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两件‘宝贝’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十一章 两件‘宝贝’

我都快被吓傻了。 虽然之前我遇到过恶鬼,遇到过尸煞,但身边有一个道士燕北寻,所以没有什么大碍! 可现在我孤身一人遇到这只鬼,该怎么办? 我吞了口唾沫,现在基本上已经能确定了,之前高远的死是不是这姐们干的不知道,但周正他们三人的死,肯定和这姐们有关系。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我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就念起这句佛经,倒不是我不想念别的,关键我只会这一句,也不知道对挂在我们寝室的这位大姐有没有作用。 事实证明,压根没用。 因为我正念着呢,就感觉一个女人压在了我的身上,我眼睛微微睁开一个缝隙,看了一下,这位鬼大姐正坐在我的肚子上,双手缓缓的向我脖子伸来。 接着,我脖子就被她死死的掐住。 我现在被吓得浑身发麻,丝毫动不了,想开口喊秦江和沈凯救我,可我喉咙里面好像堵着什么东西,根本就发不出声音。 我脑袋渐渐缺氧,晕晕沉沉起来。 不是吧,哥们我难道要死在这破地方? 那些说什么人快死之前,会回忆生前种种事迹的人,一定是没有死过,光会扯犊子。我现在除了脑袋晕就是脖子疼,有屁的功夫去想以前的事情啊。 我感觉自己就快要晕过去了,要是我现在晕过去,这辈子就算是过去了,情急之下,我一口咬在自己舌尖上。 舌头传来的痛疼,让我瞬间能控制身体,于是我张开嘴:“救命!” 或许沈凯和秦江没有睡太死,他俩在听到声音之后,距离灯最近的秦江打开灯,问:“咋了阿秀,大晚上的你别吓唬我们。” 开灯的瞬间,那只鬼就不见了,我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来,还咳嗽了几下,从床上站起来说:“有鬼!有鬼!” “鬼呢?”沈凯有些生气的冲我说:“大哥,今天晚上周正他们寝室的事情已经够吓人了,你别再吓我了,我胆小。” “没骗你们,看我脖子。”我说着就指着自己脖子给他们看。 刚才那女鬼掐这么狠,肯定是有淤青的。 “不是吧,阿秀为了吓我们,连自己都掐?玩太嗨了吧。”秦江皱眉看着我说:“刚才我没睡太死,如果我们屋子里面来鬼了,我能不知道?” “她刚才就坐我身上掐我……”我还想继续说,但看到秦江和沈凯俩人盯着我的眼睛一副看神经病的模样,我摆摆手:“算了,你们睡吧,是我做噩梦行了吧。” “大惊小怪的。”沈凯说完,翻了个身,继续睡起来。 秦江想了想对我说:“今天的事情是有点奇怪,明天要不我找个算命先生帮你看看?” “算了吧,大街摆摊算命的有几个不是骗子?”我摇摇头,忽然想到了燕北寻。 我该不该去找他呢?但他让我拜他做师傅,怎么想怎么怪异。 我想着想着就扇了自己一耳光,妈的,想啥呢,今天晚上命差点都丢了,还在乎什么当不当人家徒弟?让我当孙子,我不也得乖乖去找他么。 后半夜,我是一点也不敢睡,开着灯,然后躺在床上发呆,好在女鬼没有再出现。 外面天蒙蒙亮之后,我就赶忙穿好衣服,跑出了学校。 然后掏出电话,给燕北寻打了过去。 “喂,大清早的,哪位啊。” “是师傅吗,您好,我是小秀啊。”我小声的说。 “打住打住。”电话那头的燕北寻疑惑的说:“你谁啊你,什么小秀大秀的,大早上的乱说啥。” “我是张秀,师傅,您老人家真是贵人多忘事。”我干笑道。 “别别,妈的,说得这么肉麻,鸡皮疙瘩都快掉了,撞鬼了吧?”燕北寻问到。 “师傅您真是神算,前两天说我会遇鬼,我昨天晚上还真就他娘的撞鬼了。”我说着,心里也念叨,妈的,以为谁喜欢用这种口气说话么,要不是撞鬼了没办法,求到他那里了,我至于这么低声下气的么。 “我在南坪步行街,燕子中药铺工作,你过来找我吧。”说完,燕北寻就在那头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我连忙招了一辆出租车,到了南坪步行街。 在这条步行街逛了一会,便看到了燕子中药铺。 此时铺子已经开门,我走了进去,看到了一个二十来岁,相貌一般的男子正在整理药材。 “你好,我找一下燕师傅。”我开口说。 “在楼上,你上去就是。”这个小哥头也不抬。 我点点头往二楼走去。 这中药铺还挺大的,摆放着各种各样的药材,等我走到二楼才发现,这上面还别有洞天啊。 二楼也很大,但却没放一点药材,放的全是符咒,书籍。 最左边的墙壁,还供着一尊铜像。 中间则是茶几和沙发。 燕北寻敲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喝着茶,看着我说:“来了?坐吧。” 我刚坐下,燕北寻喝了一口茶,然后放下茶杯,开口问:“昨天差点没命吧?” “你怎么知道。”我惊讶的看着燕北寻。 燕北寻微微一笑:“要不是你小命差点不保,能来找我?废话少说,把你遇到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一遍。” “事情是这样的。”我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都说了出来,甚至连晚餐吃的啥菜都告诉了燕北寻,生怕漏了什么细节。 燕北寻听后,眉头微微皱起说:“红衣?” “会是厉鬼吗?”我吞了口唾沫问。 “真要是厉鬼,你已经没命了,还能在我面前说这么一大堆?”燕北寻想了下说:“我给你两件东西,你今天夜里,在这只恶鬼来了之后,杀死她,你不是想要拜我为师吗?这是给你的考核。” “啥?拜你为师还要考核?”我愣了一下:“不是该你出手帮我对付那只鬼吗?” 燕北寻瞪了我一眼:“哪个牛逼的师傅收徒弟不考核一下,意思意思的,再说了,我最近很忙,没空帮你抓鬼。” “可你看起来也不牛逼啊。”我下意识的说。 “哎呀我草,你回去等死,别说认识我,那两件宝贝你也想都别想了。”燕北寻被我这句话刺激到了一样,向我骂道。 “别啊。”我一听也急了:“你牛逼行了吧。” “哼。”燕北寻瞪了我一眼,随后转身在这屋子里面翻找起来,过了一会,找出了两样东西递了过来。 第一件东西是一块八卦图,看上去脏兮兮的,我亲眼看到燕北寻是从墙角翻出来的,不过这东西勉强还有个八卦在上面,算是稍微靠点谱吧,但第二件东西,竟然是一根绣花针。 “我知道你看不起这两样东西,这两样东西可是,可是……”燕北寻说到这,顿了顿,思索了很久才说道:“反正很厉害就对了。” “喂,你骗我也想点厉害的说辞吧,这么敷衍算什么事啊。”我无语的看着燕北寻。 燕北寻说:“这块抹布,呸呸,瞧我这嘴,只要女鬼出现,你就用这块八卦图盖在女鬼身上,然后用这根针插进女鬼的鬼门,那只鬼就会魂飞魄散了。” “这么容易。”我听了说:“听起来没啥难度啊。” “当然没难度啦,我给你这两件可是极品装备。”燕北寻笑道:“回去吧,明天我等你的好消息。” 说着,燕北寻就把我往外面推。 我一边被他往外面推,一边说:“道长,不然你给我个桃木剑吧,实在不行给我两张符也能凑合,给我块抹布和一根绣花针算什么事啊。” “这是宝贝。”燕北寻说着,我已经被他推到门口了。 “我等你的好消息。”燕北寻说着就冲我摆手。 “你倒是告诉我鬼门是什么地方啊。”我无语的说。 燕北寻尴尬的笑道:“对哈,这个倒是忘了,鬼门就是眉心中间那里。” 看燕北寻转头离开,我心酸的看着手上得到的两件‘宝贝’。 抹布,绣花针。 这玩意真的能对付那只鬼吗。 那鬼昨天可差点掐死我啊。 算了,死马当活马医吧。 我摇摇头,打车回到了学校。 我也是困得要死,回到学校后,把这两件‘宝贝’往床底一丢,躺在床上就睡了起来。 昨天后半夜我是一点都没睡,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了,是沈凯把我叫醒的。 “喂,阿秀,吃饭了。”说着沈凯递过来一个盒饭。 我迷糊的坐起来,看了看问:“秦江怎么不在屋子里面呢?” “这宿舍怪邪门的。”沈凯说:“我和秦江商量了下,先去网吧住几晚上再说,你也一起吧,吃完饭就走。” 我刚想答应下来,忽然想起床底下的两件宝贝,犹豫了一会,开口说:“算了,你和秦江自己去吧,我晚上有事。” “哦,行。”沈凯点点头,没多想,等我吃完饭后,拿着我吃剩下的饭盒出去丢了,便离开了宿舍。 我则坐在床边,拿出抹布和绣花针沉思了起来。 到底该不该相信燕北寻呢?这可是玩命啊。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就到了夜里九点,我期间躺在床上玩了会手机,天色一黑下来,我就左手拿着抹布,又手拿着绣花针,警惕的看着周围。 时间滴答滴答到了十点钟,那女鬼还没出现,我都有点打瞌睡了。 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屋子里面又多了一个‘人’。 依然是昨天那只穿着红衣的女鬼,这只女鬼跟昨天一样,吊在一根白色的布上,特别的是,她身上就跟空调一样,散发着一股股的寒气。。 我也没昨天那么怕了,毕竟手上可是有两件‘宝物’,心里也有了些底气。

上一篇   第十章 吊死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