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阴阳先生和猎妖人的恩怨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十八章 阴阳先生和猎妖人的恩怨

王济道拦在我的面前,此时他没有白天那股苍老的模样,反而精神奕奕,问道:“这就是你学道术的引路人?不咋样啊。” “不是,两位,怎么吵起来了?”我干笑了两声,原本我以为燕北寻和王济道见面,应该会热情的打招呼才对。 “哼!” 两人都只是哼了一声,不愿意看对方。 “燕道长,来,我们进去说。”我拉着燕北寻的手就往王济道的卧室走,王济道倒是没有阻拦,继续在外面贴符。 进去之后,我小心的关上房门,然后看着燕北寻:“大哥,你怎么吵起来了?王老先生是我的救命恩人。” “你以为我想和他吵?我和他也只是第一次见面,只是互相看不惯对方罢了。”燕北寻坐到了床上,气呼呼的说:“忘记给你普及一下现在的抓鬼道士之类的东西。” “自古以来,道术分三茅为上茅,中茅,下茅。而对应的就是出道,出马,出黑。”燕北寻说:“上茅就是崂山正派的道术,也就是正统道士,俗称是出道。” “而中茅就是出马,这玩意在东北那边比较多。”燕北寻说:“民间所说的阴阳先生,就是下茅,对应出黑,外面那个王老道士,就是一个阴阳先生。” “那你呢?”我看着燕北寻问。 “我其实不是阴阳先生,也不是道士,而是猎妖人。”燕北寻哼了一声:“你说奇怪不奇怪,道士看不起阴阳先生,而阴阳先生则是看不起我们这些猎妖人,我刚才进来,这老家伙看出我是猎妖人,就让我滚,以为谁多怕他们一样。” 猎妖人? 这个我倒是第一次听说。 我赶紧问:“猎妖人和阴阳先生不都是抓鬼抓妖的吗?难道有区别?” “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燕北寻说:“相同的地方就是,我们猎妖人和阴阳先生,用的道术,大多数都是不入流下茅道术。而不同的是,阴阳先生帮人,是为了所谓的降妖除魔,我们猎妖人则是收钱办事。” “听起来都差不多啊。”我眉头皱了起来:“怎么会闹这么僵呢。” “我哪知道,你问我,我问谁去啊,我们猎妖人和阴阳先生之间,都是很久以前,老一辈的家伙闹出来的恩怨,我也不知道具体因为什么,不过我就知道那群阴阳先生看不惯我们,既然这样,我也不能惯着他啊,都是飘着来的,谁怕谁。” 忽然王济道从门外走了进来,看着燕北寻呵斥:“你们猎妖人就是一群为了钱,不折手段的混蛋,不配学道术!” “哎呦,老东西,要不是看你一把年纪,我得揍你一顿,喜欢钱有错吗?谁不喜欢钱啊,谁说学道术就不能赚钱了,你们家三清祖师规定了吗。”燕北寻一点也不客气的骂道。 呜呜呜…… 忽然,大厅传来一个女人的哭声。 王济道脸色微变,冲燕北寻说:“等过了今晚,我再收拾你。” “我等着。”燕北寻哼道:“一个小地方的阴阳先生罢了,真以为自己多厉害?收拾我?” 我在这期间没有再说什么话,因为我看出来了,他们这恩怨,并不是一言两语就能说清的。 甚至根本就不是他们俩人的恩怨,而是阴阳先生和猎妖人,这两个职业之间的冲突。 阴阳先生认为猎妖人收钱抓妖,整个人钻进钱眼了,不配学道术。而猎妖人则是认为阴阳先生假清高,互相看不惯吧。 我掀开门缝,看往外面偷看起来。 此时一只女鬼竟然正站在大厅,和王济道说话呢。 这只女鬼衣服血红,脸色惨白。 “嘿嘿,这老家伙惨了,竟然惹到了一只厉鬼,看他怎么死。”燕北寻也蹲在我旁边偷看呢。 厉鬼? 之前墓地里面想要抓鬼的那只恶鬼,根据燕北寻的话说,就是因为吃了我的右眼,可以变成厉鬼,显然厉鬼很厉害才对。 “喂,能不能帮一下王老先生?”我开口对旁边的燕北寻说。 不管怎么说,王老先生做这么多,是为了保护我,而这只厉鬼,显然也是被我引来的。 “没兴趣,这老家伙刚才还说要收拾我呢,我干嘛要帮忙?”燕北寻拍了拍我肩膀:“你放心,就算那老家伙被杀了,我在这里,也能护你周全。” “孽畜!” 王老先生和这只女鬼说了什么,我没听清,反正王老先生好像很生气,大呵一声,然后走到堂屋正中间,拿起供奉在三清画像面前的一柄桃木剑,念:“急急敕令。” 随后,拿着桃木剑就往这只厉鬼的胸口刺去。 可这只厉鬼竟然直接用手抓住了这柄桃木剑,冷笑说:“姓王的,你阻拦我这么多年,今年你怕是要败在我手上了,你老了,还真以为是你年轻的时候?” “哼。”王老先生哼了一声,然后双手掐了一个我看不太懂的手决,嘴里以极快的速度念咒。 随后,大厅上面,竟然掉下来一个红网,盖住了这只厉鬼。 “出去帮忙。”燕北寻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和燕北寻这家伙接触久了,我也知道,他是个口硬心软的家伙。 不过这家伙,在最开始和厉鬼打的时候他不出去,为毛非要等这只厉鬼被红色的网给网住了之后才要跑出去帮忙? 燕北寻刚冲出去,这只厉鬼竟然直接撕破了红网,然后冲王老先生飞去,死死的掐住了王老先生的脖子。 “今天我就送你上西天。”厉鬼冷笑起来。 “般若波罗蜜。”燕北寻口中念了一句口诀,然后一掌拍在了这只厉鬼的胸口,厉鬼直接被一掌拍飞了出去。 “谁要你帮忙了?”王老先生掉在地上,冷哼道:“没给钱,你们也出手的吗?” “你要是感觉心里不好意思,之后把钱补给我就是,现在就别说这么多废话了,先收拾了这只厉鬼再说。”燕北寻大声笑道。 我缩在后面,忽然,背后传来响声。 我回头一看,一直长相奇怪的猴子竟然从窗户冲了进来。 这只猴子身高一米,浑身长着绿色的绒毛,爪子十分锋利。 【ps:新书期,希望大家多投点推荐票,谢谢哈。】

下一篇   第十九章 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