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常鸣宇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三十四章 常鸣宇

我这个滚字说出来后,这个纸人退后两步,转身就要走。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身后传来一股令人心悸的感觉,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大家或许都有过,就是人遇到危险的时候,整个人浑身都会忍不住颤抖,甚至身体都会有一些不受控制。 我回头一看。 一个女人脸竟然出现在我身后的墙壁上,冲着我咧嘴怪笑呢。 怎么回事。 我头皮有些发麻。 为什么会又出来一个脏东西? 我来不及多想,此时我用了阴司咒,吸了口气呵斥:“何方邪祟,竟敢打扰阴司出巡!” “你刚才出现的时候,还当真吓我一跳。” 忽然,那个纸人开口说话了。 “如果你简单的出现,肯定会把我吓走,但出巡阴司,是不屑跟我们这些孤魂野鬼说话的。”纸人站起来,它竟然笑了起来:“堂堂地府阴司,竟然会被身后区区一张人脸吓到。” 露出破绽了! 我心头一跳,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这么聪明。 我见既然露馅,便擦掉胸口的阴司符,说:“你们这些鬼都这么聪明?” “谁告诉你鬼都是蠢货的?”忽然,厕所门竟然被打开,一个看起来二十一二岁,头发染成红色的西装男走了进来,:“只是那些被仇恨冲昏头脑的厉鬼,恶鬼疯狂的报复仇人,让你认为鬼都蠢罢了。” “你是什么人?”我心头一跳,看着忽然进来的这个人。 “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常鸣宇。”常鸣宇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说:“你是阴阳先生,还是猎妖师?” 我没有说话,毕竟这个常鸣宇到底是什么来头还没搞清楚。 “不说?”常鸣宇点点头:“我做生意,希望你不要捣乱,大家都行个方便。” “做生意?”我瞬间明白了,回头看了一眼这个纸人,说:“你是行阴人?” 行阴人和我们猎妖师很像。 阴阳先生和猎妖师的区别在于,阴阳先生所做的事情,绝对是匡扶正义,就算不给他们钱,也会出手抓鬼。 而猎妖师则是收钱办事,不给钱,基本是不会出手的。 至于行阴人,反正燕北寻在给我说的时候,整个人都充满不屑,说得简单点,虽然猎妖师收钱办事,但也有自己的底线,不会做出害人的事情。 而行阴人,学了一身本事之后,收钱用邪术杀人,或者用邪术办不轨之事。 “对。”常鸣宇很磊落的点头:“这个张春得罪了我的顾客,这件事你还是不要插手的好,我能看得出来,你这小子应该是菜鸟吧?” “既然是这样,那就不打扰了。”我干笑了一下,往门口走去。 “识时务。”常鸣宇点点头。 在走到他身边的时候,我一拳冲他额头打去:“识你麻痹。” 我一拳打在他的额头上,砰的一声,他直接让我一拳给打倒在地上。 在他还没回过神的时候我冲上去,骑在他身上,又一拳往他脸上打去。 这家伙不管如何,肯定比我厉害,可无论是道术还是邪术,施法都需要时间,我现在是绝对不能给他任何时间施邪术的,不然今天我估计都得挂在这里。 张春虽然平时和我关系一般,但毕竟一个班的。 而且认识一年了,我不可能这样看着他被人杀死的。 “找死。”常鸣宇完全没想到我会忽然出手,整个人都愣了,在地上被我干了两拳之后,他反应过来后,一拳打在我胸口上。 我胸口一阵闷疼。 我站起来,拿起地上,刚才我用来砸门的铁锤,用力的冲着他的脑门砸去。 我现在也顾不得砸上去,会不会弄死他了,等会要是搞不好,我都得折进去。 常鸣宇滚了一下,躲开这一锤。 铁锤砸在地板砖上,砰的一声,直接砸了一个小坑出来。 “妈的,****崽子够狠的啊。”常鸣宇说完,退后两步。 忽然,我感觉什么东西从背后抱住了我。 我扭头一看,那个纸人竟然在后面,草,竟然忘记这个家伙了。 我急忙用刚才咬破的右手,在左手画符,准备用掌心雷。 刚画好,这个纸人的手竟然死死的捂住了我的嘴。 我的嘴被他死死捂住后,根本就说不出话,更别说念咒了。 “妈的,竟然差点着了你这个菜鸟的道,真丢人。”常鸣宇擦了擦额头,右手出现了一柄匕首,慢慢往我走了过来。 而我使劲挣扎起来,草,要是让他捅上来,哥们我小命还能有吗? “干什么!欺负我们班的兄弟?” “干死他,草。” 忽然,厕所的门外冲进来十几个人,使劲的按住了常鸣宇,然后冲常鸣宇拳打脚踢起来,常鸣宇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这厕所也不大,被挤得死死的。 我看秦江,沈凯,胖子他们全部都在冲常鸣宇狂殴,顿时松了口气。 在常鸣宇被打倒的同时,背后抱住我的这个纸人也消失不见。 “阿秀,没事吧?”秦江走过来问。 “你们怎么来了?”我惊喜的看着秦江他们问。 “刚才你出来上厕所,半天没回来,我就来看看,结果看你和这孙子闹起来了,我们班这么多人,还能让他这鳖孙欺负了?当然****。”秦江说着喊道:“差不多了,别整了,等会得弄出人命,差不多得了。” 常鸣宇站起来,深吸了口气,好像想说什么话,可他眉头紧皱,然后转身便走出了厕所。 我也没留他。 留他能做什么?杀了他?不现实。 “多谢了。”我开口说道,背后也是一阵冷汗。 差点就让这常鸣宇给杀了,真是危险。 “说的啥话,刚这孙子要不跑,跑快点,胖哥我能捅他两刀。”胖子摇摇晃晃的走上来,打着饱嗝说。 这群家伙有的打累了,干脆就躺在厕所睡了起来。 顿时厕所躺了一大堆大老爷们,我连忙走进隔间,帮张春的裤子穿好,然后背着他走了出来,把地上这群家伙全都叫醒,走出了厕所。 出了这么个事,大家也都没有继续唱歌的性质,回包间叫了那些老娘们,一起往学校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