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作弊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十六章 作弊

“帮忙考试的符?怎么会有那种玩意。”燕北寻说:“读书这种东西靠外力是不行的。” “就之前你用的那个定身符,随便给我几张,我定住监考老师,然后就放心大胆的抄作业了。”我心中已经开始幻想,在所有人在监考老师严厉目光中,艰难答题时候,我救世主一般出现,定住监考老师,然后大家一起抄作业,其乐融融。 “今天事情比较多,你明天找个时间来我的中药铺吧。”说完,燕北寻就在那头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床,来到燕北寻的中药铺。 我直接奔上二楼,燕北寻正坐在沙发上看破破旧旧的古书,他听到我脚步声,放下书,抬头看着我说:“来了?坐吧。” “那个,燕道长,符呢?”我笑着坐到了燕北寻的对面。 “这。”燕北寻直接拿出一张黄符递过来。 这种所谓的符和电影里面的差不多,我接过符问:“怎么用?” “你用不了。”燕北寻说:“最起码现在你用不了。” “你耍我?”我瞪了燕北寻一眼。 “如果符普通人都能用,那还要我们这些抓鬼的干什么?家家户户放一两张符不就天下太平了?”燕北寻白了我一眼,指着左边供奉着的那个铜像。 上次我来的时候并没有太注意,现在仔细一看,这个铜像竟然供奉的不是三清,而是一个大胡子的邋遢道人。 “你天生阴阳眼,就是学道的材料,原本我想收你做徒弟……”燕北寻想了想说:“不过仔细想一下,也不适合,毕竟我也才三十多岁,这样,你去祖师爷面前磕三个响头,上柱香,如果他同意,你就做我师弟,拜入我父亲的门下,虽然我父亲死了,但我可以代他教你道术。” “喂喂,我就是想搞张符,考试的时候做个弊,非得这么麻烦?”我开口问。 燕北寻无语的看着我说:“你小子知不知道多少人想学这门手艺,但找不到好的师父,要不是你有阴阳眼,你以为我愿意教你?” “别废话,去给祖师爷上香。”燕北寻说道。 我拿起手中的香,走到铜像面前,用打火机点燃香烛,然后跪在地上,冲着这个铜像叩了三个响头,随后插上香。 “恩,祖师爷已经同意了。”燕北寻点点头。 怎么感觉这么被燕北寻这个神棍给忽悠了的感觉,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啊,他祖师爷什么时候同意的? 燕北寻注意到了我的眼神吧,尴尬的咳嗽了一下说:“我说祖师爷同意就是同意了,过来,我给你两本书。” 随后燕北寻从书柜里面翻出两本书,一本是《鬼闻录》,另一本则是很小的一本书,跟小人书一样,书的封面都泛黄了,也只有一页,名字叫《应元雷府运鋉敕令》。 “这本《鬼闻录》是祖师爷当初游历的时候传下来的书,后来又经过很多次的改版,添加,是一本记录了很多鬼怪,妖怪的书,价值连城。”燕北寻说道。 “你这么随手直接丢给我,一点也没有价值连城的感觉啊。”我看着手里这本《鬼闻录》,随手翻开,里面的字还是简体字,我随便翻了两页,记载的都是一些妖怪害人的方法经过。 而《应元雷府运鋉敕令》中,则是记载了一道叫应元雷府运鋉的敕令。 燕北寻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口袋,递过来,我打开一看,是一叠叠的符纸,毛笔,和朱砂,黑狗血。 “你回去照着这本《应元雷府运鋉敕令》学着画几张符,这道敕令是很强的,学会之后,基本的妖魔都伤不了你,至于定身符,到时候你贴在想要定住的人身上,然后口念:急急如律令。切记,你念这句口诀的时候,所有的注意力一定要集中在这张符身上,不然会没有效果的。”燕北寻说了一大堆,拿起水杯喝了口水:“差不多就这些事情了。” 我现在满脑袋都是明天考试的事情,哪里还听得进去燕北寻的话。 “那我先走了。”我说完,拿着燕北寻给我的东西就跑出了中药铺。 回了宿舍。 寝室中,秦江,沈凯,郭胖子三人拿着书本,正在拼命背书呢。 我轻轻摇头,说:“加油吧。” “风子,你确定你不背?到时候挂科了,事情很大条的。”沈凯看着我说:“你看,胖子家这么有钱,不也使劲的在背书么。” “你们看,外面这么好的天气,把时间光用在了背书上面,多浪费啊。”我走到窗口,看着外面,手里摸了摸口袋里面的定身符,心中气定神闲。 考试这天,我们四人来到了教室,教室里面监考的监考老师是一个七十多岁的教授,带着个老花眼镜。 我瞅着他这眼神,估计压根不需要给他贴什么定身符吧,在他面前抄作业,他估计都看不见才对啊。 “开始答题。”老教授开口说道。 我一看题目,看得我脑袋都晕了。 我缓缓从兜里拿出符,正准备寻找好的时机给老教授贴上去呢。 忽然,老教授走到我旁边说:“把东西拿出来。” “啥东西啊?”我扭头说。 老教授直接从我兜里把符拿了出来:“还打小抄?这么老土的抄题的方法,我们那个时候都用烂了,以为写点火星文我就看不懂了?” “这,这不是火星文,是符咒,我用来保平安的,教授。”我吞了口唾沫,完蛋。 “想抄作业就直接那书本出来抄,别给我搞这些小动作。”老教授说道。 我听了这句话,就跟原本要被皇帝斩头的大臣,忽然被恩准特释一样,连忙翻出书。 不对。 就算是让我照着书抄,我也压根不会啊。 老教授看着我,眼神好像再说,让你抄,你都不会模样,还打什么小抄啊。然后他也不搭理我,自顾自的喝着茶。 考试很快结束,我交了白卷,说不定老师看我考卷干净,还能送我点卷面分。 走出教室后,就看到了垂头丧气的胖子,沈凯,和秦江。

上一篇   第十五章 秘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