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回家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二十一章 回家

我看燕北寻一脸郁闷的模样,心里也有些能理解,这种事情说白了是两边不讨好。 很快王老先生的急救室的门打开,里面一位四十多岁的医生走了出来,看了看我们问:“谁是患者的家属,跟我去交钱。” “王老先生病情怎么样了?”我开口问。 “失血过多,不过好在送来得及时,没有什么大碍,多养一段时间就好了。”这医生说完后又加了一句:“谁跟我去交钱。” 燕北寻看着我,我立马说:“你看我干啥啊,我又没钱,赶紧跟医生去交钱。” “我感觉遇到你这小王八蛋,我就没遇到过什么好事。”燕北寻郁闷的跟着医生离开。 很快,王老先生被转进了住院部。 燕北寻回来之后一脸肉疼的模样,显然交了不少的钱。 燕北寻回来后,我就和他一起走到王老先生的病房。 王老先生此时竟然已经醒过来了,他看到我们进来后,开口说:“那只厉鬼呢?” “不清楚,我们逃到医院后,她就没有追来了。”我坐到王老先生床边问:“王老先生,你想吃什么东西吗?我去给你买点。” “不用麻烦了。”王老先生看着我说:“倒是你,想要学道术,我可以教你,跟着这个猎妖师,能学出什么本事?” “哎呦,老东西,饭可以乱吃,你话乱说就不对了,什么叫跟着我学不出什么东西,你知道我祖师爷是谁吗,说出来吓死你。”燕北寻骂骂咧咧的说道。 “能有三清祖师厉害?”王老先生淡淡的问。 这一句话,直接把燕北寻的嘴给堵住了。 燕北寻也干脆不说话了,抱着手,气呼呼的站在我旁边。 而我则坐在床边陪着王老先生聊天。 王老先生保了我十九年,这可是莫大的恩情。 闲聊中,我把刚才那个恶婴的事情也随口说了出来,让我没想到的是,王老先生听说事情经过后,竟然冲燕北寻呵斥:“猎妖的,你搞什么,那种孽障,为什么不杀死,你知不知道他会害死很多人。” “哎呦,你有本事起床自己过去杀啊,你想我杀,我偏不杀,气死你个老混蛋。”燕北寻说:“反正爷爷我过两天就回重庆了,以后这恶婴在垫江惹出祸事,也得你出手摆平,你们这些阴阳先生不是自命清高,成天要除魔卫道么,我给你布置点任务,你得高兴啊,要不然你不得失业?” 我看这个情况,继续让他俩待下去,估计得打起来,况且王老先生病情也不是很好,我就赶忙说:“王老先生,你先安心在病房养病,我看天色也挺晚了,就告辞了。” 说完我拉着燕北寻就走出了医院。 往医院外面走的时候,燕北寻还骂骂咧咧的说:“你干嘛拉我走啊,你让我多说几句,把那个老家伙直接气得一命呜呼不是挺好的吗。” “别闹了你。”我无语的看着一脸喜气洋洋的燕北寻。 他好像把王老先生气到了之后,整个人都有点亢奋。 真搞不明白,猎妖师和阴阳先生之间的关系真的有这么糟糕么,都是抓鬼的,何必呢? 走到医院门口,坐上燕北寻的车后,我看了下时间,都已经凌晨两点了。 燕北寻问:“现在去什么地方?” “随便找个地方住一晚上吧。”我说。 “那去我之前住的宾馆吧。”燕北寻说完,开车到了一家宾馆门口。 燕北寻开的单间,不过俩人挤一挤,还是勉强能睡。 这屋子里面还放着不少的符咒。 “随便洗洗睡吧,放心,这屋子里面到处都是符,一般的鬼根本不敢进来的。”燕北寻说完,衣服都不脱,躺在床上就睡。 我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也上床睡了过去,太累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累了,反正这一晚上都没做梦,属于那种,眼睛一闭一睁,就是第二天早上了。 我睁开眼,伸了个懒腰,看了下时间,卧槽,都已经上午十点钟了。 “妹妹你坐船头哦,哥哥我岸上走……” 我听到燕北寻杀猪一样的歌声,起床一看,燕北寻正在厕所冲澡呢,这变态,一边冲澡,一边还唱这么恶心的歌。 “哎呦,起床了?赶集帮我收拾一下东西,然后去你家。”燕北寻在厕所里面听到我起床的声音,就喊道。 “去我家干啥啊。”我奇怪的说。 “你这小子,你现在进了师门,我是你师兄,难道不该去你家拜访一下?”燕北寻说。 我想起业凡柔,大舅哥要去我家看看,这好像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想到这,我就赶紧帮燕北寻收拾了一下东西。 这里面还有好几本书,虽然我对这方面涉及不多,但我也能看到,这里面有几本道术的书,还有几本关于佛道的书。 燕北寻出来后我就奇怪的说:“你没事还看佛教的书啊?” 燕北寻一边用毛巾擦头,一边说:“我们猎妖师命比不了道士,能学那些高深的道术,光靠着一些下茅的道术怎么对付厉害的鬼?所以佛术我们也有练,反正就是大杂烩,什么能对付鬼,我们就学啥。” “难怪阴阳先生看不起你们呢。”我说着把书丢进他的背包里。 “那是他们自命清高。”燕北寻说完,也帮忙收拾起东西,很快,东西就收拾妥当,在开着车,我指路,往张家坎开去。 车子停在村口的时候,村口的张大婶就看到我,开口说:“哎呦,阿秀,出去读大学了就是不一样,回家都有专车接送了。” “大婶,别笑话我了。”我咧嘴笑了一下。 我从小在张家坎长大,村子里的人对我都特别好。 我领着燕北寻就到了村子中间,我家的门口。 我家很大,是三进三出的院子,我打开房门,领着燕北寻进屋。 燕北寻上下打量了一下,皱眉起来:“你们家这风水可有点不对劲。” 我忽然想起来,好像我出生的时候,当时王济道老先生来我家的时候,也说过这句话,不过后来这件事情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下文,我也没有问过我父亲。 现在燕北寻提到这事,我才回想起来。

上一篇   第二十章 恶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