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小梅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二十三章 小梅

“我说要跟你回来的时候,就有这个打算了。”燕北寻抽了一口烟,对我说:“趁着你暑假刚好可以多学一点东西,不然你成天待在家里睡觉?” 我爸晚上的时候准备了一顿很丰盛的晚餐,以我爸的话来说,是什么拜师宴,在饭桌上,我爸说了很多。 基本上就是让燕北寻多照顾我之类的话,这顿饭吃了很久,足足有三个小时,燕北寻和我爸都喝多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我爸叫醒,穿好衣服后,我爸把我书包递了过来,里面装着很多衣服。 随后我们来到了村口。 “小燕,你多照顾着点阿秀,他还小,有什么事情多担待着。”我爸笑着送我们上车。 燕北寻说:“张叔放心吧。” 我爸不放心的又吩咐了几句后,燕北寻这才开车离开。 “这下好了,以后你就老老实实跟着我学东西。”燕北寻显然心情还不错。 我坐在副驾驶,回头看了一眼,依然站在村口,看着车子离去的父亲,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原本都大半年没看到他了,回来两天,又要走。 “喂,大舅哥,小柔是不是也住你那里啊?”我忽然想起一个很严峻的问题。 燕北寻白了我一眼:“别瞎想了,我妹回成都了,她要开学才会过来。” “那我这两个月跟着你干啥啊。”我听到小柔不会过来,原本已经激情澎湃的心,又冷却了下来。 “抓鬼。”燕北寻说。 “哪有那么多鬼抓。”我问:“你不是说鬼很难遇到吗?” “对,鬼是很难遇到,但我想找,也容易得很。”燕北寻说。 我突然心里有了一丝不详的预感。 燕北寻这孙子不会让我这两个月成天跟鬼打交道吧? 上午十点钟的时候,我们总算是回了重庆。 燕北寻领着我进了中药铺后,他说:“以后你没事就在这下面帮我看着点生意,之前那个员工辞职了,刚好缺人手。” “我说,你抓鬼这么挣钱,还开什么中药铺啊。”我说着打开抽屉,看了下店铺里面的这些中药,完全看不懂。 “你看那些世外高人,哪个不是开个中药铺或者棺材铺,等有鬼出现的时候,再穿件道袍,跟变身奥特曼一样,你不感觉这很帅吗?”燕北寻说道。 “额。”我楞了下说:“感觉有些二。” “好吧,实话告诉你,我们可是很花钱的。”燕北寻说着已经领着我上了二楼:“你天生就能看到鬼,但我们不行。” “我们普通人想看到鬼,或者妖怪的真身,必须开冥途。”燕北寻说:“开冥途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泡酒的柳叶,但那玩意作用不大,稍微厉害一些的鬼都看不到。” “这就需要牛眼泪了。”燕北寻说着,在一个抽屉里面,拿出一个大概类似指甲油瓶子大小的玻璃瓶,里面还装着半瓶透明的液体。 “这就是牛眼泪,这玩意可贵得要死,一瓶要两万。”燕北寻说着,眼角还抽搐了一下,显然很肉疼。 我不解的问:“牛眼泪有这么贵?” “这牛眼泪是经过特殊加工的,目前能加工牛眼泪的,也只有崂山,妈的,要不然也不会这么贵。”燕北寻骂了一句说:“而且抓鬼没你想的那么容易赚钱,先不说其他的,和鬼干架,进医院了,这得花钱吧?” 听燕北寻说了这么一大堆,我也有点明白。 “我住哪里啊?”我开口问。 “这二楼你看啥地方顺眼,就自个打地铺就行了,不说了,我还有点急事,你帮我在这里看着。”燕北寻忽然看了一下时间,好像想起什么紧急的事情一样,换了身衣服,就往外面走。 “喂,你倒是说清楚啊,万一有人来买中药怎么整?”我急忙问。 “你看着抓,别把有毒的抓给他们吃就行。”燕北寻想了想回头说:“对了,如果是来询问抓鬼的,你就使劲忽悠,只要是你忽悠赚的钱,我俩都五五分。” 说完,他已经跑出去了,好像真有什么急事一样。 我在燕北寻走了后,我就到一楼看了看这些中药。 倒不是我想当啥神医,但最起码有人来这抓药,不会把砒霜抓给他。 我正在看呢,忽然,门口就走进来一个中年妇女。 这个中年妇女看起来挺有钱的,手上两枚金戒指,脖子还带着一根金项链,这大热天的,外面还披了一件貂皮大衣,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家有钱一样。 “大妈,要买点啥?”我笑呵呵的开口问。 中年妇女瞪了我一眼:“没点眼力劲,要叫姐姐。” 噗。 我发誓,我差点笑出来,这大妈看起来都快五十了吧,不过想着是客人,我深吸了口气,笑呵呵的问:“那姐姐,你想买点啥?” “哎呦,你们老板呢,前几天我来的时候,说胸口闷,感觉是被鬼缠着了,他不是说今天让我来找他的吗,死鬼,他人呢。”这中年妇女面带桃花的左顾右盼,好像在找燕北寻。 我看着这个大妈色眯眯的模样,忽然有些明白燕北寻为什么突然有急事要离开了。 “要不我给你抓点药吃吃?”我小心翼翼的对这大妈问。 “哎呦,小朋友,姐姐我这是心病,心病啊,还需要心病医。”中年妇女唉声叹气。 我都快吐了,刚想骂这老婊子一顿,让她滚犊子呢。 结果她从包里掏出一叠毛爷爷,我看得眼睛都直了,这叠钱估计得有一万块吧? 她拿着这叠钱,给自己扇着风,柔声说:“哎呦,真不知道燕哥哥到哪里去了。” “小梅。” 忽然,刚才还有急事要离开的燕北寻,嘴里叼着一根玫瑰花出现在了门口,燕北寻含情脉脉的看着中年妇女手里一万块说:“小梅梅,刚才我掐指一算,知道你马上要到了,就去采了一朵鲜艳的红玫瑰,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 “我好喜欢。”中年妇女随后把一万块丢到柜台里面,然后跑到燕北寻面前说:“燕哥哥,我们上楼慢慢说好吗?” 他们一边上楼,这中年妇女一边说:“燕哥哥,我刚才没看到你,感觉胸口好闷好闷,都快透不过气了。” “没事,上去我给你揉揉。” 我看着他俩上楼,心里暗道不好,草,燕北寻这中药铺,不会是个鸭子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