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医院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十九章 医院

这猴子长得很怪异,脸跟马脸相似,嘴巴里面长着獠牙。 它进来后,怪叫一声,冲着我就扑了过来。 我还没回过神呢,就让这猴子扑通一声给按倒在地上。 “草,什么玩意。”突然跑出这么一个怪异的猴子,虽然把我吓了一大跳,但哥们我也不是吃素的。 你说鬼我打不过就算了,忽然跑出来这么一个鳖孙猴子也欺负我,真当自己是孙大圣啊。 我一拳打在这猴子的脸上,它被我一拳打中后,楞了一下,然后嘴里发出愤怒的尖叫声。 声音很刺耳。 “是尸猴,阿秀,赶紧跑,他身上有尸毒。” 我耳边传来了燕北寻的声音。 我一听,尸毒? 草,不早点说,我一脚踹飞这只猴子。然后赶忙跑到燕北寻旁边。 但燕北寻这边也不是很太平。 王济道老先生此时手中拿着一根红色的绳索,系在了那只厉鬼的脖子上,使劲的勒住她。 燕北寻说:“我去收拾那只尸猴,你小心。” 说完,燕北寻就冲进了王济道老先生的卧室,里面传来打闹声,但具体发生了啥,我也没有跑进去看。 “王老先生,没事吧,需不需要帮忙?”我看着王老先生很艰难的正用红绳勒着厉鬼,开口问。 这只厉鬼每次想要挣扎,这根原本看起来平平淡淡的红绳,就会发起一阵红色的淡光,楞是让这只厉鬼不能挣脱。 “去我道坛,穿上那件道袍。”王老先生开口说。 道坛上此时叠着一件黄色的道袍呢,我跑过去,连忙穿在了身上。 刚穿好,王老先生发出一声怪叫。 我回头一看,这只厉鬼双手竟然插进了王老先生的胸口,王老先生胸口的鲜血跟不要钱一样的往外涌了出来。 “王老先生。”我下意识的喊了一声。 “嘎嘎。”厉鬼口中传来怪笑,随后,她也不顾王济道,而是冲我肩膀抓来。 让我没想到的是,她的手刚碰到这件道袍,就跟触电一样,手一下子就躲开,根本不敢靠近。 这家伙怕我身上的道袍? 这只厉鬼此时就站在我不远处,小心翼翼的看着我,根本不敢靠近。 我也不再多想,连忙跑到王济道旁边,此时王济道老先生嘴里不断的溢出鲜血。 他本来年纪就很大了,胸口更是让那只女鬼给刺出了两个血窟窿。 “王老先生,怎么办。”我焦虑的看着王济道,回头吼道:“燕北寻,赶紧出来救命。” “吵个屁,你以为尸猴这么好收拾啊。”燕北寻衣着不整的从里面跑出来,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骂道:“你小子也是,早点说今天会遇到脏东西啊,我‘家伙’都没带,怎么打。” “啊。”厉鬼看到燕北寻从里屋出来,好像是找到目标了一样,尖叫一声,就冲着燕北寻扑去。 没想到燕北寻咬破了自己右手中指,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在自己手掌画了一个符念道:“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随后一掌拍在了这只女鬼的额头上。 砰! 女鬼直接被燕北寻一掌给拍飞出去,摔倒在地上。 帅啊! “怎么了。”燕北寻跑到我旁边低头看着王济道,眉头皱起:“老东西就是没用,赶紧背上他,我们离开这里,不赶紧找家医院,这老东西死定了。” “恩。”我立马背上王老先生,王老先生此时已经晕迷过去。 不过好在王老先生年迈,并不是很重。 刚背上王老先生,里面那只尸猴就扑了出来,燕北寻一脚踹在了这只尸猴的脸上,把它踹飞了回去。 我和燕北寻跑到门口,他的车刚好停在这里。 我把王老先生放在了车后座,然后和燕北寻上了车。 车子启动,往山下开去。 “我草,怎么今天晚上有厉鬼和那只尸猴找上门。”我心里有些发悸。 “你还不知道?”燕北寻说:“天生阴阳眼的人,本来就是学道的奇才,只要给一定时间,拥有阴阳眼的人,必定会变成高手。” “所以这些妖魔鬼怪,一旦遇到有阴阳眼的人,都会杀掉,今天是鬼节,刚好恰逢阴气最胜,附近的妖魔鬼怪自然找上你。”燕北寻说。 我一听,难道每年王济道让我到他家,就是为了让我不被这些妖魔鬼怪杀死? 想到这,我心里有些莫名的感动,看着躺在车后座,胸口依然流血不止的王济道,我开口冲燕北寻说:“开快点,照你这样开,到医院的时候,王老先生都活不成了。” “这山路这么窄,你当我是车神?”燕北寻说道:“今天也是我糊涂,知道今天是鬼节,你小子又是阴阳眼,叫我过来肯定就不会有什么好事,早知道就带上‘家伙’的,也不至于这么狼狈。” 车子很快就开进了垫江县城,然后在我指路中,车子开进了垫江县医院。 我和燕北寻从车上把王老先生抬进医院。 值班的医生很快就吩咐护士,把王老先生送进了手术室。 而我和燕北寻则坐在手术室门口等待了起来。 “喂,我说,那些妖魔鬼怪不会追到这里来吧。”我说道。 “一般的妖怪是不敢进城市的,这里人多,其实人害怕妖怪,妖怪也怕人类。”燕北寻说:“不过那只厉鬼就不一定了。” “你刚才一掌把厉鬼拍飞那招叫啥,教教我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想起刚才燕北寻那威风凛凛的一招,好奇的询问起来。 “那是祖师爷传下来的掌心雷,威力不同凡响的。”燕北寻说:“我们祖师爷燕赤霞可是当初天下第一猎妖师。” “燕赤霞?你唬我呢。”我一听,吓了一跳。 “切,少见多怪,聊斋志异的作者蒲松龄学过一些简单的道术,算是半个阴阳先生,他记载的大多数鬼故事,其实都是古时候真实存在的。”燕北寻还想继续夸夸其谈。 忽然,远处另外一间手术室打开门,里面的护士急切的跑出来说:“不好了,难产,保大还是保小的。” 燕北寻一听这话,眉头微微皱起,忽然他看到坐在手术室门口一个二十四五岁的男子后,他立马站起来吼道:“不能让那孽障出世。”

下一篇   第二十章 恶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