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赶走覆魔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一百章 赶走覆魔

“大蜘蛛有眼光,这孙小鹏从小在崂山圣地长大,肉质鲜美可口,咬下去,油渍多呢。”我忍不住开口说了起来。 “张秀,你怎么呢在那里幸灾乐祸呢,你知不知道,我要是被它吃了,它下一个就是吃你。”孙小鹏忍不住说。 我白了他一眼:“要是它第一个吃我,你估计也像我这样吧。” “再说了,人家吃了你不得消化消化啊,饮食要规律,我留着当早餐最合适。”我笑道。 覆魔爬到了孙小鹏的面前,张开了血盆大口。 我也有些不忍心,开玩笑归开玩笑,但真的要看着孙小鹏在我面前被吃掉,也是有些不忍心的。 可覆魔却没有像我想的那样,一口咬下去,而是从嘴里吐出了一根很细的白色蛛丝,这根白色蛛丝从孙小鹏的嘴巴里面钻了进去。 呜呜呜。 孙小鹏一脸痛苦的哀嚎起来,我使劲挣扎,虽然不知道这只大蜘蛛想要干嘛,但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但捆绑住我的蛛网却坚固无比,无论我怎么动弹,它就是纹丝不动。 孙小鹏慢慢的,脸色变得苍白,嘴里也吐出了白沫,翻起白眼。 这只大蜘蛛慢慢的从孙小鹏的嘴里收回了这根蛛丝,然后往我的方向爬了过来。 我草,这根蛛丝从嘴巴里面钻进去,光看着都恶心得要死,要是从我嘴巴里面钻进去。 光想想,我都有些反胃。 反胃归反胃,可我现在也动不了,除了干瞪眼,也没有别的办法。 这只蜘蛛从上面吊着我的那根蛛丝滑了下来。 这根蛛丝看起来极细的一根,却能承受覆魔的重量。 它爬到我上方后,脑袋冲我靠了过来,然后张开嘴,一根蛛丝慢慢往我嘴爬过来。 我紧紧的闭住嘴巴,而这根蛛丝则在拼命的挤。 不行了,我快顶不住了。 我绝望了起来。 忽然,隧洞的远方有两个身影跑了过来。 云海老大穿着一身黄色的袈裟,还带着一串很大的佛珠。 而旁边的罗方则穿着黑色的紧身皮衣。 “去。”老大一边跑,一边取下自己佩戴的佛珠,冲着我头顶就抛了过来。 “吼。” 覆魔被佛珠打中,直接飞了出去,而吊着我的这根蛛丝也断裂,我掉落在地上。 “快救孙小鹏,他快不行了。”我冲罗方他们喊道。 “急急如律令!”罗方掐决,然后拿着匕首,用力的就把匕首冲着孙小鹏头顶丢了过去。 匕首直接割断蛛丝,孙小鹏也掉了下来。 云海老大和罗方路过我身边的时候,竟然没管我和孙小鹏,而是直接冲覆魔奔去。 “喂,老大,你们先给我松绑啊。”我开口喊道。 “等着。”老大随口回应。 覆魔此时被打落后,不知道为何,转身就跑。 老大顺手捡起地上的佛珠,冲上去使劲一跳,直接就把佛珠给套在了覆魔的脑袋上。 “罗方!”老大大喊道。 罗方这家伙的身手是真的好,他狂奔,然后一蹬旁边的墙壁,就跳起,左手拿着他的那把匕首,直接就刺进了覆魔的后背,划拉一下,把这只覆魔的后背划开一条血淋淋的的大口子。 覆魔的伤口也流出绿油油的鲜血。 覆魔嘴里响起痛苦的吼叫,随后,它转身从嘴里突出一张极大的蛛网,把老大和罗方俩人盖倒在地上,接着它拔腿就跑了。 刚才还那么威猛的覆魔,此时竟然灰溜溜的逃了。 老大手中拿出一张符烧毁盖在他们身上的蛛网后,罗方站起来,还准备追呢,老大伸手拉住罗方,开口说:“不用追了,它已经跑远了,还是看看孙小鹏情况怎么样。” “嗯。”罗方点点头,他俩跑回我们身边,罗方蹲下,拿出一张符贴在蛛网上,蛛网燃烧了起来,我赶忙扯开这些蛛网,站起来擦了擦额头的汗渍:“我草,太危险了,差点就没命。” “你是没什么事,这小子问题大了。”老大背着孙小鹏走了过来。 罗方眉头皱着问:“他怎么了?” “刚才那只大蜘蛛,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十年前,崂山在这边遗留下来的孽畜吧?”云海老大逼着眼睛,思索了一会道:“孙小鹏现在心脏附近全被蛛网给缠绕,看样子那只覆魔是想活捉孙小鹏,用来当作人质才对。” “危险吗?”我开口问。 云海老大笑着对我问:“我说不危险,你信吗?” “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回去再商量吧。”老大说完,就背着孙小鹏走在前面。 我一瘸一拐的跟罗方一起跟在老大后面往外面走。 这里面的烟雾已经散了起来,走出隧洞的时候,外面竟然已经有好几十个警察,带队的正是王副局长。 这些警察都是特警,手里的枪估计都上膛了。 “没事吧?”王副局长看我们出来,紧张的走上前问:“里面那些鬼消灭了吗?” “放心,已经被我们赶走了。”我说道。 覆魔本来就受了重伤,加上刚才又被老大和罗方打伤,肯定不会继续待在这里杀人,而是会找到一个偏僻的地方躲着恢复伤势。 “好,我马上安排车送你们回去。”王副局长一听这句话,松了口气。 “不用了,我们自己开车走。”罗方就走到了自己的那辆车前。 此时这里早就堵了很多车辆,跟一条长龙一样。 我们四人坐上罗方的车,罗方把车开进隧洞,在里面调头后,就开车往重庆的方向开去。 我坐在副驾驶座,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我对旁边开车的罗方问:“喂,你小子和我差不多大,为什么就比我厉害这么多?” 我心里想道,要是我有罗方的本事,不敢说能杀了牛总兵,但能先杀一个夜游神吧? “你别羡慕,罗方从小就跟着他师傅练道术,严格来说,他从小的日子,比崂山弟子学习都要严格和辛苦。”老大在后面说:“你才学多久?不用急,慢慢来吧。” 我苦笑了下,说:“说是这样说,但谁不想自己的本事更厉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