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破庙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一百一十二章 破庙

被这孙子骗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渐渐也有些习惯,我深吸了口气问:“然后呢?” 雷剑这家伙拍了拍胸膛道:“随后我得知,这只魔猪是从天外魔域飞来的一个大魔头,最后耗费了毕生功力,将其又重新封印在了里面,可惜我的封印并不高明,算算,那魔头如果这么多年不间断的掳魂魄吞噬,也快破封印而出。” 我低头思索了起来。 雷剑开口道:“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你刚才的话里有几句是真的。”我开口问。 “全是真的,那只……” “得得得,您休息,那个魔头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我已经联系了玉皇大帝,让他派天兵天将下来了。” “是吗?那就好,记得让太上老君也来,这只魔头身上可以炼制出不少好宝贝……” 我此时已经走出屋子,然后用力的关上门,生怕这个家伙又跑出来抱住我的腿,不让我离开。 说这老头的话全是胡扯,那也不对,最起码人家又封印了一次那只野猪应该是真的,至于其他的,呵呵。 我走出养老院后,径直往旁边的派出所走去,这派出所也不大,现在就一楼的一个房间亮着灯,我走过去敲敲门。 进去一看,刘警官还在给黄主任录口供呢,顺便把我也拉去录了一遍。 我肯定不能说什么野猪的事情,说出来这刘警官估计直接把我丢精神病医院去了。 忙活到凌晨三点半,刘警官这才送客,然后让我们到派出所对面的一家小旅馆住,明天天亮了再上山。 走到旅馆大厅,有一个打瞌睡的小姑娘坐在前台。 这个姑娘看起来十七八岁,应该是周末,帮忙看店。 “开房。”我走上前说。 小姑娘听到我的声音,坐直了身板,看了看我和黄主任问:“一间还是两间?” “两间。”我把身份证递了过去后,黄主任走过来说:“那个,张秀同学,两间房间有点浪费了吧,在这旅馆住学校不会报销的……” 我笑了起来,感情这家伙怕浪费钱啊,我无语的说:“我掏钱。” “咳咳,这怎么好意思,我是老师,你看你。”黄主任一听,笑嘻嘻的掏出身份证,说不好意思,可却一点掏钱的意思也没有。 好在这个旅馆也不贵,一晚上就一百多。 王副局长钱可给我打过来了,哥们怎么也算是个小土豪了,这点钱还是能出的。 在回房间的时候,我也给黄主任说了一下。 明天让他先回去,我晚点再上山。 黄主任估计是认为我怕上山吃苦,想在山下过几天。 如果是平时,我估计他得义正言辞的呵斥我,年轻人不能吃苦云云,不过这开房的钱是我拿的,他也就没意见了。 这个旅馆的房间有些简陋,好在干净,我把包丢在床上,洗了个澡后,趟在床上就睡了起来。 忙了这么久,我也累得不行。 疲惫的时候,睡觉入睡很快,也没有做梦。 眼睛一闭,一睁,就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我醒过来后,赶紧跑厕所洗漱了下,然后拿起手机一看。 竟然十多个未接来电。 全是罗方打的。 糟糕,睡过头了? 我赶忙给罗方打了过去,电话那头的罗方很快接了电话,骂道:“你小子搞什么?我在码头等了你半个多小时了,十分钟之内你不出现,我马上回重庆,你跪在地上求我也没用。” “别急啊大哥,等等我。”我赶忙拿着自己的背包,冲到楼下,退了房,然后冲着码头的方向狂奔而去。 好在这个镇子并不大,我跑了五分钟左右,就到了码头。 罗方穿着一身白色的运动装,背着一个挎包,静静的站在码头。 我跑到他面前,赶忙开口说:“大哥,你终于来了。” “这话该我说吧?”罗方瞪了我一眼,毫不客气的把他的包冲我丢了过来:“带路,找那个野猪去。” “好嘞。”我点头说道。 罗方这家伙可比孙小鹏靠谱多了,我领着他就往山上走。 背着两个包爬山,说实话,累得不行,可惜罗方打死都不愿意背。 我并没有领着罗方到营地休息,而是直接往山顶走去。 走走停停,大概走了快三个小时,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才终于走到了山顶。 路上的时候,我也把事情详细的告诉了罗方。 可是一到山顶,却根本没发现有什么所谓的破庙啊。 难道那只女鬼在骗我? “没破庙啊。”我疑惑的说。 罗方指着山的那一面:“那边还没看呢。” 我跟着罗方走过去。 山顶是一个山峰,另一边全是陡峭的悬崖。 我和罗方往下面一看。 这一看,反倒是把我给惊得外焦里嫩。 此时悬崖下面,大概二十米左右的地方,竟然有一个破庙。 这个破庙依靠悬崖而建,看起来虽然说不上什么雄伟,却是神秘异常。 “悬崖上建的庙。”我吞了口唾沫,而旁边的罗方没有说话,拿出一根很粗的绳索,系在一颗大树上,说:“走,下去看看。” “喂,不是吧,一点安全措施都没有,要是我手不小心滑了,掉下去不就死定了?”我忍不住说道。 这个悬崖太高了,光抓住一根绳子下去? “有多少事情会给你慢慢弄安全措施?”罗方反倒是瞪了我一眼:“不敢下去就在这守着,别让人碰绳子。” 哎呦卧槽,他要不说这句话还好,哥们我别的优点没有,就是要面子,他这句话都说出来了,我能不下去吗? “下去就下去,谁怕谁啊。”我说。 随后罗方死死的抓住绳子,他还教我把手在绳子上绕一圈,稍微有些保障。 我心里也有些感动,罗方这家伙看起来谁都不关心,其实还是挺细心的。 他第一个抓着绳子下去后,我才用右手在绳子绕了两圈,然后慢慢的往下面爬。 我压根就不敢往下面看,只能一点点的松开绳子,往下面滑。 这个方法虽然手的皮肤会被绳子磨破,但好在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