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燕北寻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三章 燕北寻

即便平日里,自称胆大如虎的我,遇到现在的情况,也是被吓得浑身都不听使唤。 而秦江纵然胆子大,估摸着也没有遇到过这么诡异的事情,被吓得不轻。 “走,回去!”我咬牙拉住秦江和沈凯的手,就往凉亭跑。 很快我们三人就跑回凉亭。 “怎么办,怎么办,郭子凡是不是死了,卧槽。”沈凯看起来精神都有点失常了,喋喋不休的说:“怎么办,怎么办啊。” “草你妈,别念叨了。”我踹了沈凯一脚,我也害怕得受不了。 “不行,我不管了,我要走。”沈凯站起来,秦江也点头:“这地方太诡异了,留下来可能要出事,我们走吧。” “你们走了,罗雅茜可就是我的了。”我心里有些害怕的说。 “那我们真走了哦,秀哥,你保重哈。”沈凯和秦江这俩怂逼。 “喂,你们真要走啊。”我有些心虚,这么个鬼地方,换谁,谁不怕啊,更何况郭子凡都出了这么诡异的事情。 可想起罗雅茜那美丽的模样,我就跟吃了熊胆一样,而且我早有准备啊,哥们我不是还有纸钱吗? 沈凯秦江看我坚持,又劝说了两句,我都摇头,他俩看我‘色迷心窍’。 便结伴离开。 “喂,你们真走啊。”我看他们真的走了,就喊了两声,他们俩也没有要回头的意思。 我看他们俩真的走了,心里也有些发虚起来,原本还想追上去,但他们俩已经跑没影了。 “滚吧,滚吧,这样罗雅茜可就是我的了。”我哼了一声,在这里呆一晚上当然不可能,但如果我多待一会,到时候告诉罗雅茜这些家伙现在的怂样,那样她一定能对我刮目相看。 我的梦想可是出任ceo,迎娶白富美。 ceo我这辈子估计是指望不上,迎娶白富美能不能成,就看今天晚上了。 我想着迎娶罗雅茜之后每天过着那没羞没臊的生活,顿时脸都快笑烂了。 我连忙把书包里面的纸钱拿出来,放在地上用打火机点烧,接着点燃香烛,冲周围一边拜一边念道:“各位大哥大姐,小弟我不是有意冒犯,你们不给小弟面子,也看在钱的面子上不要找我麻烦,谢谢哈,谢谢哈。” 后来我才知道,我犯了大忌。 鬼这东西,绝对不能乱拜。 你要拜,就要点名指姓,让明确的说是给哪只鬼的钱,至于我现在这样漫无目的的乱拜,反而会引来不干不净的东西。 我还没拜完呢。 忽然,凉亭外面就传来了一阵迎亲的唢呐声。 咦,奇怪,这地方大晚上的还有人结婚? 我朝着声音望去,看到四个人,抬着红色的花轿正往凉亭这边走来。 大晚上的,这个迎亲队怎么从坟场走,不过这大晚上的,能遇到些人也不错,我好准备打招呼。 忽然就发现不对劲。 唢呐的音乐竟然忽然变成了,死人之后吹的唢呐曲子。 我浑身鸡皮疙瘩刷的一下就起来了。 花轿周围跟拍鬼片一样,涌起很多的白烟。 而那四个穿着抬花轿的人,竟然穿着白色丧袍,蹦蹦跳跳,最关键的是,这些人看起来很像葬礼上的纸人,他们脸色惨败,还有腮红,诡异至极。 我连忙蹲下,躲在凉亭里面往花轿看去,花轿窗帘被风吹开。 坐在里面的竟然是郭子凡,郭胖子。 这家伙穿得跟古代的新郎官一样,此时闭着眼睛坐在里面,好像睡着了一样。 我刚想开口喊醒他。 忽然,我的嘴就被人在后面捂住。 这荒山野岭的,突然有人在后面捂我的嘴,吓得我差点没晕过去。 “不想死的话就别出声!”我耳边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 我紧张得一点也不敢动。 直到这个花轿走远,消失在我眼前,捂住我的才松开,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回头看了过去。 这家伙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穿着一件青色的道袍,他右手还拿着一柄桃木剑。 “小子,大晚上的,跑乱葬岗来找死?”道士瞪了我一眼。 “滚你麻痹,哪来的二逼。”我站起来,想起刚才他捂住我的嘴,生气的骂道。 我刚说完,之前抬花轿的那四个纸人一样的家伙竟然站在了凉亭外面,死死的看着我。 “看什么看,滚!”道士站起来,冲着这四个纸人吼了一声。 那四个纸人被道士一吼,好像被吓到了一样,转身就跑,不过跑的时候,竟然还不约而同的回头看了我一眼。 “道长威武,您一吼,这群鬼就被吓跑了。”我一看这道士吼一声,竟然就把那四个纸人吓跑,心里顿时有些后悔刚才骂这道士,这地方太邪门了。 “威武个屁?没事到这乱葬岗瞎逛什么?”这道士瞪了我一眼:“要不是我赶到,你今日必死无疑。” “道长您如此神武,我这不没事吗。”我说:“对了道长,我有一个朋友叫郭子凡,刚才我看到他坐在那只鬼的花轿里面,你赶紧去救救他吧。” “哼,你当我是瞎子没看到?这件事不急。”这道士说:“倒是你,看到鬼了?没被吓破胆?” 我一听笑着说:“我偶尔能看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也不是很怕。” 我小时候,经常会看到不干不净的东西,只是这几年开始变少了。 道士一听我的话,上下打量了我几眼,随后笑起来:“没想到啊,你竟然天生龙凤眼。” “龙凤眼?”我皱眉起来,龙凤眼也就是大家熟知的阴阳眼。 “小兄弟,我叫燕北寻,来此是为了抓刚才那只恶鬼,可那只恶鬼狡诈得很,看到我出现了就跑,所以我想请小兄弟帮我一个忙。”燕北寻道士开口说。 “道长你太客气了,本来呢,我是义不容辞帮道长的,但是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事,得离开这,那啥,我就不打扰道长除魔卫道了。”我急忙开口说。 开啥玩笑呢?我吃饱了撑的,帮忙抓鬼? “你走一个试试?刚才那四个纸人是一只恶鬼变出来的,刚才回来看你,就是被你的阴阳眼给引来的,这阴阳眼,左眼属阳,对鬼没啥用,但你的右眼,却是极阴之物,这只恶鬼吃了你的右眼,就能凶上加凶,变成厉鬼,到时候没多少人能收拾他。”燕北寻说:“你想找死就走。” “道长,你看你,我仔细想了想,还是跟着你除魔卫道比较好。”我一听燕北寻的话,就不敢走了。 他说的话是真是假先不论,最起码刚才我看到的鬼是真的。 我坐在凉亭中的石凳上,问:“燕道长,我该怎么帮你除魔卫道呢?” “这只恶鬼其实也挺可怜,她本是民国时候一位大家闺秀,后来路经此地,被盗匪玷污了身体,于是在这凉亭之中,撞墙自杀。”燕北寻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自杀之人,乃是对父母的大不敬,所以自杀的人,是不入轮回的,只能做这孤魂野鬼。” “这鬼也怪可怜的。”我坐在旁边感叹说。 “呵,可怜?”燕北寻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后来有人一旦夜里在这附近休息,这只恶鬼就会寻上门来,诱惑,只要有人受不了诱惑,和她云雨一番,第二天,就会毙命。” “那你准备怎么收呢?我要怎么帮你忙?“我好奇的问。 说真的,我心里对这鬼啊啥的,还是很好奇的。 特别是现在有个道士在这里,安全得到了保障,也不害怕了。 “简单,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你这右眼很吸引她,只要拿你当诱饵,她必定会出现。”燕北寻说。 “诱饵?”我一听,事情貌似有点不妙啊。 燕北寻不等我反应,冲上来死死的把我按倒在地上,用绳子把我绑在了凉亭的一根柱子上。 “喂喂,道长,你绑松点,等会鬼来了我跑不掉啊。”我急忙说。 燕北寻一边绑一边骂道:“有我在,你怕什么?” 燕北寻的力气很大,我根本反抗不了。 我被死死的绑在了凉亭上后。 就说:“道长,你可不能离我太远了。” “放心。”燕北寻绑完,拿着剑在我旁边盘腿坐下。 其实我看着这燕北寻正气凛然的模样,给人感觉还是蛮靠谱的。 忽然,我就听到叽里咕噜的声音。 “哎呦,糟糕,今天吃坏肚子了。”燕北寻脸色惨白,捂住肚子说:“我去上个大号,你小心点。” “喂,道长,你要上大号,倒是先帮我解开绳子啊。” “解开?解开你就跑了,放心,没事的。” 说完,燕北寻捂着肚子跑到凉亭外面的一个草堆蹲下,开始上大号。 “道长,你快点啊,那只鬼出来了怎么办。”我看着燕北寻蹲在草地里,急得大吼起来。 这燕北寻蹲在那草地里面,只露出个脑袋,他冲我喊道:“别怕,我在这里,那只鬼肯定不敢出来。” 他刚说完,我就感觉背后的凉亭里面传来一股寒意,就跟里面开了空调一样。 “道长,你她妈倒是快点啊。”我急得都快哭了。 燕北寻脸色僵硬,开口说:“那只鬼已经来了,你顶住,最多五分钟……” 随后燕北寻那边传来拉肚子的声音。 “你麻痹的要我顶住,倒是给我松绑啊!”我心里已经把燕北寻的祖宗十八代给骂了个便。 忽然,背后就有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吞了口唾沫回头看了过去。 管她啥呢,这女鬼最起码是个美女吧,既然是美女,到时候凭借哥们我英俊的相貌,稍微色诱一下,拖延一点时间肯定没问题。 我回头一看,差点她妈的吐了出来,身后站着的这只女鬼穿着一身红色旗袍,身材看起来倒是不错,但脸上全是腐烂的肉,上面还有蛆虫。 “美,美女,你叫啥名字啊。”我现在只有想尽一切办法拖延时间。 这只女鬼显然楞了一下,没想到我会问她的名字,她说:“香漂漂。” 香飘飘?我还优乐美呢。 我干笑一下说:“香漂漂小姐,你看今晚月光不错,不如我俩赏赏月,谈谈心,岂不是很好?” 这女鬼丑陋的脸笑了起来:“来,亲我。” 说着,她嘟起嘴巴就亲上来,我还能看到她嘴唇里面有几根蛆虫在钻来钻去。 我肚子里面一股胃酸涌了出来,张嘴就呕吐起来。 这一吐,我就感觉周围的温度冷了下来。 随后,我的嘴就被这女鬼亲了上来,这种恶心的感觉不知道怎么形容,就跟吃了一坨屎一样,事实上,这跟吃坨屎也差不多了。 我甚至还能感觉到嘴边有蛆虫蠕动。 燕北寻那王八蛋! 忽然,我胸口传来了一股炙热,这只女鬼立马后退,惊恐的看着我胸口。 我也低头一看,玉佩。 当初王济道让我随身携带的那块玉佩,这块玉此时散发着淡红色的荧光。 我去,这块玉王济道让我随身带着,没想到竟然是个宝贝。 “燕北寻,你这王八犊子。”我扯着嗓子大骂。 “吵个屁,我这不是来了。”燕北寻捂着肚子,额头全是汗渍。 “我上个大号跟要你命一样。”燕北寻瞪了我一眼。 仔细想想,这还真要我命没啥区别,最关键的是,他怕我跑掉,把我死死的绑在这凉亭的石柱上。 女鬼看到燕北寻走过来,转身跑。 “想跑?”燕北寻手中出现了一根红线,他使劲一抛,这根红线飞出去,死死的勒住了女鬼的脖子。 燕北寻用力一拉,女鬼被他拖到自己面前,随后一张黄符出现在燕北寻的手中,他用力贴在女鬼的额头上。 “啊!” 女鬼口中传出一阵悲惨的叫声,随后,燕北寻拿出了一个酒葫芦。 右手中指食指形成剑指,呵斥道:“敕!” 随后,这女鬼便被收进了葫芦里。 燕北寻赶紧用一张符贴在了葫芦的出口。 “好咯,解决了。”燕北寻把葫芦挂在了腰间,这葫芦还不断的在摇晃。 “这么轻松?”我惊讶的看着燕北寻。 “这只恶鬼不厉害,主要是一直找不到她,这次有你当诱饵她才肯出现罢了。”燕北寻说着就把葫芦放在腰间。 “道长,赶紧给我松绑。”我看女鬼被收拾了,松了口气。 燕北寻刚一给我松绑,我心里气不过,一拳就给他胸口打了上去。 他连忙躲开,骂道:“哎哟,小子,你还敢动手?这恶鬼是被我收了,但这乱葬岗可还有不少的孤魂野鬼,我没记错的话,你还有个同学出事了吧?” 我一听,就想起郭子凡出事了,我连忙堆笑道:“道长,看你说的,我哪敢动手打你啊,我不是看你对付这恶鬼辛苦了,帮你拍拍灰尘嘛。” “哼,少来,跟我走。”燕北寻哼了一声,然后拿出一个黑色的小罗盘,他低头看了看,就在前面带路。 很快燕北寻就带我到了之前看到郭子凡照片的墓前。 燕北寻一看,一脚就踢在墓碑上,把这破旧的墓碑踢成了两截,随后说道:“挖坟,你同学就在这里面躺着。” “挖坟?”我愣了下。 “难道还让你同学自己爬出来?”燕北寻瞪了我一眼。 我一听,只能开始用手刨了起来,这泥土很松,并且在乱葬岗,基本上都是随便埋的,并不是什么厚葬,挺好刨的。 我刨了十分钟不到,就摸到硬梆梆的东西,是一副残破的棺木。 我掀开棺材板,郭子凡果然在里面躺着,这家伙脸色惨白,看样子是晕了过去。 “背上他,我们走。” 我连忙背上郭子凡,然后跟在燕北寻的后面,走出了这块乱葬岗,出了乱葬岗,不远的地方就是一个公交车车站。 我和燕北寻走出乱葬岗后,乱葬岗外面这条公路停着一辆蒙迪欧轿车,燕北寻带着我上车。 “去哪?”燕北寻坐在驾驶座问。 “我同学不会出啥事吧?不然送他去医院看看?” 燕北寻一副心不在焉的说:“放心,死不了,回去躺几天就行了,最多大病一场。” “那麻烦你送我们到师范大学。”我开口说。 一路上,燕北寻根本没说话,我倒是对他很有兴趣。 不过不管我怎么说话,这燕北寻都爱搭不理的。 车子停在了师范大学门口,燕北寻开口说:“你叫啥来着?” “张秀。” “这是我电话。”燕北寻递过来一张纸条:“你天生阴阳眼,你以后要是遇到灵异的事情,可以找我帮忙。”燕北寻说。 “哎呀大师,我说今天早上为什么太阳这么敞亮,原来我今天要遇贵人。”我一听,立马拍马屁起来。 以前我能看到脏东西,但毕竟没有真正遇到过,遇到过一次,我心里也就有些害怕了,能有个道士帮忙,那可是大好事。 燕北寻说:“别高兴太早啊,收费的,帮忙抓鬼,一个小时一千。” “草,你不如去抢?”我瞪了燕北寻一眼。 “你还别说,这可比抢轻松多了。”燕北寻笑道。 “滚犊子。”我骂了他一句,然后背着郭子凡就回了学校。 【ps:新书刚开,大家都收藏一下,送一下推荐票,万谢。】

上一篇   第二章 墓地赌约

下一篇   第四章 罗雅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