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节博达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十四章 节博达

“媳,呸呸,业姑娘来,坐坐。”我看到业凡柔走进来,连忙站起来,招呼她坐我旁边。 结果她坐到了燕北寻旁边,然后笑着问燕北寻:“怎么了哥?” 燕北寻开口说:“事情是这样的,我昨天晚上抓了一只鬼,后来知道一个叫节博达的家伙丧尽天良……” 燕赤霞把事情的大致经过说了出来,而业凡柔越听,脸色越是难看,她皱眉问:“这种事情你们直接报警不就可以了?非要搞得这么麻烦。” “我赞成!”我开口说。 “闭嘴,没你说话的份。”燕北寻瞪了我一眼,然后笑呵呵的说:“小妹,这件事,我其实也不想搭理,但你不感觉那个人渣太过分了?” “是有点。”业凡柔忽然笑着说:“我明白了,你是想让我用美人计,勾引他?” “聪明。”燕北寻狠狠点头。 “我反对。”我开口说。 妈的,让我未来媳妇去做诱饵?这不扯淡么。 “反对无效。”燕北寻对着业凡柔说:“老妹,这次你真的得帮帮我,只要你把他单独约出来,然后我和张秀抓住他,之后,我有的是办法让他开口告诉警察叔叔事实。” 业凡柔奇怪的看着燕北寻:“到底怎么回事啊你,这种事情,按照你的个性,不会很上心的啊?” “这个,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之后你就知道了。”燕北寻吞吞吐吐的看着业凡柔说。 业凡柔双眼死死的看着燕北寻,顿了顿才点头:“好吧,什么时候去找他?” “我今天还要再调查一下节博达更详细的资料,明天我给你电话。” 他俩就这样聊起来了,完全无视了我的存在。 “喂喂,我干点啥啊?”我指着自己问。 燕北寻看着我说:“等会我送你回学校,然后等我明天的电话就可以了。” 说完,他就站起来对业凡柔说:“老妹,那我先走了。” “业姑娘,我走了,明天见。”我伸出手,和业凡柔握了握手,随后我俩走出奶茶店,上了燕北寻的车。 “跑这么远?就为了说点这个,好像电话里面也能说清楚吧?”我扭头对燕北寻说。 燕北寻道:“你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要对付那混蛋?” “有点吧。”我点点头,这种事情虽然听说了,让人心里很不爽,但终归和我们没有关系,燕北寻为啥非要出手呢。 燕北寻嘴里叼着根烟骂道:“原因有些复杂,等你该知道的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 “你说这句话等于放屁,你们这些道士是不是都喜欢说这样的话忽悠人?”我无语的看着燕北寻。 虽然心里奇怪,但燕北寻没有要说的意思,我也懒得问。 燕北寻开车把我丢到学校大门后,他才驱车离开,说明天联系我。 我叼着烟,走回到宿舍楼。 推开寝室门的时候,胖子竟然已经回来了,他坐在自己的床铺上,正和秦江,沈凯俩人吹牛逼呢。 “妈的,你们去打听打听,市医院那个小护士没被我叫来揉胸口,开玩笑呢,以后你们这群家伙别在我面前吹泡了多少美女。”胖子叼着根烟,一副凯旋而归的喜悦笑容。 沈凯看着我进来就笑着说:“你这算个**,人家阿秀大胡子的男人都敢玩,你能比他有种?” “你们说你们的,别把我带进来。”我自知理亏。 秦江拿着一个垃圾桶就往外面走:“算了你们,自己老老实实撸管吧,成天吹牛逼有啥意思。” “慢着,你把我宝贝丢垃圾桶里面干啥。”我看到燕北寻给我的抹布竟然被丢进了垃圾桶,连忙从里面翻出来,还仔细的把垃圾倒出来,将那根绣花针给捡了出来。 接着我小心翼翼的把这两样东西放进柜子里面锁好。 这两样东西别看破,真的对鬼有用,先放着,说不定以后能有大用呢。 “我说那破布是啥地方搞来的呢,原来是你小子带回来的,一股子的馊味。”秦江皱眉说。 “你懂个屁,这是‘宝贝’,‘宝贝’你们明白吗?”我看着他们三个无知的普通人,轻轻摇头,也不怪他们,毕竟最初燕北寻给我说这是宝贝的时候,我也不大相信。 但这两样玩意能对付鬼却是千真万确的,从此以后哥们可就不是普通人了,我是能抓鬼的高人。 想到这,我心里就有点小激动,心里无奈感叹,为毛世界鬼这么少?不出来个鬼吓吓他们三个,然后我一展雄风,大战恶鬼,最后他们被我的王霸之气折服,纷纷拜我做大哥。 我心里是越想越乐呵。 随后我们四个打打闹闹的下楼,去学校对面的网吧玩了一整天,一直到了该吃晚饭的时候,才回学校食堂吃晚饭。 然后我回宿舍就赶忙睡觉,第二天还要起来跟燕北寻大战那个叫节博达的禽兽呢。 ……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我睡得正迷糊呢,就听到手机的铃声响了起来,我睁开眼,拿出手机一看,是燕赤霞打过来的。 我把手机放到耳边问:“喂,啥事啊。” “起床,干活了。”燕北寻在电话那头说道。 “困死我了。”我打了个哈欠说:“在学校门口等我。” 说完,我就穿好衣服,因为今天业凡柔会来,所以我还特地的打扮了一下,在厕所用沈凯不知道过没过期的发胶,在头发上喷了喷,再用手抓了下,照了照镜子,心里只能无奈的感叹。 张秀啊张秀,为什么你父母要把你生得这么帅,这是没天理的。 等我感叹完,鄙视了一下还跟死猪一样睡在床上的三个家伙,拔腿跑出了宿舍。 我到学校大门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八点了。 燕北寻和业凡柔俩人站在学校门口,笑呵呵的正聊天呢。 “来了?”燕北寻看我跑到他面前后,点点头:“走,跟着我去找节博达。” “业姑娘,吃饭了没,不然我去给你买点包子?” “吃过了。”业凡柔冲我笑呵呵的点头。 “那要不要……” 我还没继续说话,忽然,前面的燕北寻就小声的说:“前面那就是节博达了。”

上一篇   第十三章 喝寂寞

下一篇   第十五章 秘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