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吊死鬼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十章 吊死鬼

我俩回到学校宿舍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了。 秦江还没有回来,原本按照平时的习惯,我和沈凯应该是跑到网吧,跟着秦江一起玩游戏。 但今天确实没心情。 “郁闷死我了,网恋果然不靠谱。”沈凯骂骂咧咧的说。 “谁让你连范冰冰都不认识?活该。”我白了沈凯一眼,躺在床上,就睡起了午觉。 睡得迷迷糊糊,我就被沈凯给扯醒了。 “快起来,快起来阿秀,出大事了。”沈凯急切的说。 我睁开眼,揉了揉眼睛问:“咋了,出啥事了。” “我们这栋宿舍楼死人。”沈凯开口说。 “哦,死人了啊,多大点事啊。”我迷迷糊糊的躺下准备继续睡,呼的一声就坐了起来,看向旁边的沈凯:“咋了,怎么死的?” “你说话声音小点,是隔壁寝室的人,叫高远,你应该有点印象吧。”沈凯小声的说。 我点点头。 高远是和我们一级的,而且就住在隔壁寝室,按理说,我们应该交情很不错,他们宿舍另外三个人和我们关系都不错,唯独他是个例外。 我们三楼这一堆人,平时都热热闹闹的,出去上网也是成群结队,跟赶集一样,这高远却每天把自己关在宿舍里面,既不和我们聊天,也不怎么打交道,偶尔走路碰到,也只是点点头,打个招呼。 属于真正的点头之交。 “那哥们不喜欢出门,但看身体挺不错的啊,怎么突然就挂了呢?”我好奇的看着沈凯。 “赶紧穿上衣服,你出来看下。”沈凯冲我招了招手。 我连忙整理了一下衣服,和沈凯走出了寝室。 此时三楼已经被堵得人山人海。 看热闹的人真是不少。 “让一让,让一让。”我和沈凯使劲往前面挤,楞是挤不开。 我想了想,就吼:“谁钱掉了。” 不少人低头看钱的时候,我和沈凯才挤开这群家伙走到前面。 命案是发生在宿舍的楼梯。 高远穿着一个拖鞋,一条黑色短裤,光着上身,躺在楼梯上,后脑勺的位置流出了很多鲜红的血液。 四个法医正蹲在尸体身边采样,另外还有五个警察在维持秩序。 虽然高远和我不熟,但毕竟是隔壁寝室的,经常见面,他突然死了,我心里还是有点堵得慌。 身边很多人看到高远的尸体,甚至低头呕吐了起来。 我倒是没啥感觉,毕竟那天夜里,还跟燕北寻干死了一具‘会动’的尸体。 很快警察打整了现场,把尸体装进一个黑色的袋子里面,就带走了。 等警察一走,周围人才开始热议起来。 “高远好端端的怎么在这地方摔死了呢。” “那谁知道,不小心吧。” “妈的,以后得小心点了,不小心把命给丢了,那可不划算。” “看完热闹了吧,差不多快到饭点了,我们去吃饭。”沈凯搂着我的肩膀说。 我奇怪的看了沈凯一眼:“你小子看了刚才的尸体还能吃下饭?” “尸体咋了,尸体了不起啊,老子死了之后也是一具尸体,都是尸体谁怕谁啊。”沈凯打趣的说道。 “就你这思想觉悟,不去做法医真是屈才了,来读什么师范啊。”我笑着说。 虽然宿舍里面忽然死了一个人,但不管怎么看都是意外事故,我压根没往灵异方面去想。 当天夜里,我和秦江,沈凯大半夜无聊,掏出一副扑克牌正斗地主呢,忽然隔壁寝室传出了一声怪叫。 “啊!” 我吓得浑身一个激灵,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就走到阳台,冲着隔壁,也就是高远的寝室骂道:“大半夜十一点了,鬼吼鬼叫的干毛啊。” “救命,救命!” 那边还在大喊。 “去看看?”我扭头看着秦江和沈凯问。 沈凯拍拍屁股站起来说:“走。” 我们三人打开门,走到隔壁寝室门口,使劲的敲了敲门,都没有人开门,里面的人还一直在叫救命。 很快其他寝室的人也都跑出来看情况。 我们都怕里面真出什么问题,就叫了几个长得壮一些的同学帮忙撞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门给撞开。 等门打开之后,这里面的呼救声却忽然停了下来。 而他们寝室的三个人都躺在各自的床上,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 “周正,大晚上的,你们鬼吼鬼叫干啥。”我走到门口右边的那张床边,冲我比较熟的周正喊道。 这哥们平时经常和我们一起逃课出去上网,和我算是关系比较不错。 没想到他睡在床上,一点反应都没有,奇怪的是,大热天的,他还把脑袋伸进被子里面,也不嫌热得慌。 我感觉有点不对劲,就扯开他的被子,低头一看,周正竟然双眼翻白,舌头伸出老长,脖子还有两道清晰的掐痕。 “老周,你别吓人啊。”我推了推,其他人也发现寝室另外两个人不对劲,等我们一摸他们三个的脖子,发现,他们三人都死了! 很快学校的校长,副校长,还有一大堆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的领导都过来了。 在场的所有同学都不让离开,警车也来了。 阵势比之前下午,高远死的时候大得多。 然后我们被分开带去问话,做笔录。 之前高远的死,倒是可以说是意外,但这次他们宿舍另外三个人,却离奇死亡,要是说这是意外,谁信啊? 我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警察,忙完之后,已经是凌晨两点钟了,我和沈凯,还有秦江三人疲惫的往自己宿舍走。 “妈的,累死了,也真是撞邪了,他们宿舍的人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就挂了?”沈凯吞了口唾沫说:“不会是闹鬼吧?” “别瞎说,哪有什么鬼。”秦江口头这样说,但脸色也不太好看。 我一直闷着没说话,在路过周正他们房间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就往他们宿舍里面看了一眼。 我这一看就后悔了,我他娘的没事瞎看什么啊看。 他们宿舍正中间,此时正有一个人影,我仔细一看,竟然是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这个女人吊在一块白布之上,这女人穿着一身红色的旗袍,大晚上,显得异常艳丽,而她的脸色也很苍白,两双眼睛还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身上的鸡皮疙瘩顿时就起来了。 “你们快看。”我焦急的指着这屋子里面的女人,冲沈凯和秦江急切的说。 沈凯和秦江看了过去,沈凯说:“看毛啊,里面什么也没有,你咋了。” “里面有一个女人看着我们呢。”我深吸了口气,腿已经有些发软了。 “卧槽,哥们,大晚上的,刚才周正他们又死得这么诡异,你别吓唬哥哥。”沈凯说完拉着我的手就把我拖回了宿舍里面。 我们三人洗漱了一下,秦江就说:“阿秀,你别多想,睡一觉,睡一觉起来就好了。” 沈凯的声音也传来:“别说那些吓唬人的东西来吓哥,太晦气了。” 我躺在床上,仔细思考起来,不是幻觉,绝对不是,当时那个女人的眼神我甚至都能记住。 算了,别多想了,我摇摇头,迷迷糊糊的睡去。 在我睡得正迷糊的时候,忽然听到耳边传来呼呼的声音。 我微微睁开眼睛,之前在周正他们宿舍吊着的女人,此时却在我们宿舍吊着了,她吊在那块白布上,双眼一直在看着我,嘴角还露出了诡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