让人不能使用任何道术或者邪术。 特别是行阴人,如果在使用邪术的时候被人击中龙兀骨,极其容易被邪术反噬。 “知道了。”我点点头,深吸了口气盯着唐老头。 唐老头坐在椅子上,不急不慢的说:“你真以为你可以打过我?想送死就上来试试。” 说完他也不动,就坐在椅子上,一副高手风范。 “呸。”我一摊口水直接吐到他脸上:“你刚才虎虎生威的时候可不会说这种话,你真那么容易就能对付我,不是应该直接上来把我大卸八块吗?还会坐在椅子上装逼?这个邪术看起来就不弱,应该负荷挺大的吧?” 之前我也说过,我使用道术的时候,身体会明显的感觉被抽走了一部分力气。 不论什么事情都是会有相应的代价。 就跟我说的,之前唐飞打我,轻松得不能再轻松了,换个角度想想,要我是他,会在这种时候装什么高手风范,坐在椅子上不动吗? 显然这孙子知道打不过我,所以说这种话,想唬住我。 我左右看了看,直接跑进厨房,拿了一把菜刀跑出来。 那句话咋说的来着,武功再高,也怕菜刀,这老头会功夫是不错,但老子不信他还能刀枪不入了。 我冲着他的脑门就劈。 唐飞立马从椅子上站起来,往旁边躲开。 他动作比之前缓慢了很多,他刚躲开,我就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把他踹倒在地上。 “真当我不敢杀你?”唐飞刚说完,我就一脚冲他脑袋踢了上去。 “装,继续装逼,妈的,累死我了。”我累得气喘吁吁,擦了擦额头的汗渍,拿着菜刀就冲着唐飞的后背砍了上去。 噗呲一刀。 唐飞直接被我砍出一道大豁口,鲜血跟不要钱一样的往外面流。 这一刀砍上去,说实在话,我心里也有些发虚,以前打架归打架,但现在一刀把唐飞后背砍了一条大口子,我反倒是有些害怕了,真要把这老家伙一刀砍死,我不成杀人犯了么。 “让开。”燕北寻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到我旁边。 唐飞后背被我砍了这一刀后,那些骷髅兵已经消散。 燕北寻右手捏紧拳头,上去就往唐飞的龙兀骨连打三拳。 唐老头躺在地上,气喘吁吁,不甘心的看着我们,眼神中还带着不敢相信的神色:“我竟然会被你们打败?” “喂,能不能换个台词啊,是不是你们这些做坏事的每次被人打趴下都得说这种话。”我无语的白了唐老头一眼:“再说,以我张秀的身份地位,把你打趴下,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别废话。”燕北寻拎住唐老头的衣领:“说,到底是谁拿了幻青巨剑和奇门飞甲。” “你认为我会说吗?”唐老头平静的看着燕北寻:“我上过刀山,下过火海,你就算杀了我,我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当然,如果这样,你永远得不到幻青巨剑和奇门飞甲的下落,哈哈,当初天下第一猎妖师传下的三件宝贝,竟然被后人丢失,说不定被卖道国外给外国人参观也不一定哦。” “你找死。”燕北寻听了唐老头的话,额头的青筋都鼓了起来咬牙切次的说:“真当我不敢杀你?” “哼,还真以为是你们打败了我?是我自己输给了我自己。”唐老头不甘心的说:“原本认为你是燕赤霞的传人,肯定本领不错,所以我才使用了冥骨阵,结果让我负担太大,让这个叫张秀的小杂种偷袭得逞,早知道,我随便使用几个邪术杀死你们就好了。” “你叫谁小杂种呢?真当老子不敢杀你?”我一听就怒了,看这老头也特不爽。 你说,他都当俘虏了,还这么嚣张干什么?老老实实当叛徒,把一切告诉我们,这不就对了么。 结果这老头不仅嚣张,嘴巴还特么不干净。 “直接弄死他得了。”我在旁边冲燕北寻说:“反正这老孙子也不肯说,留着也没用。” “你真敢杀吗?杀了,以后你就永远找不到幻青巨剑和奇门飞甲了。”唐老头说着还大笑起来。 燕北寻拿过我手里的菜刀,思索了一阵子后,看着唐老头:“最后问你一次,说不说。” “杀我啊,你杀啊。”说着,唐老头还撕开自己上衣,露出胸膛,指着自己胸口说:“就这里,一刀砍下来,干净利落。” “看样子你是不肯说了。”燕北寻忽然眼神变得异常凶狠:“干你大爷。” 说着,拿着菜刀,冲着唐老头的胸口就一刀砍了下去。 噗呲一声,鲜血沾了我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