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野猪岛的故事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一百零六章 野猪岛的故事

无论所有人再怎么后悔,事情已经成了定局,基本上是改变不了了。 我们便一起和黄主任,到这个小镇的快递哪里,取了一大批的帐篷,一代代的白米,蔬菜,然后开始爬山。 可以这样说。 我们两百人,除了一半的女的外,所有人都扛着一袋东西爬山。 我扛的是一个帐篷,重得要死,原本还想叫秦江,胖子,或者沈凯帮下忙呢,结果他们三个都是扛的一代代白米,我立马就闭嘴没说话了。 这山上风景倒是挺好,我们爬了一个小时,然后带队的黄主任找到了一个盆地。 这个盆地周围全是茂密的树林,而盆地下面则挺空旷,全是草坪。 而且还挺大,有三四个篮球场的大小。 “好,同学们,大家努力搭帐篷,然后找柴火,生火,做饭。”黄主任大声的说。 这个帐篷还挺大,可以住四个人。 每四个人搭一个帐篷便可以了。 我们四个拿了一小袋米,一些菜,和一个铁锅后,就开始找了一个盆地偏角落的位置开始搭帐篷。 我跟秦江负责搭帐篷,沈凯负责做饭,而胖子则去找柴火。 分工倒是挺明确的。 盆地的边缘有一条小溪,水挺清的,大家都在这里洗菜,沈凯拿着大白菜就跑过去跟一群大老娘们洗菜去了。 搭帐篷是个挺辛苦的活,最关键的是,我和秦江俩人谁都没有搭过这东西,还是拿着一本手册,一边看一边弄。 一直鼓捣到了下午将近五点,这才把帐篷搭好。 而这个时候,沈凯也已经把菜啥的洗好。 “喂,你们说胖子这家伙跑哪去了,拣点柴火,能捡几个小时。”沈凯一脸不满的说。 秦江笑道:“这毕竟是树林,也不小,说不定迷路了,等会就回来。” “你还别说,万一那小子真迷路,丢里面了咋办。”我有些担心的说。 沈凯摆了摆手:“你别瞎操心了,就这破地方,人能丢哪去啊,以为是大兴安岭啊。” 沈凯说的这句话倒是挺有道理的。 “这几位同学,在这里还习惯吗?”忽然,黄主任笑呵呵的走过来,一副领导视察的姿态。 “适应,特别适应。”我们三个连连点头。 人都已经被骗到这破地方了,难不成还能揍这个黄主任一顿?毕竟是我们学校的领导,到时候真要得罪了,在我们考试的时候搞点手段,那才麻烦了。 “适应就好,这次野外求生训练,咳咳,没啥了,你们忙吧。”黄主任好像说漏嘴了一样,尴尬的转身就走。 “啥玩意?”沈凯掏出手机,低头鼓捣了一会,就愤怒的冲我和秦江喊道:“卧槽,来看看。” “咋了?一惊一乍的。”我开口说着,也走到沈凯旁边,看着他的手机。 我这一看啊,气就不打一出来,沈凯登录的是我们学校官方网站的首页,上面最大的标题写着《师范大学大二学生踊跃报名野外求生训练,在艰苦的环境学习求生技能》。 草,来之前说好的到三亚旅游呢? 要是一开始就说这是什么狗屁的野外求生训练,我发誓,我们这两百多人,没一个肯来的。 没想到被学校的那些领导混蛋阴了一把。 秦江也是哭笑不得:“我说学校怎么忽然这么好心,让我们到三亚玩呢,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还他娘的野外求生训练,训练他大爷。” “对了,你们听说过野猪岛的传闻吗?”沈凯笑嘻嘻的说我俩说:“之前闲着没事,搜了一下这地方,发现这里还有故事。” “啥故事?”我一屁股坐在地上问。 “这故事说了这地方为啥叫野猪岛啊。”沈凯开口说:“相传很久很久以前,这岛上有很多野猪,有两位年轻族长,武艺高,善寻踪迹,每次打猎都满载而归。一次中秋的夜晚,两位年轻族长同时失踪,留下的是两滩血和零乱的巨形野猪蹄印。 “所有人都以为是野猪王干的,然后野猪岛这些人找了一个叫荣哥的家伙杀野猪王,这荣哥准备了三年,然后找到野猪王干了一架。” 我撇嘴说:“扯淡吧,还和野猪干架,随便搞点陷阱不就弄死了?” 沈凯白了我一眼:“你这家伙,故事都是带有夸张色彩的好不好,听我继续说。” “话说那夜,月黑风高,野猪王被荣哥惊动,出来干架,两边展开一场激战,从岛南杀到岛北,从岛北杀到岛西,直杀得天昏地暗。”沈凯说得眉飞色舞,好像亲眼所见一样。 秦江不耐烦的说:“草,是不是他俩还得飞天上去打一架才过瘾?别扯其他的,直接说结果。” “咳咳,后来的事就比较玄乎了。”沈凯说:“这野猪王被荣哥打败,竟然说了人话。” “原来野猪王在很久以前,和东洲岛上狐王、西洲岛上的蛇王是好朋友,经常聚会,商量找什么仙果。” “结果野猪王这丫的得了仙果,一个人私吞了。” “狐王和蛇王因疑野猪王知情不露独享仙果而怀恨在心,并忍受脱胎换骨之苦,投胎于两位老族长之家长占据族长之位后,乘野猪王离岛之时带领族人到岛上屠杀野猪王子孙泄恨,野猪王上天三天,人间却是三年,等他归来时见子孙全部被杀,一怒之下便杀了狐王蛇王。” “虽然容哥上岛杀他,但他却被容哥的英通行为所动,把自己经久修炼得到的一粒仙丹分一半给容哥恢复身体,另一半给他最疼爱的第十八的女儿小米,小女服了半粒仙丹便变成人,嫁给容哥,野猪王因失去仙丹而成为化石,至今岛上仍屹立着这块巨形野猪石。” “然后呢?”我听得倒是静静有味。 “还有啥啊,完了呗。”沈凯说:“后来这个岛就被人叫做野猪岛。” “这故事还真是够扯淡的。”我撇嘴,不过仔细一想,或许这故事里面什么成仙是夸张了,说不定以前这破地方有个野猪成了妖怪,最后被人收了,然后就冒出这么一个野猪王的故事。 忽然沈凯说:“你们说,这胖子会不会让野猪王叼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