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张家坎诡异事件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一章 张家坎诡异事件

世界上一直都有各种各样的灵异事件,我接下来要说的,便是真实发生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期,重庆垫江,一个叫张家坎的村子发生的诡异事件。 张家坎的村子里有一大富人家。 这大富人家姓张,乐善好施。 张家坎一共一百二十户,村里大多数的人,都尊敬老张家,逢年过节,哪家吃不起肉,张家会送一些给穷苦人家。 张家三代同堂,上有七十余岁的一位老奶奶,这位老奶奶年纪大了,不便走动,整日则待在自己那小屋里,抱着自己收养的一只黑猫生活。 一九九一年的夏天,终于到了老奶奶要下去见老太爷的日子了。 张家的众人给老太太换上寿服,请在大堂的竹榻上,连着两天,老太太气息若有若无,滴米不进,但就是咽不下最后一口气,张家的子孙则慌神了。 一个七十余岁的同村老者听闻,来到张家老奶奶旁边,开口问:“阿姐啊,你是不是还有想见的人?” 老太太看着自己常住屋子的方向,眼泪流了出来,也不说话。 这老人家便问张家的子孙:“阿姐的屋子里面,有什么东西吗?” 张家子孙想了想,老太太的长子惭愧的说:“阿叔,我们做生意忙,平日里,就一只黑猫陪伴着母亲,或许母亲是想念那只黑猫了,但我们哪能把那只黑猫给放过来见我母亲啊。” 老人家一听,点点头,张家子孙做得对,临死的人是不能见猫狗这些东西的,别说猫狗,耗子都不能见。自古有种畜生截气的说法,就是说,人活一口气,气没了,命也没了。这气看不见摸不着,但百八十斤的活人,全靠体里这口气撑着,人要死了,气也就跑了。万一不巧正好猫狗路过,截了这口气,那就能成精了,吃人败家,不在话下。 所以谁家要死人,得把家畜看好,不能靠近临死的人,可这老太太感情和黑猫太深,不看到黑猫顺不下这口气,这可难倒众人了。 老太太的长子叹口气,罢了,便让自己儿子去把那只黑猫逮来。 老太太的长子如今已经四十八九,长孙也有了二十来岁。 长孙听了父亲的话,逮来这只黑猫,把黑猫抱到老太太跟前,老太太不舍的看了这只黑猫一眼,然后吐出这口气,闭上眼睛死去。 可这只黑猫多日和老太太呆在一起,也有了感情,如今看老太太死去,也是大叫起来,好像在哭泣一般。 众人见老太太咽气了,便把老太太抬入棺材里面,没想到刚把老太太放入棺木,那只黑猫竟然挣脱了长孙的手,跳进棺材里面。 这可把所有人吓了一大跳,老太太的长子逮出黑猫,使劲的就砸在地上,吐了口痰,暗骂不吉利。 接着众人准备封棺,突然,老太太就坐了起来。 所有人又被吓了一大跳,还以为诈尸了,结果老太太的长子上前问候一番,老太太竟然还没死。 这众人可就尴尬了,灵堂都摆设好了,结果老太太没死,不过老太太没死,总不能把她活埋了吧? 撤了灵堂,又把老太太请回了她自己的小屋。 可接下来怪事就发生了。 给老太太每日送去的饭菜,她都没吃,但也没见老太太被饿着,并且张家坎的蛇虫鼠蚁全部不见了。 甚至还有人看到老鼠成群结队的跑出张家坎,好像在逃离什么灾难一样。 接下来的事情更吓人,张家坎的小孩,开始莫名其妙的失踪,不到七天,就已经丢了三个小孩,还有人甚至看到张老太太夜里在村子里面走动。 虽然诡异至极,但谁也不敢去张家询问。 周围的人虽然不敢问,可张家自己也感觉到诡异。 老太太一共有两个儿子,一个孙子。 大儿子叫张振国,二儿子叫张振兴,俩人平日在外面做生意,而长孙则是叫张峰,有了二十来岁。 这日,张振国,张振兴在大厅商量了一番,都感觉自己的母亲不对劲,然后张振兴便提议道:“哥,不然我们让小峰去请个先生来看看?” “恩。”张振国点点头,虽然文革过去,国家呼唤相信科学,打倒封建迷信,但农村里,还是会出现各种奇怪的事情,一旦这种事情发生,就得靠着阴阳先生来解决。 随后张峰得知了自己父亲和二爸的意思,便赶路往集市上去,找先生。 当天傍晚,张峰才带着一个五十多岁的先生走回了屋子。 这先生穿着一身青色的道袍,腰上挎着一个包,并没有什么仙风道骨,反而就跟一个种地的农民,相貌看起来也很朴实。进了张家之后,便皱眉起来。 张振国和张振兴已经在大厅等候多时,一看先生到了,张振国便客气的说:“请问先生大名?” “我叫王济道,事情经过,我已经听这小兄弟说了。”王济道看了看这张家宅子,眉头依然紧紧的皱着。 张振国问道:“先生这是?” “难怪你们家会出事。刚才我进门就注意到了,你们院子的门竟然比厅屋的门要高。”王济道说。 “先生,这有什么讲究吗?”张振国客气的问。 “门高胜于厅,后代绝人丁,门高胜于壁,家人多哭泣。”王济道想了想说:“你们以前得罪过木匠吗?故意把你们的厅修得比大门矮上一截。” “这,这该如何是好?”张振国年纪大,已快五十,很相信这风水之说。 王济道说:“先解决你们屋子里那只妖孽,你们屋宅这是小麻烦,那可是大麻烦。” “我母亲真的变成妖怪了?”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的张振兴问。 “变没变,到了晚上不就知道了?”王济道笑了一下:“等天黑了,你们跟我来就是。” 这王济道据说是附近极其厉害的一个阴阳先生,文革的时候就因为他这一身本事,差点让红卫兵把他命都给折腾没了。 到了夜里,王济道带着张振国,张峰一起蹲守在老太太的门前,而张振兴因为有客人谈生意,已经去小镇,没有留在家里。 老太太的院子里很安静,王济道安静的坐在门口,而张振国和张峰则有些害怕,因为他们之前已经进屋子看过了,老太太并没有在屋子里面,这七十多的老太太,大半夜不再屋子里,会去什么地方呢? 到了夜里十二点,原本静悄悄的院子门外,传来缓慢的脚步声。 随后几人就看到老太太一瘸一拐的从大门走进院子,夜里院子很黑,老太太并没有发现王济道等人。 老太太走近门口,张振国和张峰才看到,老太太的嘴里竟然全是鲜红的血液,好像喝了血一样,而她的左半边脸乌紫,而右半边脸竟然是一半猫脸,手指甲也变得很长,颜色乌黑。 老太太在王济道发现她的时候,也发现王济道等人,她脸上顿时露出凶狠的神色,张嘴发出一声类似猫的怪叫,然后扑向王济道。 王济道手中拿着一柄桃木剑,一剑就冲老太太的胸口刺去,可这桃木剑却扎不穿她的身体。 老太太双手忽然抓住王济道的胳膊。 王济道的两只胳膊被老太太的指甲刺了进去,鲜血涌了出来。 王济道疼得额头冒出汗渍。 至于张振国,张峰早吓得六魂无主,躲在墙角颤颤发抖,指望他们帮忙是没希望了。 王济道一口咬破自己的舌尖,一口鲜血吐在老太太的脸上。 这口血吐在老太太的脸上,老太太的脸就跟被泼了硫酸一样,冒起青烟,老太太发出惨叫。 王济道顾不得胳膊的疼痛,冲上去扑倒老太太,死死的把她按倒在地上,回头喊道:“拿绳子过来。” 张峰虽然害怕,但见老太太的尸体已经被王济道按住,小心翼翼的拿着绳子走上来,递给王济道。 王济道死死的把老太太绑住。 “叫人准备桃木,烧了她。”王济道累得气喘吁吁。 老太太躺在地上,不停的挣扎,开口冲张振国说道:“振国啊,妈一把年纪,还没死呢,你们就想烧我?你不孝啊。” “妈。”张振国一听老太太的话,神色立马犹豫起来。 “到了现在还敢蛊惑人心?”王济道瞪了张振国一眼:“愣着做什么?你妈已经死了,现在这是被猫串了气的尸怪。” 张振国一听,咬牙就奔出院子,让附近的村民准备桃木。 叫声把原本在屋子里面睡觉的张峰妻子也引了过来,张峰妻子叫刘翠,已经怀孕七月,她走过来一看到老太太的模样,瞬间吓得脸色苍白, “有什么好看的。”王济道发现刘翠走过来,担心出意外,呵斥道。 王济道刚说完,这老太太不知道为何,竟然突然挣脱了绳索,然后冲到了刘翠面前,王济道反应快,在老太太冲到刘翠面前的同时,他就已经死死的勒住了老太太的脖子。 “妖孽,给我安稳点!”王济道使劲的喊了一声,随后老太太竟然动静真的小了不少。 忽然,老太太嘴里吐出一口黑色的气,这口气一下子就钻进了刘翠的肚子里面。 “啊。”张峰妻子肚子好像传出剧痛,倒在地上。 “糟糕!张峰,按住你奶奶。”王济道看情况不对,把老太太按地上,随后让张峰压住。 王济道此时也顾不得男女之别,撕开刘翠肚子的衣物,刘翠隆起的肚子已经变成黑色。 王济道咬破自己右手手指,然后用鲜血在张峰妻子的肚子画了一道血符,呵斥道:“急急如律令!” 一掌拍下去,这股黑气这才渐渐不见。 “王道长,我妻子没事吧!”张峰紧张的问道。 “先烧了老太太再说。”王济道说完,掐住老太太的脖子,然后就把老太太拖出去,村子里面的村民已经行动了,听了张振国的呼喊,已经收集好桃木,王济道把老太太押着丢进桃木堆里,然后用火把点燃,老太太在火焰里面不停的挣扎,怪叫。 足足烧了十分钟,才消停了下来。 可此时,刘翠的孩子竟然要出生了。 王济道看了一眼天上的月亮,皱眉说:“鬼催生,不吉利啊。”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张家立马请了接生婆,为孩子接生。 王济道担心又出意外,就和张峰一起待在产房门口。 “先生,我妻子没事吧?”张峰左右徘徊,紧皱的向王济道询问。 “不好说,你这孩子还没到出生的时候,是刚才一口阴气进了你媳妇肚子里面,硬生生的将孩子催生出来的。”王济道摇摇头:“难说,难说。” “不好,难产了,保大还是保小。”突然,接生婆跑了出来,张峰开口说:“保大的。” “保小的!”突然,张振国走了出来说:“这可是我的孙子,怎么能让他死掉?” “爸,你这是封建思想,小的没了还可以再生啊。”张峰焦急的道。 “保小的吧。”王济道说:“这孩子本身就是被一口阴气催生的,如果让她胎死腹中,不能出生,到时候阴气加怨气,变成的厉鬼,我都收不了。 “是。”接生婆点头转身走了进去。 又过了一会,里面传来了婴儿的哭啼声,王济道也不管那么多的顾忌,第一个冲进去。 进去之后,从接生婆手中抢过婴儿,这婴儿竟然睁着眼睛,并且一只眼睛是黑色,一只眼睛是白色。 “果然有问题。”王济道皱眉起来。 张峰和张振国一听,暗道糟糕,张峰连忙问:“道长,我这孩子有什么问题?” “黑白眼,阴阳眼,问题可大了。”王济道摇头叹气,思索了一会,他把孩子递回给张峰,随后拿出一块玉佩:“这块玉让这孩子从小佩戴,不能离身,二十岁之前,每年的七月十五鬼节,不管什么事情,都要带着他到我那里来,少一年都不行,不然这孩子命可保不住。” “是,是。”张峰接过玉佩,随后跑到刘翠旁边,想见自己妻子最后一面,可刘翠此时已经咽气。 随后张家又张罗了一场葬礼,而张家坎丢掉小孩的三户人家,张家也赔偿了一大笔钱财。 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张家的人,没有人愿意再提起这件事。 为什么我说这件事情是真实发生过的呢?因为我家就在张家坎。张峰是我的父亲,而王济道吩咐每年七月十五要带到他那里去的孩子,就是我。

下一篇   第二章 墓地赌约