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移除蛛丝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一百零一章 移除蛛丝

车子的速度极快,大约在凌晨五点钟左右,我们就回到了观音桥步行街的停车库。 我们把孙小鹏抬回基地二楼的时候,艾唐唐和猫大财早就准备好了。 此时大厅摆好了一张床。 我们把孙小鹏平躺在了床上。 “具体什么情况?喵。”猫大财跳到孙小鹏旁边嗅了嗅:“有煞气?你们遇到魔了?” “恩。”我点点头:“猫哥,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先看看孙小鹏的情况吧。” 老大使劲的一扯,把孙小鹏胸口的衣服撕烂,他左胸,心脏的部位竟然从里面‘爬’出了一些蛛丝,这些蛛丝遍布在他的胸口,看起来诡异至极。 老大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开口问:“猫大财,你有没有办法?” “遇到的什么魔?”猫大财用爪子轻轻的触碰了一些蛛丝,忽然,原本安静躺在床上的孙小鹏却极其痛苦的哀嚎了一声。 “麻烦了。”猫大财道:“这是蜘蛛丝吧?好像这些蛛丝已经深入这小子心脏,这些蜘蛛丝就跟链接他心脏的血管一样,稍微弄不好,这小子就得下地府报道。” “不然我帮他把蛛丝取出来?”艾唐唐走上来说:“说不定能行。” “喂,大姐,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我赶忙开口说:“找你不如找个医生给他开刀呢?” 沉默的罗方忽然说:“别小看唐唐,她的手很巧的,那些几十年的外科医生手都不一定能有唐唐灵活。” “只有这个办法了。”云海老大点点头,对艾唐唐问:“有几成把握?” “三成吧。”艾唐唐想了想说:“孙小鹏得随时做好下地府的准备。” “试试看,现在就算送他回崂山也来不及了。”云海老大点点头。 “猫哥,老大,你们留下来帮我,罗方你和张秀没事就出去等着吧。”艾唐唐摆摆手,双眼死死的盯着孙小鹏的胸口。 “走。”罗方也不犹豫,拉着我的手就往楼下走,我一边走,一边回头说:“喂,大姐,这小子要死了,我可赖你啊,悠着点。” 我还没说完,就被罗方扯到了楼下。 罗方下来后,就坐到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我走到他对面坐下,对他说:“喂,你怎么看起来一点都不担心?” “有什么好担心的?”罗方抬头看我问。 这家伙,我无语的说:“你和孙小鹏认识比我久,我现在都担心得要死,你倒是一点都无动于衷?” “担心有用吗?”罗方站起来说:“我去做夜宵。” “你还会做夜宵?”我看着罗方的背影。 他走进厨房后,我心却一直不能平静。 就算是一个不认识的人要死,我心里都会难受很久,更何况这次还是孙小鹏。 孙小鹏那家伙虽然神神叨叨的,但心眼并不坏,妈的,这次还是我给他打的电话,要是他小子挂了,我指不定多难受呢。 不过也就跟罗方说的一样,现在担心还真没有什么卵用。 我坐在桌上,双手撑着下巴,无聊的开始发呆,心里祈祷孙小鹏这家伙一定不要挂掉。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罗方面无表情的端着两碗面条从厨房走了出来。 “吃吧。”罗方把面条放下后,坐到我对面。 我之前也是忙活了那么久,肚子早就饿了,我拿起筷子,刚准备吃,奇怪的看着罗方问:“好吃吗?” “应,应该好吃。”罗方咳嗽了一下。 我听了,就吃了一口。 “怎么样?”罗方看着我问。 “喂喂,我们这是买盐很贵还是咋滴?怎么一点味也没有。”我无语了起来。 这面条一点味都没有。 “不会啊,我明明加了很多盐才对啊。”罗方疑惑了起来,自己也吃了一口。 “咦,还真没味道。”罗方摸了摸后脑勺,好像还在奇怪。 “我明白了,你小子先看着我吃,就是想试试我的反应对吧?”我捂着额头,感觉有些头疼。 “恩,大概就是这样。”罗方点点头。 “大概你妹啊,这么难吃的面条……”我还想损这家伙几句呢。 毕竟罗方这小子,人长得帅,抓鬼的本事又高,好不容易找到他不会的东西,总得使劲的损吧? 这个时候,猫大财却从楼梯跑了下来,它开口说:“ok了。” “孙小鹏挂了没?”我赶忙问。 “没死呢,手术还挺顺利。”猫大财摇起了尾巴,听口气心情还不错。 “上去说。”罗方说完就拔腿往上面跑。 我到二楼的时候,孙小鹏的胸口,那张床,还有地上,全是红色的鲜血,显然流了不少的血渍。 而地上则丢着一团蛛丝,显然是从孙小鹏胸口里面取出来的。 艾唐唐额头全是汗渍,坐在沙发上,喘粗气呢,显然累得不行,老大则是在给孙小鹏缝胸口的伤口。 “没事了吧?”罗方走上前问。 老大一边认真的缝伤口,一边点头回答说:“恩,还好我们动手得早,要是晚几个小时,这些蛛丝真正完全钻进他的心脏,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 “这小子福大命大,死不掉的,喵。”猫大财跳到艾唐唐的旁边,趴在沙发上,一脸悠闲的说。 “反正没事就行,罗方,等会你把他送到医院输血吧,这小子虽然蛛丝被我们移除了,但失血有些多。”老大缝好伤口后,也是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然后回自己办公室,拿了一罐冰镇啤酒喝了一口,这才舒了口气。 “恩,我这就送他去。”罗方直接把孙小鹏扛了起来就走。 路过我身边的时候,会扭头向我说:“对了,楼下的面条,记得吃光。” 说完,他才走下楼。 “阿秀,你有时间,就把这里打扫一下吧。”老大对我说, 我点点头,就去拿扫帚,开始打整地上的血渍,而艾唐唐则是好奇的问:“刚才罗方给你做饭了?” 我毕竟在干活,也就只是点点头。 “很难吃吧?” “还好。” “行了,他人又没在这,客气个啥啊。”艾唐唐笑嘻嘻的说:“罗方那家伙,做饭那么难吃,经常把味精当成盐放,最奇葩的是,他还特喜欢做饭,没事就要给我们做饭,折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