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墓地赌约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二章 墓地赌约

我叫张秀,今年十九岁,重庆师范大学,大一学生。 之前的故事,是我听张家坎的长辈说起的,而每年的农历七月十五,我父亲都会带着我到王济道的家里待上一晚上。 其实仔细想想,去那王济道家里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王济道每次会用一种很臭的水擦在我的眼皮上,接着就让我自己待在屋子里面睡觉,让我不论如何都不许出去。 “想什么呢你。”我旁边的秦江推了我一下。 我这才回过神,说:“想我小时候的事呢。” “切。”秦江白了我一眼说:“赶紧买东西过去吧。” “你说,我们这么玩,会不会不吉利啊。”我心里有些不安稳的问。 “你是不是怂了?我们说好的,谁怕了就滚犊子,然后不许追罗雅茜。”秦江笑得很开心。 这罗雅茜是我们宿舍四个人的集体女神,平日里,我们为这姑娘没少吵架,今天晚上,秦江提议,一起到城郊的乱葬岗呆一晚上,谁要是怂了,跑了,就不许继续追罗雅茜。谁留到最后,就是胜利者。 我们宿舍另外两个家伙,一个叫郭子凡,一个叫沈凯。 要么说这世界怎么是文化人的天下呢? 商量妥当后,郭子凡和沈凯这俩家伙就马上去寻乱葬岗了,而我和秦江,则是偷偷摸摸的跑出来,买纸钱和香烛。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到时候真遇到什么脏东西,纸钱一丢过去,那鬼大爷不给我面子,总不能不给钱面子吧? 我和秦江偷摸买了一书包的纸钱和香烛,然后背着包,坐公交车,往重庆的西郊赶去。 郭子凡已经找到一处乱葬岗了。 这乱葬岗建在了一座荒山上,上面全是杂草,里面的墓,也只有少数有墓碑,有些墓就是一个小土堆。 我们四人站在乱葬岗的山下已经是傍晚了,天色暗淡了下来。 乱葬岗中间有一个荒废的凉亭,我们四人在这里,把东西放下,秦江就掏出给扑克牌,笑着说:“来,我们打会牌玩。” “恩。”我们三人都同意了。 我现在心里其实已经怂了,天还亮着的时候还好,现在天黑了下来,想着周围黑乎乎的全是坟,光想想都有点渗人。 打了一会牌,我们四人都有点心不在焉。 “嘎嘎……” 忽然,凉亭外传来乌鸦的叫声。 “这,江哥,不然我们还是走吧,不玩了。”郭子凡是个胖子,胆子奇小无比,之前在宿舍发现了一个老鼠。 作为一个大老爷们,发现老鼠反应应该是怎么样的? 秦江是冲上去一脚把老鼠踩了个稀巴烂,我和沈凯俩人还算好,这胖子直接跑厕所吐了起来,后来几天不敢看那个老鼠死的地方。 “你要走自己走啊,我可不走,你们全走了才好,这样就没有人和我争雅茜了。”秦江笑嘻嘻的说。 “那我真走了啊。”郭子凡说。 “滚吧,这里走出乱葬岗可要十分钟,你这家伙敢走出去?”秦江一脸不相信的看着郭子凡。 郭子凡考虑了一下,说:“那个,秀哥,江哥,不然你们送我一下?” “滚犊子。”我骂道:“就这比胆,还想和我们抢雅茜,得了吧你。” “草,太欺负人了你们。”郭子凡掐着兰花指,气喘吁吁的骂了我们一句,转身就跑了。 我看着胖子的背影,皱眉说:“这胖子还真敢跑。” 沈凯道:“等着吧,十分钟之内,铁定回来。” 我估摸了一下,摇头看着郭子凡离开的方向说:“错了,我对郭胖很了解的,他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说十分钟是太夸他了,五分钟,最多五分钟。” 我们接下来都没有说话,过了五分钟,还是没有看到郭子凡回来,我想了想说:“喂秦江,我们还是聊天吧,在这鬼地方,怪渗人的。” “聊啥啊。”秦江此时看起来也有点怂了。 “随便聊点。”我此时向着黑乎乎的四周东看西看,希望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 “我这人,其实从小就和其他的小孩不一样。”秦江开口说:“我小时候就想啊,数码宝贝阿武八岁拯救世界,中华小当家十三岁岁拿特级厨师,火影忍者宇智波鼬十三岁开万花筒写轮眼,凭啥老子就得天天写作业啊,我总得有点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吧,所以我从小就励志泡妞,我二十岁之前要泡一百个……” “谁让你她妈说这个的,换。”我白了秦江一眼。 沈凯吞了口唾沫问:“那啥,不然我们还是去找一下胖子吧,这荒山野岭的,胖子一个人肯定不敢走的,说不定在啥地方躲着呢。” “找毛线啊。”秦江骂道:“要去你去啊,这鬼地方,渗人得很,我才不想随便走,在这凉亭坐一夜算了。” “江哥。”我冲秦江使了使眼色:“还是找一下吧,万一出点什么事也不好,对吧?” “妈的。”秦江掏出三根烟,说:“都点上,我们三个一起过去晃悠一圈,这根烟抽完就回来。” “行。” 我们三人拿着手电筒,叼着烟,往刚才郭胖跑的方向找了过去,走了两分钟。 说真的,这荒山野岭里面真的有些受不了,到处黑漆漆的,手电筒随便往哪里一照都能看到坟,这种感觉,真不是滋味。 很快这根烟就要燃完了。 “哎呦,郭胖子胆子真大,看样子的确跑了。”我感叹的说。 “回去吧。”秦江说完,沈凯就说:“等等,我去找个地方撒泡尿,你们等我会。” 说完,沈凯就跑到路的一边撒尿去了。 “这就是懒人屎尿多。”我看着沈凯的背影,摇摇头。 “啊!” 突然,安静的夜里,传来一声惨叫声。 声音是沈凯的。 “凯子,你没事吧,卧槽。”我跟秦江毫不犹豫的就跑了过去。 没两步就跑到了沈凯旁边,沈凯此时浑身颤抖倒在地上。 我一看沈凯没啥事,踹了他一脚骂道:“你他妈有病啊,没事鬼吼鬼叫的干啥。” “你们,你们看。”沈凯声音颤抖的指着前面。 我顺着他手电筒的光看了过去,差点被吓得直接晕死过去。 面前那个墓碑上的照片,竟然是郭子凡的模样,最诡异的是,郭子凡这张照片的双眼正看着我笑呢。

下一篇   第三章 燕北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