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厕所撞邪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三十三章 厕所撞邪

喝了足足两个小时的酒,我脑袋早就晕晕沉沉了。 忽然就感觉到有些尿急。 “江,江哥,你先喝着,我去上厕所。” 站起来,摇摇晃晃的往厕所走。 结果包间里面的厕所已经有人了,没办法,我只有走出去,往外面的厕所走去。 走进男厕所后,我就看到李春走进最角落的隔间里面,关上门。 我走到他旁边隔间里,打了个嗝,拉开拉链,刚准备放水。 “啊~” 忽然,隔壁的厕所隔间里面,竟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叫声,而这个叫声,竟然和岛国片里面的叫声一样。 声音还越来越大。 听得我尿都撒不出来了。 哎呦我去,刚才进这个隔间的是李春吧。 这小子够可以的啊,竟然勾搭一个妹子到厕所约炮。 不过这么叫下去,我受得了,我小弟也受不了啊。 我敲了敲墙壁说:“喂,春哥,叫嫂子声音小点啊。” 结果隔壁的声音却越来越大,一点没有减小的声音。 我有些受不了,本来就喝多了,有些上头,这厕所上面是可以翻过去的。 我脚踩在马桶上,站上去往那边看,刚准备开骂,可这一看,我整个人的酒瞬间就醒了过来。 此时李春裤子拖了,抱着一个女的正在嘿咻。 可和他嘿咻的对象,竟然是一个纸人。 这种纸人就是人死了之后,放在棺材旁边守灵的那种。 此时李春双眼迷茫,好像也是喝多了。 如果是以前的我遇到,肯定是第一时间冲进去,但我毕竟跟着燕北寻学了两个月的道术,知道,遇到邪门的事情,不能急,先搞清楚大概是怎么回事,有一个大概的了解再说。 我悄悄的从马桶爬了下来,然后第一时间走到厕所门口,把门后面一块‘维修中’的牌子挂在了外面,接着把门给反锁起来。 做完这些后,我拿出手机,连忙给燕北寻打了过去。 “喂,阿秀,有点良心啊,今天刚开学就想我了?”燕北寻笑道。 “别废话,我撞邪了。”我小声的说:“事情大概是这样的。” 我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纸人?有点难办。”燕北寻说:“如果是妖怪,吸阳气倒是正常,但纸人的话。” “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有人用邪术害人,另外一种,就是你这个朋友撞上特殊的脏东西了。”燕北寻说。 所谓特殊的脏东西,燕北寻给我说过。 脏东西,就是鬼,或者妖怪,但是大多数的鬼和妖怪,都是有一定规律的。 比如,不论是恶鬼还是厉鬼,除了被人炼制成的邪物外,大多数是为了报仇才留在阳间,这种鬼,都是冤有头债有主,一般是不会伤及无辜的。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有一些特殊的脏东西,就是专门坑人的,因为一些小事,就要害你命的那种。 燕北寻给我说过一个例子。 阴阳圈有一句古话,身处荒山岭,逆风尿遇邪。 说的是在荒山野岭,如果要撒尿,必须顺风尿,如果是逆风,就会惹到一些孤魂野鬼,这就是特殊的脏东西,因为一些细节不注意,容易招惹上门。 所以很多人撞鬼,也不一定就是这个鬼和你有仇,而是你因为一些细节得罪了人家。 就比如玩笔仙之类灵异游戏的二逼,为什么要说玩灵异游戏的是二逼呢? 灵异游戏,大多数都是招鬼仪式,这个世界上鬼并不多,你玩了灵异游戏之后,附近没有鬼,然后没有引来,这群家伙就跳出来说这些灵异是假的,骗人的。 等真正得罪了脏东西,引上门后,后悔都来不及了。 “你的意思是,我同学不小心得罪了这个脏东西?我现在应该怎么做?”我问。 别以为看到鬼害人,冲上去就打,那很傻。 以前就有过一个阴阳先生,看到一个妇人在家中,和一个鬼聊天,他勃然大怒,冲进去想要杀这只鬼。 可这只鬼一开始并没有想要这妇人的命,但被这一吓,反而勾了这个妇人的魂魄。 “情况看起来紧急吗?不然等我赶过来?”燕北寻说。 “不用,我能解决。”我开口说:“毕竟跟着你学了两个月了,对吧?遇到这种事情都不能解决的话,还杀屁个牛总兵啊。” “有了。”忽然燕北寻说:“我教过你一招阴司咒吧?” “阴司咒?”我皱眉起来。 这是一个很高级的符咒,用在自己身上后,可以让鬼把自己当成勾魂阴司。 这些脏东西,除非是厉鬼那种等级的猛货,不然大多数都是很惧怕阴司的,用这种方式可以吓跑一些脏东西。 我立马咬破右手手指。 这次来我根本没想到会遇到脏东西,只能用血代替朱砂黑狗血了。 咬破手指之后,疼死老子了,我看燕北寻咬破手指好像也没啥感觉啊,这还是我第一次咬破手指呢,可是十指连心,疼得要死。 “春哥,哥们我为了救你,都这样了,以后你不请我喝酒可说不过去。”我自言自语的说。 随后我脱掉t恤,然后用血在胸口画上阴司咒。 画好之后,我小声念道:“阴司来巡,万鬼回避,急急如律令。” 刚念完,我就感觉身体有些发软,好像身体的力气被抽了一部分一样。 这是用符之后正常的后果,老天爷是公平的,给阴阳先生,猎妖人抓鬼的本事,但是使用符后,会抽取身体的一些力气,根据燕北寻说,我现在的道行,要是用了特别牛的符,能直接晕死过去。 画好符后,我走到了李春的门口一脚冲这门踹了上去。 砰! 一声闷响。 疼死老子了。 我抱着自己的脚,看着毫发无伤的门,不对啊,电影里面,这门不是应该直接被一脚踹飞么。 我左右张望了一下,看到门口有一个铁锤。 拿着铁锤,我冲着门使劲的敲了几下,这才砸开门。 等我推开门的时候,李春的脸色惨白,口吐白沫的躺在地上,显然已经晕过去了。 而那个纸人在我进来的时候,就扭头看了过来。 “阴司来巡,万鬼回避。”我缓缓的开口说。 纸人看到我后,浑身颤抖了起来。 虽然它表情就一个吊样,但我也能感觉到,它看我的眼神有些恐惧。 “滚。”我深吸了口气,毕竟是第一次对付脏东西,心里不免有些紧张。 【ps:新书,大家有推荐票的都投给小九吧,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