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恶婴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二十章 恶婴

“你干啥啊,人家生孩子你也管?”我拉住燕北寻的手。 燕北寻却不管不顾的走到了这个二十四五岁男子面前骂道:“梁文杰,你疯了?我不是告诉你,如果是今天晚上生,这个孩子绝对不能要吗?” 我跟在燕北寻后面,原本想阻拦他的,毕竟人家生孩子,他素不相识的人跑去嚷嚷,让人家揍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可现在看样子,他好像认识这个人。 这个叫梁文杰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带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他看到燕北寻出现后,脸色涨红,说:“燕大哥,如果不生这个孩子,我父亲肯定不会同意我和许倩在一起的。” “糊涂!”燕北寻双拳捏紧:“我告诉过你,你这个孩子是恶婴,是你父亲找人下的咒,一旦出世,你和许倩的命都保不住!” 随后燕北寻冲那小护士说:“赶紧进去,把那个孽障给我弄死。” 那小护士看起来也就十八九岁,被燕北寻的模样吓坏了,脸色苍白,点点头,转身跑了进去。 “喂,大舅哥,到底怎么回事啊。”我迷糊的冲燕北寻问。 燕北寻气呼呼的说了起来。 原来这就是燕北寻为什么来垫江的目的。 这个叫梁文杰的,家里很有钱,好像有个几千万还是多少,然后跟所有狗血电视剧情节一样,梁文杰喜欢上了一个叫许倩的山村女孩,可梁文杰他老爹就不同意了,打死不让他俩结婚。 最后梁文杰偷了户口簿,和许倩偷偷的扯了结婚证,结果许倩怀孕后,梁文杰的父亲甚至狠毒到找人给许倩肚子里的孩子下咒。 梁文杰得知后,已经是几天前了,然后他请了燕北寻到垫江。 “小孩一般出生,魂魄都是从地府投胎而来。”燕北寻脸色难看的说:“人分三六九等,鬼投胎也是分的。” “古人有言,人之初,性本善,这是因为,能投人胎的,上辈子都没有做过恶事,要么就是积了大功德,这才可以投人胎,而做了恶事的,要么下十八层地狱,要么就是投入畜生道。” “但凡事都有例外,现在年轻人不都喜欢打胎吗?”燕北寻哼了一声说:“女人在怀孕一到两个月的时候,孩子就已经有了魂魄,如果打胎,这个鬼魂投胎失败,只能做孤魂野鬼。” “而许倩的这个孩子,就是梁文杰父亲找人,用一直投胎失败的孤魂注入许倩肚子里面。”燕北寻说:“这玩意就是个恶婴,如果不是在鬼节出生,在他出事后,我可以用符咒压住他的恶念。” “但鬼节阴气极重,在这个时候出生,这个孩子身上带着阴气,许倩和梁文杰跟着这个孩子生活,不出一年,绝对会死于非命。”燕北寻说着,看向了梁文杰:“我不是都吩咐过你了吗?” “道长,我舍不得啊。”梁文杰眼神闪过一丝悔恨:“我就不明白,为什么我父亲这么阻拦我和小倩,我们家已经这么有钱了,为什么非得逼我娶另外一个有钱人家的姑娘,为什么我家要这么有钱,我家有钱难道是我的错吗。” 我深吸了口气,无语的看着梁文杰,这家伙到底是在吐槽还是在炫耀啊,这让我们单身狗怎么活? “今日我就在这等着,只要这孩子敢出生,我就亲手宰了他。”燕北寻一屁股坐在了梁文杰旁边。 “会不会太残忍了点,小孩子而已。”我坐到燕北寻旁边,小声的说。 “你懂个屁,小孩子?这小孩子能干掉你。”燕北寻摆摆手:“这事你别管。” 很快,里面竟然传来了孩子哇哇的哭声。 这个哭声传来,梁文杰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我看了一下燕北寻,他脸色铁青。 很快,之前出来的那个小护士用一块红色的布,包着一个婴儿走了出来,说:“恭喜恭喜,母子平安,是个男孩,挺重的,是个大胖小子。” “给我抱抱。”梁文杰站起来走过去。 燕北寻直接从小护士手里接过这个婴儿,回头冲梁文杰说:“这孩子交给我料理吧。” 梁文杰咬牙看着燕北寻问:“燕道长,真的没商量吗?” 燕北寻叹了口气:“你以为我想做这种造孽的事?我是在救你的命!” 让我没想到的是梁文杰竟然直接给燕北寻跪下,一个大老爷们眼眶竟然红了起来:“燕道长,请你让我抱抱这个孩子吧。” “这。”燕北寻稍微思考了一下,把孩子递了过去。 我在旁边看着,这个孩子胖嘟嘟的,很可爱。 梁文杰伸手抱住这个孩子,竟然哭了起来。 “哇哇。”这孩子没有睁开眼睛,只会哇哇哭。 “燕道长,求你让我养他吧,不管有什么后果,我都自己承担。”梁文杰眼神坚毅的看着燕北寻。 “大舅哥。”我扯了扯燕北寻的手:“这孩子看起来挺可爱的,哪有你说的这么吓人?” “你们。”燕北寻哼了一声,说:“随便吧,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梁文杰,你有我电话,到时候出了事情,立马给我打电话。” “多谢道长,多谢道长。”梁文杰抱着孩子,惊喜的给燕北寻磕头起来。 “赶紧把孩子抱回去。”梁文杰赶忙把孩子递给了小护士,小护士抱着孩子,转身走回了产房。 “燕道长,这是钱。”梁文杰从钱包里面递出了两千块。 “不用了,等到时候这孩子惹出祸事了,你找我帮忙的时候,一并给我就是。”燕北寻说完,转身就往王济道的急救室方向走去。 我看得出来,燕北寻的心情很差劲。 “你也有些不忍心吧?”我笑着冲燕北寻问。 燕北寻和我坐到急救室门口,他拿出了一瓶小二锅头,打开喝了一口:“我们猎妖师收钱办事,那家伙自己找死,我才懒得管。” “别喝了。”我说:“怪丢人的。” “咋了,以为这又是白开水啊,这是正宗的二锅头。”燕北寻说到这,无奈的说:“其实我抓鬼这么多年,也挺无奈的,就比如刚才那情况,我杀了那个恶婴,你们都得认为我不讲道理,不杀,到时候这只恶婴惹出祸事,又是我的错,你说,我是为了啥啊?”

上一篇   第十九章 医院

下一篇   第二十一章 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