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喝寂寞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十三章 喝寂寞

“他叫节博达,我和他认识的时候,他知书达理,可和他谈了一段时间的恋爱后才知道了他的秘密。”女鬼说。 “他是个人口贩子,甚至丧心病狂到在学校里面哄骗女学生和他谈恋爱,在给他生下小孩后,就把自己的小孩转手卖掉,他就是个畜生。” “哎呦,还自产自销。”燕北寻脸色很不好看,哼了一声说:“都快成产业链了?” “我知道后很害怕,要和他分手,没想到,他竟然把我骗到学校后面的荒山,推进一口枯井里面摔死。”女鬼说道。 “我其实也没想杀人,死了之后,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待在深井里面不能投胎,直到前天晚上,却被什么东西吸引到了这间寝室的隔壁,然后杀了人。” “你死得不甘心,心中有一口怨气,变为恶鬼,自然不能投胎。”燕北寻叹了口气:“这样说来,你其实也是一苦命女子,放心,我会给你超度的。” 我疑惑的问:“燕道长,为什么她会动手杀周正他们呢?后来还要杀我。” “杀周正他们估计是个意外。”燕北寻微微一笑:“听说过一句话吗?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谈鬼。” “你隔壁寝室那些傻货,应该大半夜,在宿舍说鬼故事,又或者玩了笔仙之类的游戏,这种事情是最忌讳在晚上干的,然后就把她给引了过来。”燕北寻说:“她本身就是一只恶鬼,动手杀人了他们也是正常的。” “至于你,我不是说过吗,你是阴阳眼,阴阳眼的阴眼是最吸引鬼煞邪物的东西,他们做梦都想吃了你的阴眼。”燕北寻说到这,就问:“话说,你准备怎么办。” 燕北寻这一问,倒把我给问愣住了。 “什么怎么办?”我奇怪的说。 “你听了那个叫节博达的事情,难道无动于衷?不想收拾他?”燕北寻对我说。 我听后,小心肝扑通跳了一下:“这个,燕道长,那个叫节博达的人干这门买卖,心狠手辣的,你说,我们要是真的和他杠上了,没什么好处啊,不如装作不知道?” 我可不是那种正义感爆棚,听到有人作恶多端,不收拾就睡不着觉的类型。 “你小子还是不是人,有没有点同情心。”燕北寻冲我骂道:“你要不帮忙,那我和我妹妹自己收拾他。” “等等。”我一听到燕北寻提到他妹妹,就说:“燕道长,那啥,小柔也要帮忙啊?” “那可不,我妹最喜欢伸张正义,另外她很看不起那种明明听说有人作恶,却不敢管的懦夫。”燕北寻若有所指的说。 “谁!谁是懦夫,站出来老子不抽死他。”我骂了几句后,笑道:“大舅哥,你看,我和小柔有共同爱好,我其实也喜欢声张正义的。” 燕北寻一听就火了:“妈的,你叫谁大舅哥呢,你不是要拜我为师么,叫师父,别乱了辈分。” “叫师父多生分啊,还是大舅哥亲热点,大舅哥,走走,我请你出去吃火锅,我俩好好商量一下怎么对付节博达那孙子。”说着我就亲热的拉着燕北寻的手往外面走。 “你爱叫啥叫啥,不过要是让我妹妹听到,她不高兴,那我可不管。”燕北寻说着就问:“对了,你们同学里面有没有漂亮点的小姑娘,你看你师父我单身这么多年了……” “啊,大舅哥你还是单身狗啊?” “骂谁单身狗呢,草,看不起单身?你他娘的不是单身吗?”燕北寻说道。 “不不不,我也是单身狗,这不,我看大舅哥你长得帅,奇怪你是单身这件事吗,要知道,以大舅哥这相貌,要是在我们学校逛一圈,不知道多少姑娘得缠着你,非你不嫁。”我为了业凡柔那漂亮姑娘,也只能说着这违背良心的话。 “这听起来倒是舒服不少。” 聊着,我和燕北寻便到了学校门口的烧烤摊,点了一大堆烧烤,一边吃一边喝,喝酒培养感情这件事还真没错,别看燕北寻没事老拿着个二锅头装逼喝着玩,让我灌了七八瓶啤酒,说话舌头都打结了。 当然,我也喝了不少的酒,最后没办法,把燕北寻领会我的寝室,倒头就睡了起来。 …… 脑袋好疼! 我昨天晚上也不知道到底喝了多少,迷迷糊糊的就听到沈凯和秦江俩人的声音。 “这真是够重口味的。” “这都不能叫重口味了,这是变态级别的口味了,没想到阿秀还好这口。” 我听着沈凯和秦江的话,感觉不好,睁开眼一看。 草! 此时我就穿着条四角内裤,躺在床上,而燕北寻更狠,光着腚,趴在我身上,还死死的抱着我,睡得很死。 而秦江和沈凯俩人站在我床边,俩人眼神怪异的看着我。 “如果我说,我和他只是喝多了,然后睡着了,你们信吗?”我睁大我纯洁的双眼,看着沈凯和秦江俩人问。 秦江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你说呢?” “滚开。”我推开燕北寻。 然后以极快的速度穿好衣服,期间还摸了一下屁股,不疼,还好还好。 “没事阿秀,我俩不鄙视同性恋的,不过我倒是奇怪,昨晚你还和一个大姑娘在地上滚,这才过去多久,就变成了个大老爷们。”秦江说。 “大老爷们就算了,这家伙长得也忒磕碜了吧,满脸大胡子。”沈凯摇摇头:“光想想都浑身鸡皮疙瘩,走江哥,我俩还是回网吧吧,说实话,明天回来,看到阿秀和人妖滚床单我都不奇怪了。” 说完,他俩拔腿就跑出了寝室,根本就没给我解释的机会。 不对,我估计想解释也解释不了。 “赶紧起床。”我踹了燕北寻的屁股一脚。 “咋了。”燕北寻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周围,脸色一边,然后往自己屁股摸去,随后松了口气:“你小子,睡觉就睡觉,拖我衣服干啥。” “别说这些废话了,赶紧带我去找小柔,商量一下怎么收拾节博达吧。”我现在也只能指望看到业凡柔,来抚慰一下我受伤的心灵了。 燕北寻穿好他的道袍,带着我一起走出学校,然后他开着车,就往西南政法大学的方向开去。 路上,燕北寻告诉我业凡柔是在西南政法大学读书后,我就感叹:“意思就是,我媳妇是高材生?” “什么你媳妇?别惹我生气啊,我现在心情很不好。”燕北寻哼了一声。 “昨天还亲热的叫我妹夫,这一转眼,就不认账了是不是。”我无语的说。 “我啥时候叫你妹夫了?”燕北寻说完,从他车里拿出一瓶小的二锅头喝了一口。 “开车就别喝酒了。”我说道。 燕北寻摇摇头:“你不懂,哥喝的不是酒,是寂寞,再说了,只要没有交警,我就是……” 刚说完,车子左边就出现了一辆警车,然后一个喇叭从警车里面递了出来:“停车,停车!接受检查。”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我笑了起来,叫他丫的装逼,还喝的寂寞,把警察给寂寞出来了吧。 燕北寻脸色铁青的把车停在了路边,然后一个三十多岁的交警打开车门,指着燕北寻说:“下车。” “警察叔叔,干啥啊,我没犯法吧?”燕北寻一脸无辜的说。 “别叫叔叔,把我叫老了。”交警拿出一个相机说道:“胆挺肥的啊,喝完酒开车的我看多了,一边开车一边喝酒装逼的,我倒是头一个见,真当我们警察是摆设?” 相机里面刚好有燕北寻喝着小二锅头的照片。 “这个。”燕北寻一脸尴尬的把二锅头拿出来递给警察说:“警官,这里面不是酒,是白开水。” “白开水?”警察打开二锅头闻了闻:“你干啥玩意呢,二锅头的瓶子里面装水,逗我玩?” 燕北寻脸色微红,指了指我干笑说:“这不有个小弟在旁边,跟他装装逼嘛。” “哎呦我去,你这孙子,我告诉你,要不是我穿着这身警服,真得揍你一顿,你说你没事装什么逼啊,浪费我时间。”说完这警察转身开车就离开了。 我看燕北寻心情不好,小声的说:“大舅哥,你还喝寂寞吗?” “别叫我大舅哥,别跟老子提寂寞这两个字。”燕北寻哼了口气。 我是真的挺想笑,但看着燕北寻脸色铁青,楞是没敢笑,怕他揍我。 车子一直开到西南政法大学门口,燕北寻这才神色稍微缓和了一点,然后拿出手机给业凡柔打了过去。 “妹,恩,是我,有点事情,在老地方等你。”说完燕北寻就说:“下车。” 我跟着燕北寻下车后,他带着我到大学对面的一家奶茶店坐下。 这家奶茶店生意不错。 都说师范的美女多,我在师范读了将近一年,还真没看到过什么美女,反倒是这奶茶店的美女,真不是一般的多。 最关键的是还有气质,学法律的气质果然要比当老师的气质好。 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后,随便点了两杯奶茶,等了大概二十分钟,业凡柔总算是出现在了我的视野里。 业凡柔又变漂亮了,她化了一点淡妆,穿着一身洁白的连衣裙,从外面走了进来。

下一篇   第十四章 节博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