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唐飞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三十六章 唐飞

“王八蛋!”燕北寻一看进来的这个家伙,站了起来,慢悠悠的点一根烟:“十多年了,十多年来,我一直在找你们,没想到啊,你竟然真的敢出现!” “怎么回事?”我走到燕北寻旁边,小声的问。 “这家伙就是当初打死我爸的人之一。”燕北寻看着这个老头:“今天你来送死?” “张聪知道了青铜古剑的一些事情,我只是单纯的来杀他灭口罢了,没想到你这个小杂种也在。”这老头淡淡的说:“既然如此,那刚好,一起把你灭了,以绝后患。” 燕北寻说:“怕是要让你失望了。” 随后,燕北寻小声的在我耳边说:“我等会拖住这个老头,你对付那个年轻点的,等会你想办法到楼下,后备箱的‘家伙’我没带上来。” “嗯。”我点点头。 “老家伙,我只是答应帮你们杀这两个普通人,想让我帮你对付这两个猎妖师,要加钱的。”常鸣宇站在这个老头旁边说。 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个老头竟然拿着拐杖,使劲的抽在常鸣宇的脸上,直接把常鸣宇抽倒在地上。 “没用的废物,我只是懒得动弹才让你去杀罢了,没想到你们内地的行阴人竟然这么废物,区区普通人也杀不死。”老头冷笑了一下:“还想要钱?” “这和我们说好的可不一样。”常鸣宇慢慢站起来,说:“你这样毁约,那可别怪我不讲道义了。” “不讲道义?”老头拿着拐杖使劲的捅在这个家伙的胸口,然后掐住了他的脖子:“只会糊纸人的手艺的家伙而已,真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就算你们三个一起上,以为就能对付我了?”老头笑道:“我可是台湾排行第三的行阴人,我可是唐飞。” “就凭你们内地的这些家伙?”老头说完,死死的掐住常鸣宇的脖子,常鸣宇很快脸色涨红了起来。 “你就是唐飞?”燕北寻略带惊讶的看着这个老头。 “怎么?很出名?”我看着燕北寻问。 燕北寻微微点头:“台湾前三的行阴人,心狠手辣。” “很牛逼?”我开口问。 “牛不牛,你看他现在的样子就能看出来了呗。”燕北寻说。 这样说来,还的确挺牛的,之前在我面前牛轰轰的常鸣宇在唐飞手上,简直弱爆了。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燕北寻这个时候,冲上去,一掌往唐飞的后背拍了上去。 “找死。”唐飞被这一拍,松开掐住常鸣宇的手,他回头,一掌拍在了燕北寻的胸口。 燕北寻这么一个七尺男儿,竟然被唐飞一掌打得退了好几步。 “小杂种,难道你不知道,我没用邪术的时候,你的掌心雷对我是没有任何效果的吗?”唐飞笑着说。 “怎么可能,你没用邪术,怎么可能一掌拍开我?”燕北寻说。 “为什么我能排在台湾前三?”唐飞说:“我从小就练太极拳,就算是两个你,和我打,也是打不过我的。” “意思就是,你不用邪术,我就打不过你是吧?”燕北寻摸了摸鼻子。 我也笑了起来:“哈哈,老鳖孙,有种你别用邪术。” 常鸣宇那哥们此时看唐飞这老头的眼神都发红,显然恨他得很,另外还有我,燕北寻,张春,张春父亲,五个人。 说完,我从桌子上拿起烟灰缸,冲上去就往这老头的脑门砸。 唐飞原本站在原地,在我烟灰缸快碰到他的时候,他才慢悠悠的退后一步,然后手往前面一伸,就死死的掐住了我的脖子。 这老头别看满头的白发,但这一掐,竟然把我脖子掐得生疼。 “草。”我骂了一句,一脚踢在这老头的胸口上。 这老头被我这一踢,也是闷哼一声。 他又不是铁打的,让我一踢,也是露出疼痛的模样。 常鸣宇这个时候冲上来,用手死死的勒住他的脖子。 老头松开掐住我的手,反手,用手肘往后面使劲的顶在了常鸣宇的肚子上。 常鸣宇张开口,竟然吐出了白色的酸水,他抱着肚子,就倒在地上,疼得他浑身颤抖起来。 “你们内地的家伙果然弱,我就不和你们浪费时间了。”说完,唐飞抬起头,一脚往常鸣宇的脖子踩了下去。 顿时,传来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 常鸣宇双眼瞪得老大,就这样死了。 我不敢相信的看着死掉的常鸣宇,这么一下就让这老头杀了? “吓傻了?”唐飞看着我,淡笑着,伸出手往我脑袋抓来。 我连忙往后面躲。 这家伙学过功夫,谁知道他会不会跟电影里面一样,使劲的扭一下我的脖子,然后我就下去喝孟婆汤了。 “不使用邪术,你们依然不是我的对手。”唐飞说:“你们这群家伙,根本就不知道徒手杀人是什么感觉吧,或者说,你们杀过人吗?” “关你屁事。”我退到了燕北寻旁边,冲燕北寻问:“你怎么不帮忙?” “不能杀了这家伙。”燕北寻站在原地说:“活捉他,想办法问出幻青巨剑下落再杀。” “先保住自己的命再说吧。”唐飞说:“都这个时候了,还惦记着幻青巨剑?” “阿秀,带着张春他们跑,然后下去拿‘家伙’再上来帮我,没家伙,等会这家伙用邪术的话,我们没什么胜算的。”燕北寻小声在我耳边说。 说完,燕北寻就冲着唐飞一拳打去,嘴里喊道:“跑!” 我回头冲张春和他父亲使了一个眼色。 在燕北寻缠住唐飞的同时,我们三人拔腿就跑了出去。 “燕北寻,顶住!”我说完,带着张春和他父亲跑下了楼。 “现在该怎么办。”张春一脸焦急的看着我说:“你那朋友能不能顶住啊,那老头看起来挺厉害的。” “你们赶紧报警,我上去帮他。”我说完,跑到燕北寻的车边。 现在又没有钥匙。 我在地上找到一块砖头,用力的冲着后备箱的车锁砸了几下,这才砸开。 我看到后备箱的包,抓起包,就往楼上跑,走的时候还回头冲张春他们说:“你们别上来,赶紧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