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收服女鬼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一百零九章 收服女鬼

女鬼轻轻一笑,轻蔑的看着我道:“就凭你?” 我一听她这句话就知道,糟糕了。 一般来说,这样威胁一只鬼,它和掳走的人也没有什么关系,只是无意带走魂魄,都会把魂魄还回来。 毕竟没必要为了一个无意带走的魂魄,得罪阴阳先生或者猎妖人。 但这只女鬼显然不想还回来,只有一个原因。 虽然是凑巧把王立的魂魄带走,但她有用。 “那就是没得商量咯?”我耸了耸肩,把手电筒放在了地上。 女鬼也不说话,她轻轻挥了挥手臂,然后两边树林竟然飘出四根红色的丝绸,这四根丝绸直接就冲着我身上裹来。 我急忙后退,想要躲开,可这四根丝绸的速度却极快,我直接被绑得死死的。 这时,花轿里面也冲我飞射出一条红色丝绸,而这女鬼光着脚,在这条丝绸上轻轻跳动,冲我飘来。 看起来真是美丽得很,如果不是知道她是鬼,咋一看,说不定会以为是哪个仙女下凡呢。 她飘到我面前,脸色愉悦的看着我,伸出细手,在我的脸上摸了一下。 很多人或许会问,鬼不是虚无的吗?鬼不是碰不到的吗? 鬼其实和魂魄有一定的区别。 人死后,变成魂魄,的确是虚无,不能碰到,而鬼却可以。 她手触碰到我的脸颊,就跟一块冰敷在我的脸上一样,冷得我浑身一哆嗦。 “刚好还差魂魄,把你这小道士也收回去。”女鬼笑呵呵的说。 我也笑了起来,刚才在这些丝绸飞出的时候,我虽然躲避不了,但右手也反手拿着金钱剑,然后在抵在了背后,丝绸缠住我的位置。 只要我稍微用力,就能割开这些丝绸,不过我还不想这么快的打草惊蛇,我想搞清楚,这只女鬼为什么要魂魄。 “喂大姐,既然我都被你抓了,你说说为什么要我们的魂魄呗,死也得让我死得明白啊。”我开口说道。 原本我想从智商上碾压这只女鬼呢,没想到女鬼白了我一眼:“呵呵,你都快死了,知道这么多又有什么用,还是安心去吧。” 说完,她原本粉嫩的细手,忽然指甲长得老长,有好几厘米长,看起来锋利得很,冲着我的脸就刺来。 麻痹,怎么不按套路出牌,一般电视剧,或者小说里面,反派的智商不都应该是很低的么,随便骗一下,就把所有事情抖出来才对吧? 我心里一边暗骂电视剧不靠谱,右手也用力一割,顿时,捆绑在我身上的红色丝绸被割断。 我急忙退后一步,躲开这只女鬼的一抓。 现在情况紧急,毕竟这只女鬼距离我也不过一米远,根本没有时间准备符咒,我张开口,使劲的咬在右手中指,然后学着电视剧里那些高人的口吻吼道:“孽障受死!” 接着,我右手指尖使劲的点在了女鬼的额头。 光是我指尖的血也对她没啥作用。 不过我手触碰到她额头的时候,我立马开始在她脸上画符。 她脸色一惊,就往后退。 她退,我就追着她跑,不断的在她脸上画应元雷府运鋉符。 符咒毕竟是保命的玩意,好在我平日里练得不少,此时就算是她一边退,我一边追,也能画出。 过程自然是艰辛无比,别提多累了,画好后,我也停下脚步,因为她已经到了花轿里面。 那四个纸人抬着花轿就要跑。 我开口吼道:“孽障,有本事你就跑,我只要念了咒语,保你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刚跑几步的四个纸人立马停下了脚步。 “啊!”此时我也看到花轿里面的情况。 原本容貌美丽的女鬼,此时脸上的符咒散发出阵阵的红色光芒,而她原本粉嫩的小脸,皮肤极快的速度干枯了起来,跟枯树的树皮一样,极其的吓人。 她嘴里原本整齐的白牙,变成了一颗颗獠牙。 妈的,比刚才真是难看多了。 “你,你想怎么样!”女鬼的声音颤抖起来,冲我问道。 说真的,这个女鬼并不厉害,也就只是个普通的恶鬼,不过哥们我心里那种成就感,别提了,感觉特棒。 我赶忙从包里掏出一根红绳,冲上去就往这只女鬼的脖子套了上去。 这女鬼也知道被我在她的脸上画了符咒,怕我真的把她给打得魂飞魄散,所以也没敢反抗。 我套上红绳之后,用力一拉,把女鬼从花轿里面扯了出来。 “说吧,你为什么想要王立的魂魄。”我瞪着这只女鬼道:“你别想骗我,如果你实话实说,之后我会考虑放了你,要是你敢欺骗我,我立马让你魂飞魄散。” “小女原是崖城人士,新婚过后,随人到这野猪岛游玩,在山里一座古庙过夜时,遭一只野猪杀害,后变成幽魂后,又被这野猪威胁,必须给他勾人魂魄,不然就要我魂飞魄散。”这只女鬼声音可怜兮兮。 崖城一百多年前,三亚以前的名字,也就是说,这只女鬼最起码也是一百年前死的。 如果她还是之前那个美貌的模样,或许我还会生出怜香惜玉的想法,可现在这女鬼的脸别提多渗人了,我踹了她一脚:“别废话,说一千道一万,你都害死不少人,说,那只野猪为什么想要人的魂魄。” “它被封印起来,而且看起来受了重伤,想要吞噬人的魂魄恢复。”女鬼可怜的冲我说:“大师,我是无辜的,你要帮帮我啊。” 我一脚踹在她的脸上,把她踢翻在地上:“麻痹的,老子刚出来的时候你怎么不从良,现在被老子收拾了,老实了,知道从良了?” 相貌决定一切,现在这女鬼长得如此渗人,声音却可怜巴巴的求饶,让我心里一阵恶心,更何况,不管如何,这女鬼都杀害了不少人。 不管是她自愿的,还是被逼的,杀人了,就是杀人了,我没有理由还装出一副可怜她的模样。 不过我现在也头疼起来,胖子和刘曦俩人不会是让那只野猪给掳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