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临近鬼节与放假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十七章 临近鬼节与放假

“你们考得怎么样啊?”我走上去问道。 “阿秀,当时真该听你的话,草,看毛书啊,看了一样不会做,还不如去网吧多玩会游戏实在。”沈凯叹气起来。 看到他们三个的模样,我心里瞬间平衡了不少。 忽然,我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手机一看,是我爸打来的。 “喂,爸,什么事啊?”我笑着问。 “阿秀你们快放假了吧,什么时候回家啊。”我爸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我后天回来。”我说道:“有事吗?” “也没什么事,是王济道老先生让我问问,他说快鬼节了,让你赶紧回来。”我爸的声音传来。 我想了想,对了,还有大后天就是七月十五,鬼节。 后来又和我爸聊了聊,这才挂断电话。 这次考试虽然不咋成功,但我们寝室的人都不是什么读书的料子。 在放假的头天晚上,我们一起在学校对面的烧烤摊喝了两箱啤酒。 放假之后,我便带着行李,踏上了回垫江的汽车。 重庆七月的天气,那真是无法形容的热,而且这辆客车上,空调坏了,就跟一个大蒸笼一样,热得让人难受。 车子回到垫江的时候,正好是中午十二点,太阳最火辣的时候。 下车之后,我反倒是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凉爽,虽然这外面也热,但和那车子里面,简直没法比。 我刚走出车站,就看到站在车站出口的父亲。 我爸穿着一件老土的破衬衫,一条裤子。 “老峰,怎么亲自来接我啊。”我笑着走过去,我爸拍了我额头一下,笑骂道:“你小子,没大没小的,我这不是怕你回来之后到处跑,耽误了时候么,回家给老祖宗们上柱香,明天直接去王济道老先生家里,过了鬼节再说。” 我和我爸关系好,平时我也很少叫他爸,而是叫老峰。 说起来我家的条件其实以前很好,可后来,我爷爷死得早,而我爸不太懂经商,所以一直在家里务农,二爷爷他们一大家子倒是十分有钱,好像开了一个什么大的公司,可惜平时很少见面,只有逢年过节才见面聊天。 我跟爸在垫江找了一个三轮车,谈了下价钱,然后坐着三轮车回了张家坎。 说起来我也挺光荣的,是张家坎第一个大学生。 其实我的成绩根本就上不了师范,还是二爷爷花钱,找关系让我进的师范。 回了张家坎,我父亲没回家,直接领着我到了张家坎后面的一个小山坡。 我们祖先都埋在这个小山坡上。 我依次给祖先们上了香,然后才跟着父亲回了家。 在家里的生活其实就是躺在自己床上看电视,无聊得紧。 第二天原本我还想睡一个懒觉,可一大早就被我父亲叫醒。 “阿秀,这点钱你拿着,到时候给王老先生,这么多年过来了,都没怎么好好感激他。” 我父亲叫醒我后,拿出两千块钱,这两千块钱皱巴巴的,显然存了很久。 “恩。”我接过钱。 我心里也好奇起来,以前不太懂,但现在,却十分好奇,为什么王济道每年的七月十五都会让我到他家里呢? 然后我爸随便弄了一些早饭,吃了后,我爸联系了一个三轮车进来,载着我往着王济道家里前去。 王济道家住在垫江县附近的一座小山上,一直都是一个人居住。 骑三轮车的师傅把我送到了王济道家门口,我付了钱后,在王济道的门口敲了敲门。 王济道住的是一个土房里。 用泥土建成的,很快木门打开,王济道从里面探出脑袋。 王济道七十多岁了,满头的白发和白胡子,脸上全是皱纹,手里还拿着一个拐杖,我记得去年我来的时候,他看起来还没有这么老。 “王老先生,这是我父亲的一点心意。”我把钱递了过去。 王济道并不推迟,接过钱,点点头说:“先跟着我进来。” 这屋子里面倒是挺凉快的。 “你接触了道术?” 一进屋子,王济道就开口问。 我点头说:“恩,读书的时候认识了一个道士,教了我一些东西。” “造孽啊。”王济道摇头叹气的看着我:“你天生阴阳眼,这一生注定会被鬼怪所扰,所以在你出生之后,每年的鬼节,我让你来我这,一是因为鬼节之后,各地会有很多妖魔鬼怪出现,你的阴阳眼会引来鬼怪,二则是因为,我想帮你封印阴阳眼,只要持续二十年,就能让你的阴阳眼永久被封印。” “现在难道有什么问题吗?”我奇怪的问。 “你阴阳眼的封印,在你接触道术的时候,已经被破除了。”王济道深深的叹了口气:“罢了,福祸相依,这也不一定就是坏事,今晚还是老规矩,你待在我的屋子里面,不要出来。” “好的。” 然后王济道在这间堂屋里面准备起来。 他在这间土房外面贴满了符。 我心里好奇,但也没有打扰王济道的忙碌。 终于是到了晚上。 我坐在王济道的卧室里,外面传来呼啸的风声。 我从窗户看了看外面,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闲着无聊,我就拿出电话,给燕北寻打了个电话过去。 “喂,大舅哥,在哪呢?”我开口问道。 “在垫江忙点事情,咋了,有事情吗?”燕北寻开口问。 草,这么巧? 我心里一惊,想了想,说:“真是巧,我也在垫江,我在垫江西边这座桃西山上呢,你过来玩会不?” “怎么了?”燕北寻奇怪的问。 “你过来就知道了,我在桃西山上唯一的这户人家里面。”说完后,我就挂断电话。 等了大概二十分钟,忽然,大厅竟然传来吵闹声。 我打开门跑出去,燕北寻穿着一身青色道袍,而王济道则是换上了一身黄色的道袍,俩人竟然吵起来了。 “滚出去,谁让你进我的道场了?”王济道冷眼骂道。 “哎呦,老道士,当谁喜欢进你的道场?这破道场,小爷我也能摆上十个八个的,装什么呢,我来找我师弟。” 燕北寻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刚好出来。 燕北寻看到我,笑着冲我招手:“阿秀,过来。”

上一篇   第十六章 作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