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真本事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182章 真本事

二叔回头看到我爸走了进来,眉头微微皱起说:“大哥,也不是做弟弟的说你什么,屋子破旧成这样,怎么也不修?” “这不是前段时间下了场大雨么,有些地方被冲坏了,不碍事,能住就行。”我爸笑呵呵的走过来问:“吃饭了吗?我去弄点?” “不用了,这次我回来就是拜祭一下祖坟,收拾一下东西,一起去吧。”二叔开口说。 “好嘞。”我爸点点头。 我倒是有些不高兴了,二叔说话的口气就跟命令一样,不过我爸脾气也就这样了。 当初爷爷和二爷爷一起做生意,原本应该两个人分的,后来两位老人家过世,我爸却不想和二叔争那些钱财,说怕伤了和气。 像我爸这种,说好听点就是老好人,说难听的话,就是傻。 大过年的,马上要去祭拜祖坟,我赶忙到后屋里面,提了两袋香烛纸钱,转身走了出去。 我爸此时正指着地上的那堆礼物和二叔说是我学校送过来的呢。 “不错,对了,晓风明年高考,我给他定的目标不是清华就是北大,头疼的是在纠结这两个学校哪个好,不知道去哪。”二叔笑呵呵的说:“到时候大哥你帮我参考下?” “好好。”我爸赶忙点头,高兴的拉着张晓风的手说:“晓风,好好考,到时候真上了清华北大,那就是光宗耀祖,你大伯给你包大红包。” 张晓风这小子有些沉默寡言,不太喜欢说话的样子,只是木讷的点点头。 “小天,把东西拿上,去祖坟。”我把东西递给张天。 这时二叔开口说:“稍微等下,晓风,去车上请乌师傅过来。” 张晓风一听,赶忙转身跑了出去。 “乌师傅是谁?”我爸问道。 二叔说到这,脸上有些得意洋洋的道:“大哥,这乌师傅可是成都那边出了名的大师,我前段时间撞邪了,恰好遇到这乌师傅路过,救了我一命,这次过年,我就请他跟随我一起回来看看家里的风水。” “二叔,你该不会遇到骗子了吧?”我下意识的就说。 会真本事的人,大过年,不好好在家待着,跟着二叔跑出来过年? “怎么说话的。”二叔瞪了我一眼:“这话你跟我说说就算了,等会大师过来了,可千万不要说这种话,不然惹了这样的高人,很麻烦的。” “切。” 我旁边的张天小声的说了一声。 我则是瞪了他一眼,暗示他别瞎捣乱。 得了,反正过完年和二叔一整年不会联系,让他装一下逼就装一下吧。 很快,张晓风就领着一个四十余岁,国字脸,看起来很普通的男子走进了屋子。 这个所谓的‘乌师傅’一进来,就装模作样的左右观看了起来,说:“张臻,你老宅的风水不怎么样啊。” 二叔一听这话,脸色就紧张了起来:“乌师傅,我这老宅出什么问题了?” “不好说,不好说。”乌师傅装作一副神秘的模样摇摇头,开口说:“还是先拜祭你们先祖吧,屋子的事情,不急于一时。” 我们老家这宅子以前的确出过问题,但早就被燕北寻破解了。 我们张家有人逝世,都是葬在张家坎后面的那个小山坡上。 走上小山坡后,我父亲走在最前面,二叔其次,我们其他人就随便的在走。 到一座墓前后,我爸跟二叔亲自撕起纸钱 面前的墓,就是我们张家的老祖宗,我爷爷的爷爷,传说我祖爷爷是以前民国时候重庆某个地方的军阀头子,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被民国正规军打上门,卷了家当,带着一些亲兵和亲属,回了张家坎,隐姓埋名起来。 因为有钱,买了附近的地,自己当起了地主。 而这件事情,即便是张家坎其他人也不知道,只有我们张家内部的人清楚。 我们一家人上完香后,张天也以晚辈的身份上了香。 那乌师傅拿着一炷香,就准备用打火机点。 我开口说:“乌师傅,稍等一下,听说你们这样的高人,点燃香烛不需要用打火机之类的东西,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不如让我们开开眼界?” 稍微有点道行的人,拿着香烛,轻轻一抖,就能把香烛点燃,最起码我就能轻易做到。 这乌师傅是二叔请来的人,自然想看看他有没有什么本事。 乌师傅奇怪的问:“哦?大概用什么点呢?” “这样。”我随手拿起一炷香,然后右手轻轻挥动了一下,这柱香就燃了起来。 我这一手,把二叔,张晓风,甚至我爸都惊了一下。 二叔和张晓风是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而我爸,则是有些欣慰。 张天压根就没在乎,这不过是小把戏。 而那个乌师傅,则是笑呵呵的看着我说:“小兄弟是同道中人?” 我心里暗想,谁和你丫的同道中人,想当同道中人好歹也露点本事啊! 不过脸上却是挂着笑容,说:“会一点小伎俩。” “把你手上的香烛递过来。”乌师傅伸出手,我递了过去。 他接过香烛后,手轻轻一抖,没想到这柱香轰的一声,竟然直接全部燃烧了起来,也就五六秒,这柱香就完全被烧了个精光。 “乌师傅,刚才失敬了,还以为你是骗子呢。”我赶忙拱手,尴尬的说。 奇怪,没想到这家伙还有真本事,而且露的那手,显然也不可能是菜鸟。 这样的人物,为什么会跟着我二叔回老家呢? “不碍事。倒是张臻,你家既然有吃这碗饭的人,还叫我来看什么祖宅。”乌师傅有些埋怨的对旁边的二叔说:“这不是叫我难堪吗?” 二叔赶忙道了个歉,然后眼神惊奇的看着我说:“小秀,没想到啊,你竟然会这样的异术,别在学校当什么老师了,到二叔公司来上班吧,你想要什么职位都随便挑。” “不行,不行,小秀那是铁饭碗,不能砸的。”我爸急忙反对起来。 我反倒是无语起来,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这就开始商量‘买卖’我了?r1148

上一篇   第181章 二叔

下一篇   第183章 乌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