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商量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一百零八章 商量

我和秦江俩人跑到的时候,看到沈凯和之前要找刘曦的姑娘也坐在一颗树下,此时这个姑娘死死的抱着沈凯,还在尖叫呢。 “什么情况。”我气喘吁吁的看着沈凯问。 “你俩怎么过来了。”沈凯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俩。 秦江开口说:“我们听到这边有人尖叫,就过来看看出状况了。” “咳咳,我这不是看现在情况挺合适,就和小梅讲讲鬼故事么。”沈凯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俩,好像再说:老子泡妞,你俩过来当什么电灯泡? 我现在要是手上有刀,绝对捅这孙子两下,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情况,还有心思泡妞呢他。 不过现在我俩还有些惊魂未定,也懒得和沈凯废话。 我拉了一下秦江的手:“我俩继续找人吧,等他俩继续讲鬼故事。” 说完,我还冲沈凯说:“对了,忘记告诉你,大晚上讲鬼故事,容易招鬼过来的哦。” “你当我骗大的啊?”沈凯笑嘻嘻的说。 我和秦江俩人离开继续找了起来。 出了沈凯这档子事,我俩也没有之前那么惊慌了。 我俩离开后,都没互相说话,往山上走了十多分钟,忽然,左边不远处又传来尖叫声。 不过这次倒不是女生的尖叫声,倒是男的。 我和秦江对视一眼。 秦江问:“喂,讲鬼故事真能引鬼?” “理论上是真的,妈蛋,别真是沈凯那孙子讲鬼故事,把不干不净的东西招引过来了吧。”我忍不住骂了一句。 虽然口头上说归说,我俩脚下却没有闲着,往叫声传来的方向跑了过去。 很快,我俩就跑到了出事的地方。 这里是一条小溪边,有两个男生在小溪边。 此时其中一个口吐白沫,两眼翻白躺在小溪边上,另外一个正在使劲给他掐人中。 “怎么了?哥们。”我认出这两个人是一起上山的,和秦江走上去问。 这个人脸色很惊慌,一看到我和秦江出现,好像淡定了一下,急忙说:“我也不清楚,刚才我和王立走到这小溪边,就想歇息一下,王立去撒了泡尿,没过一会,就出现一个看起来和古时候迎亲的队伍一样的东西从小溪边走过。” “我躲开了,但王立没有来得及躲避,被一个抬着花轿的人撞倒,就晕过去,怎么也叫不醒。” “迎亲的队伍?撞鬼了?”秦江骂道:“卧槽。” “王立撒尿了?”我眉头一皱。 之前说过,晚上在山里,如果要撒尿,必须得顺着风尿,如果是逆风,会惹得脏东西不高兴。 看样子,王立这家伙就是逆风尿的,把脏东西给引出来了。 “不是吧,我胆子小,你们别吓我。”这个人听了秦江的话,脸色更白了一些,他之前显然也猜到自己遇到脏东西,但从内心里肯定不愿意相信,现在听秦江肯定的说了出来,自然是感到更加吓人。 我眉头皱起,王立遇到的情况,和当初胖子遇到的差不多。 就是当初我第一次遇到燕北寻,胖子的魂魄被那只恶鬼勾走的一样。 这种情况在荒山野岭其实很常见,说的比较官方的言语,就是阴兵过道,说白点,就是这些鬼大晚上没事,出来吓溜达。 如果人被这些家伙遇到,如果运气不好,魂魄就会被这些家伙带走。 及时找回来,那还没事,如果等到天亮,还找不回魂魄,那事情就大条了。 这人当然也不会死,用医学术语就是,会成植物人,一辈子都醒不过来。 “江哥,你和这个哥们带着王立先回营地,这件事先别说出来,等我回来再谈。”我说。 秦江急忙对我说:“有难度吗?” “还好,看那队脏东西道行怎么样。”我揉了揉太阳穴,然后问:“它们从哪个方向跑的。” 这个哥们指着小溪:“我看到它们一直顺着小溪上流走进去的。” “恩。”我点点头,然后从包里拿出一柄金钱剑。 “我擦,你会抓鬼的。”这哥们比之前更惊讶的看着我。 我回头对他笑了一下,就右手金钱剑,左手手电筒,顺着小溪往上面跑了起来。 找胖子和刘曦的事情虽然要紧,但现在要是不帮忙,这哥们可就死定了。 我顺着消息跑了大概二十分钟,隐约看到了前面有花轿的影子。 “留步!”我开口喊道,然后跑上去。 这个花轿抬轿子的是四个穿着黑色寿服的纸人,大晚上,用手电筒照着它们,看起来诡异得很。 当然,最诡异的还是那顶花轿。 红艳得很,在这漆黑的山里,特别的显眼。 “在下猎妖人张秀,不知前方是哪路神仙?”我跑上去开口说道。 我看过古籍,遇到这种阴兵过道,也不一定非要和它们拼命,可以‘商量’。 因为被阴兵过道勾了魂,只能说是那人运气差到极点,并不是因为和这些鬼有恩怨。 这种情况下,就可以和这些鬼商量。 事实上,很多猎妖人都是这样,一些事情都会和鬼先商量,并不像影视作品,或者小说里面那样,遇到鬼怪,就水火不容,大干一架。 我开口询问后,这顶花轿就停了下来,然后花轿转了过来。 一双苍白的手轻轻的拨开花轿的红色门帘,一个女鬼抱着‘王立’正端坐在花轿里面。 此时‘王立’有些若隐若现,给人透明的感觉。 这就是魂魄了。 王立的魂魄已经晕迷了过去,这女鬼看起来二十四五岁,相貌美丽,穿着一身红色的嫁衣,她轻轻张开嘴道:“有何贵干?” 她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听起来挺温柔。 虽然声音是温柔,可我知道,这些脏东西,没多少是好玩意。 “你掳走之人,是我朋友,本人不想和你斗,你把他的魂魄还给我,我便离开。”我大声的说。 和这些脏东西‘商量’,可不是想买菜那样,讨价还价。 必须要强势,这才有谈判的资本。 这也是当初我和燕北寻聊天的时候,他让我一定要记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